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太阴蚀
    空气寂静。

    蒙面男子缓缓向着古寒走来,虽然蒙着脸,但还是能猜测到他现在在笑,冷笑,眼神中透露着一股蔑视。

    “这是什么?”古寒大惊,他可从来没遇到过。

    此时古寒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陷入了泥潭,动弹不得,而且,一股阴寒的气息正侵入体内,不断的蚕食着自己身体中的能量。

    “这是道法,只有突破了逍遥境才能拥有的特殊技能”似乎是看出了古寒心中的疑惑,蒙面男子开口道。

    “道法?”古寒紧皱眉头,可为何自己没有?而且,之前与自己所战的那群逍遥境也没有,难道是因为刚突破,根基不稳的原因吗?

    “虽然你我同为逍遥境,可你不过刚刚突破,而我,已经是逍遥境二重了,这道法,只有对自己所悟出的道理解得足够深刻,才能从中悟出道法,而你,显然还没有”蒙面男子再次开口。

    “果然如此”古寒心道,“还是大意了”。

    “你就不怕你告诉我了,我也学会了吗?”古寒反问。

    “呵呵,这本来就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告诉你又有何妨,而且,你现在已经中了我的道法,你觉得,你还有机会逃出来吗?”蒙面男子冷笑道,一副尽在掌握中的语气。

    此时的蒙面的男子看着古寒,仿佛是在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

    “那可不一定”古寒笑道。

    看着古寒皱眉深思的模样,蒙面男子笑了,“别白费力气了,这道法没有大量时间作为基础,怎么可能悟得出来,想当初,我可是悟了整整五年才”

    话还没说完,蒙面男子瞳孔瞬间放大,“什么?!”

    只见此时,古寒浑身上下弥漫着深邃的黑气,并且向外逐渐散开,弥漫,笼罩。

    一股仿佛能冻结灵魂的冰寒,弥漫四周。

    咔擦!

    仿佛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响起,古寒活了活动四肢,看着蒙面男子,笑道“你说的道法,是不是这个?”

    此刻的蒙面男子一脸震惊,“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这么快?!不可能!”

    蒙面男子浑身爆发出强大的气息,一股似水的更为粘稠的能量再次向着古寒笼罩而来。

    这一次,这粘稠的能量中,还夹杂了一股强大的吸力,隔得这么远,古寒都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在蒙面男子那粘稠的能量吸引下蠢蠢欲动,似乎要破体而出。

    “就算你悟性逆天,也不过是个刚刚新生的道法,我看你这次如何挣脱”蒙面男子再次笑道,信心十足。

    “是吗”古寒笑了笑,身体四周的黑气迅速向着蒙面男子靠近,刚以接触,蒙面男子的能量仿若火中坚冰,顷刻间崩毁,黑气一路畅通无阻,蒙面男子的黑气没有对黑气造成任何阻碍。

    “怎么可能?!”蒙面男子彻底不能淡定了。

    “你没想到的还多着呢,太阴,蚀!”古寒眼神一冷,喝道。

    随着古寒话语落下,黑气速度大增,转瞬间便笼罩了方圆五十米的区域。

    顷刻间,蒙面男子感觉自己的生机在快速流逝,仿佛被什么东西强行夺取了,而自己的能量也在快速消失,照这个速度,不消片刻,自己便会因能量枯竭和生机枯萎而死。

    看着眼前黑乎乎的空间,蒙面男子感觉到一股极强的侵蚀之力,正从笼罩着自己四周的黑气中散发出来。

    “不可能!不可能!”蒙面男子绝望了,开始疯狂。

    一道道强大的能量从蒙面男子体内迸发,可刚一凝形,便犹如冰融一般,迅速溃散。

    “将你之前送我的那句话送给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古寒冷笑道。

    可蒙面男子此时已经陷入疯狂,根本听不见古寒的话,还是不停地运转着能量。

    片刻后。

    四周黑气缩回古寒体内,只留下一具脸上残留着惊恐的尸体,生机全无。

    “怎么总感觉这道有些邪门呢?”古寒皱眉。

    而此刻身在隐秘处的猥琐老头却饶有兴趣的看着古寒“这小子,有些意思,他这道法倒是有几分老夫的风采,不错不错”。

    不过很快,又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行,这臭小子不知道尊老,品性太坏,难成大器”。

    不过他忘了,他自己都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

    啪啪啪啪!

