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香艳
    房间之中。

    一只大木桶置于房间一侧,木桶之中,雾气缭绕,一个美丽的**若隐若现,正哼着欢快的歌洗着澡。

    这大力的推门声,自然惊动了木桶中的人,那原本清洗着的动作陡然一滞。

    紧接着,一只女士布鞋飞了过来,伴随着尖利的尖叫。

    “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古寒赶紧退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啪!

    鞋子正中门缝,若古寒再晚退那么一会,便要中招了。

    “古寒!”一声充满怨愤的女声响彻整个房间。

    古寒尴尬的摸了摸鼻梁,老脸红透了。

    此时他心中也是砰砰直跳,他何时见过此等香艳的场面啊,更何况,他还是个处男,要说没反应,那是假的。

    此时他感觉从肚脐下,一股暖暖的热流直线往下,那与他相依为命了十几年的孪生弟弟,第一次昂头了。

    “老实点,别没大没小的,不就是看了一个洗澡吗,小场面小场面,谦虚点,把头埋着”古寒看着自己的弟弟,喃喃道。

    正当他低头嘱咐着。

    咣!

    门猛地被推开。

    “古寒!进来!”一个充满愤怒的女声在古寒背后响起。

    古寒尴尬的转头,嘿嘿笑道“你放心,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真的”。

    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着。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竹清影额头青筋直冒,浑身发颤。

    “坐下!”竹清影瞪着古寒怒道。

    “嘿嘿,好,坐下”古寒嬉皮笑脸。

    看着古寒这幅样子,竹清影更气了,那头顶似乎都在冒烟。

    “说!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我发誓!”古寒一脸“正经”,举着手掌,振振有词。

    竹清影秀拳紧握,整个身躯都在颤抖,仔细听,还能听到从竹清影那红唇之中传来的磨牙声。

    “古!寒!”

    古寒吞了吞了口水,没有答话,眼睛飘忽。

    这种时刻,可不能实话实说,要真是说实话,那他今晚就有得罪受了。

    打死都不能承认。

    “你信不信我现在杀了你!然后自杀!”竹清影柳眉倒竖,气得不行。

    “来吧”古寒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伸着脖子,头高高扬起,微闭着眼睛。

    “你!”

    “嗯?”四周突然寂静无声,古寒心中疑惑。

    “来吧,动手吧,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古寒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

    若是不了解详情的,恐怕真的会以为这货在做什么大义之事。

    “嗯?”还是没动静,古寒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

    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他血脉膨胀。

    只见竹清影侧躺在床上,两肩已被她拉到双峰之上,一大片雪白暴露在外,而下方,微微蜷曲着的双腿,裙子已被拉到了大腿上方,雪白的大腿完全暴露在古寒眼前。

    男人的想象力是丰富的,脑补能力也是独一无二的,要知道,就算一个穿得严严实实的女孩,男人都能将她脑补得一丝不挂,更何况这种性感的着装。

    身为处男的古寒,两眼瞪得老大,鼻孔处,两道不争气的鼻血顺着鼻孔流了下来,滴落在地。

    “好看吗?”竹清影朝着古寒挑了挑眉,眨了眨眼,用充满魅惑的声音道。

    “好好看”古寒嘿嘿直笑,两道侵略性的目光在竹清影身上毫无忌惮的扫视着。

    “你说,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要是你告诉我,我今晚就是你的”竹清影美目流转,双眼含波,含情脉脉的看着古寒道。

    “我看到了你洗澡的样子,嘿嘿,真美,皮肤好白”古寒嘿嘿笑道。

    刚一说完,古寒瞬间回神。

    “草!完了完了!怎么说出来了!”古寒心道不好。

    紧接着,古寒偷偷瞥了一眼竹清影,只见竹清影此时脸上哪里还有什么含情脉脉,美目含情,早已经是一副仇深似海的模样,看着古寒。

    “古寒!我要杀了你!”竹清影刷的一下从床上腾起,一脸怒气,双眼此时已经变成了血红。

    房间中开始变得炎热。

    “那个那个,清影,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古寒摆着双手想要解释。

    “你还想解释什么!”竹清影朝着古寒吼道,瞳孔红到了极点,似乎还透着火光,像是有两道火苗窜出。

    “其实,我是想回来看看你是不是安全”古寒急道。

    “没有你在!我安全得很!”竹清影怒极,从瞳孔之中陡然射出两道红光,直逼古寒。

    “卧槽!你玩真的!”古寒吓了一大跳,连连闪避。

    “我说了,我要杀了你!然后自杀!”竹清影现在显然气极,古寒说什么都不管用。

    “别别别!我道歉!我道歉还不行吗!”古寒一边闪避着,一边焦急道。

    竹清影丝毫不理会古寒,一道接一道的红光攻击着古寒。

    “竹清影!你在这样我还手了啊!”古寒佯怒。

    “来啊!”竹清影大吼。

    “卧槽!疯了疯了!妈的,早知道是个疯婆子就不救她了,不就看了她身子嘛,又没有真对她做什么,至于吗”古寒感到无比憋屈。

    “要是真对她做了什么,那她还不把我挫骨扬灰?”

    “妈的,只有受下苦了”古寒心中一横。

    “古寒!我要和你同归于尽!”竹清影愤怒大叫着。

    又是两道红光从眼中射出。

    这一次,古寒没有躲避。

    噗!

    “卧槽!妈的!威力这么大!失算了”古寒结结实实的挨了竹清影一击,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头脑发昏。

    “古寒?!”竹清影惊慌大叫,脸上怒气早已消失无踪,剩下的,只有担忧和恐慌。

    赶紧跑了过去,接住古寒,“你为什么不躲?!”

    “我躲了你不是更气嘛,你既然这么想让我死,就成全你了,嘿嘿”古寒重重的咳了两声,嘿嘿笑道。

    “你是不是傻!”竹清影叫道,美目之中,两行清泪涌出。

    “嘿嘿”古寒不说话,只是嘿嘿笑着。

    竹清影将古寒扶到床上,眼中满是泪花“我是气你不敢承认,你要是早些承认了不就没事了吗”。

    “我哪知道啊,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我哪能猜得到啊”古寒道。

    “你!”竹清影气的泪水不断涌出。

    “活该!”

    “只要你气消了,我这一击挨得就值得”古寒笑道。

    竹清影闻言,将古寒的手猛地摔在床上。

    “哎哟”古寒疼得大叫。

    “怎么了?”竹清影闻言,立马转过头担忧的看着古寒,眼中有些自责。

    “嘿嘿,没事”。

    “懒得理你”。

    翌日。

    阳光透过窗户,一股清新的空气涌入房间。

    古寒看着趴在床沿的竹清影,嘴角微微一弯,“看了昨晚那一击挨得值”。

    蓦然,古寒双眼一凝“好强大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