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十九章:败走
    天地四周,能量迅速暴走。

    以邪道人为中心,四面八方的能量在迅速向着邪道人汇聚,齐齐灌入其体内,一股飓风,在疯狂肆虐。

    而邪道人的气势,也在迅速攀升。

    “你你到那种境界了?!”远处传来凌云宗长老那震撼莫名的声音。

    “嘿嘿,李老头是不是很意外?”邪道人那充满邪性的声音响起。

    “实话告诉你吧,还差一点,算是半只脚踏进去了吧”。

    凌云宗老者闻言,脸上阴晴不定。

    他可是很清楚,那个境界是有多么难以突破,他困在这个境界已经足足二十年了,到今天为止,也只能模糊的感应到那道壁障,却难以突破,他清晰的感受到那个境界仿若天涧,如今的他,依旧只能遥遥仰望,不可触摸。

    而今天,那个之前还比他低上一个小境界的魔头,居然已经触摸到了那个境界,而且已经踏了进去。

    这不由得让他心生惊惧。

    照此下去,再有些时日,恐怕他就真的拿邪道人没有任何办法,甚至会被镇杀。

    “邪道人,没想到你悟性居然如此之高,老夫对你,也是敬佩不已”凌云长老者此时冷静了下来,沉声道。

    “那就不必了,”邪道人笑道,气势还在攀升。

    望着那攀升不停的气势,凌云宗老者瞳孔微微一缩,仅仅半步,便有如此大的提升吗。

    “再这样下去,恐怕我真的会死在他手里,不行,得在他没有彻底稳固前,将其击杀”凌云宗老者心道,随即眼中狠色闪过。

    邪道人自然瞧见了其眼中那一丝微弱的变化,嘴角微微一勾。

    一声炸雷响起,空气瞬间炸开,凌云宗老者浑身气势直接攀升到巅峰,劲风环绕,一股极强的杀意,弥漫四周。

    “李老头,你还是那么心急”邪道人微微一笑,在那前者强悍的一拳轰来之时,邪道人身影一闪,那一拳,直接轰在了虚影之上,对穿而过。

    凌云宗老者满脸阴霾,拳上能量喷吐,那虚影直接镇散。

    “哼!”凌云宗老者冷哼一声,转身在此朝着邪道人攻击而去,不过这一次,他的掌心闪烁着微微黑光。

    “李老头,你说你觊觎我的罗天幽冥多久了?怎么就是不死心呢?”邪道人在此微微一笑,闪过。

    不过,这一次,在他闪过之后,眼神却是猛缩,脸上一片骇然。

    “李老头!你!”邪道人惊惧道。

    “我说了,没了阵法,你一样要死在我手里”凌云宗老者面露冷色,眼神杀意毕露。

    在那一拳落空之后,陡然变拳为掌,直接朝着邪道人扫了过去,手掌四周的空气像水流一样,呈波浪状,从指缝流逝,掌心一个微弱的黑色光电明暗不定。

    “呵呵,李老头,你可还真是舍得啊”邪道人冷笑,惊惧的神色已消失无踪,转而的是一脸戏虐。

    “让了你一招,该我了!”邪道人狠狠道,随即浑身气息爆出,巨浪般的能量在体内流转,发出阵阵如击鼓般的闷响。

    握拳,躬身,能量汇聚,直接朝着凌云宗老者一拳轰出,能量疯狂汇聚到拳上。

    凌云宗老者见此,冷冷一笑,这正符合他心意。

    一掌拍出,直接朝着邪道人拍去,带着一股巨大的压迫感,四周空气让人窒息。

    轰!

    拳掌相击,能量喷涌,这一次的阵势,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来的磅礴,巨大的能量爆发如同一朵蘑菇云一般,霎时间,腾空而起,足足有十仗高!

    下方的山林,树木被这股能量直接汽化!化为天地间最原始的能量,回归天地,而且,这股恐怖的能量还在飞速的向外辐射。

    “卧槽?!”古寒吓得汗毛倒竖,这恐怖的能量朝他袭来。

    古寒毫不犹豫,登时拔腿就跑,恨不得多长两只腿,浑身的能量也在疯狂的调动,这一切,只为了一件事!逃跑。

    因为此时那恐怖的能量正在古寒的后面,所向披靡,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连泥土石头都被瞬间汽化!简直骇人至极。

    “妈的!这俩货一点都不爱护环境”古寒嘴里骂骂咧咧,疯狂逃窜。

    半个时辰之后。

    古寒右手撑着一棵大树,弯着身子,重重的喘着粗气,“总算跑过了”。

    回头看着不足一米处,那被能量直接推平的山林,还冒着丝丝黑气,连泥土中都带着热气,整个地面,足足陷进去了两米多,仿佛被人拿着一杆巨大的铁锹给直接挖空了。

    “得回去看看那俩怎么样了”古寒调整了一下呼吸,转身飞奔而回。

    在古寒赶到之后,二人还在天上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仿佛凝固一般。

    “可别死了啊,我的要求还没兑现呢”古寒喃喃道。

    又过了一会。

    终于,两人动了。

    凌云宗老者顿时张口大笑“邪道人,你终是死在了我手里”。

    还没等他笑声结束,邪道人活动了一下头,“这么开心吗?”

    “什么?!”凌云宗长老脸上顿时一阵铁青“你中了噬神针还不死?”

    闻言,邪道人伸出手掌,掌心一根黝黑无光的黑针悬浮,散发着隐晦的波动。

    凌云宗老者见状,顿时一副见了鬼的模样,口齿不清“你你!”

    “嘿嘿,李老头,你这噬神针是很阴损,不过那也是得侵入体内才有效”邪道人阴阴一笑“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嗯?”凌云宗老者闻言,瞳孔一缩,顿时,一股剧痛袭满全身,冷汗直流,脸色苍白。

    “你现在五脏皆损,还要战吗?”邪道人笑道。

    “你!”凌云宗老者话刚一出口,便喷出一口血雾,浑身气势陡然下降,有些萎靡。

    察觉到体内的伤势,凌云宗老者双拳紧握,青筋耸动,眼睛都快瞪得爆了出来,随即不再多言,脚下猛踏,飞速离去。

    瞧见凌云宗老者消失,邪道人红润的面颊突然苍白,面部肌肉微微颤动,随即也是喷出一口血,气息跌落。

    “小子,出来吧”邪道人声音有些疲惫。

    随即,一道身影出现,正是古寒。

    “你怎么放他走了?”古寒有些不解,在他看来,刚才正是最好的机会,可是邪道人却放他走了,这不是养虎为患吗。

    “呵呵,你看老夫的样子像是还能再战的模样吗?”邪道人苦笑。

    古寒叹了口气,要是刚才直接杀了他多好,那样的话,凌云宗就少了一个强者,对他来说,希望就更大了。

    不过转瞬,古寒便转变了过来,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刚才我有些陷入极端了”。

    “哈哈,年轻人嘛,有点冲动是正常的,不像我们这些老骨头,顾虑太多,反倒做不成什么事”邪道人笑道“走吧,回去了,不然你那小女友该着急了”。

    这话一出,古寒顿时老脸一红,急急解释道“她只是我朋友”。

    不过邪道人却是古怪的一笑,没有说什么。

    “真的只是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