    “古寒兄弟这实力着实惊人那,在下佩服佩服”忽然,不知从何处传来一道声音。

    古寒有些吃惊,这人是何时出现的?自己居然没有发现。

    “在下郑家,郑千秋”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忽然出现在古寒面前,一脸笑意,看起来极为和善。

    “郑千秋?找我有事?”古寒警惕着问道。

    “哈哈!难道在下无事就不可以与古寒兄弟结交一番吗?”郑千秋笑着问道。

    “我一向独来独往惯了,并不喜欢结交朋友,阁下还是请回吧”古寒沉眼道。

    他可不信这郑千秋是专程来结交自己的,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还是清楚的,除非这人是真的闲的蛋疼。

    “古寒兄第可真是如传言般不近人情啊,也罢,在下确实有事找古寒兄第,家主想要邀请你去族中一叙,不知古寒兄弟意下如何?”郑千秋笑问道。

    古寒皱了皱眉道“还是算了吧,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就不去打扰了”。

    “古寒兄弟先别忙着拒绝啊,据我所知,古寒兄第好像还有一位红颜佳人吧?”郑千秋道。

    古寒一听,脸色瞬间冷了下来,“如果你敢动她一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哈哈!古寒兄弟,你这可是冤枉在下了,只是刚才我手下去问了你的这位红颜,她可是非常愿意去呢,不知古寒兄弟愿不愿意伴佳人而行呢?”郑千秋笑问道。

    古寒寒着脸,眼神冰冷,紧握双拳,“郑千秋,你可真是热情啊”。

    郑千秋没有答话,只是笑着看着古寒。

    哒哒哒!

    忽然,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

    郑千秋脸色有了变化。

    片刻,一队全副武装的军人跨着整齐划一的步伐小跑过来,队伍前方,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身披坚甲,眼神坚毅,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铁血肃杀的气息。

    郑千秋瞧见来人,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没想到,这城卫队的人居然也来插上一脚。

    不过转瞬间,他便又恢复了一副笑容满面的模样。

    队伍前方首领模样的男子看了看眼前那具仿若干尸一般的尸体,眉头微皱。

    随即转头看向古寒“你就是古寒吗?”

    声音浑厚,洪亮。

    古寒皱了皱眉,“你是?”

    “我是城卫队肖玉,我们薛奎统领要见你,跟我们走一趟吧”肖玉一脸严肃,不苟言笑,说话也是中气十足,一身气息十分浑厚,俨然也是一位逍遥境。

    古寒皱了皱眉,心中思索。

    片刻后。

    “可是这位也要请我走,我有些为难啊”古寒心中有了决断,开口颇有些为难道。

    “嗯?”肖玉转头看向郑千秋,一身逍遥境气息暴露无遗,目光极具压迫。

    “哈哈,既然城卫队要请古寒兄第,那肯定是城卫队优先啊”郑千秋笑道。

    “走吧?”肖玉接着看着古寒。

    “别急啊,我还有位朋友被郑兄请走了,我得给她说一声,免得她担心”古寒笑道。

    郑千秋此时脸色冷了片刻,很快便恢复,“古寒兄第多虑了,你那位朋友此刻还在你的房间熟睡,我们不曾打扰,既然古寒兄第被城卫队邀请了,那我就只有等下次了,在下就先行告辞了”。

    “郑兄慢走啊,恕不远送了”古寒在身后叫道。

    “走吧?”肖玉再次道。

    “嘿嘿,走走走”古寒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