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宝物来了
    两人脚程很快,片刻后便到了破旧店家。

    古寒来到房间门口,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刚一踏进门,之间一道倩影正坐在木桌边,悠闲的喝着茶。

    “回来了?”一道悦耳的女声响起。

    “嘿嘿,回来了”古寒嘿嘿笑道。

    竹清影抬眼看了看古寒,本来有些冷色的脸,瞬间变得担忧起来“你受伤了?”

    “没有,都是别人的”古寒笑着解释。

    “没有?”竹清影淡淡的看了一眼,随即站起身子,缓缓的走到古寒面前,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一番。

    随即伸出如葱般的素手,在古寒腰上点了一下。

    顿时一阵哀嚎响起。

    “哎哟!痛痛痛!”古寒的脸都皱到了一起,疼的浑身颤抖。

    竹清影眼眸下移到手指处,一道手指般宽的口子浮现,伤口附近的衣物已经被渗出的血给浸透染红了,血肉微微外翻。

    “你还知道疼?”竹清影没好气道“老是这么不声不响的就出去了,留我一个人在这”。

    说着,竹清影双眼有些幽怨的看着古寒,似是在责怪古寒将自己抛下。

    看到竹清影那眼神,古寒顿时如临大敌,“没有没有!我只是碰巧遇见了几个不开眼的人,教训了一下,对了,我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竹清影被古寒这一脸正经的模样给弄得有些迷糊了。

    “来来来”古寒将竹清影带到床边,冲着竹清影一脸神秘的笑。

    “你你要干嘛”竹清影看着古寒的模样,心中顿时警觉起来,脸上唰的一下红透了,有些结结巴巴道。

    古寒瞧得竹清影这模样,心中顿时无语,他知道这小妮子止不定又想到哪去了。

    “你那脑袋里的坏思想怎么就那么多呢?我是那种人吗?”古寒白了一眼,没好气道。

    竹清影闻言,心中还是有些戒备,警惕的看了看古寒的双眼,死死盯着,似乎是想从古寒眼里发现些什么,不过很遗憾的是,她什么也没发现,却从后者眼里看到了一片的清澈。

    顿时,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但是,竹清影却又不好意思道歉,所以只得转移话题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什么事吗?”

    一说到这,古寒脸上立马有出现了神秘的笑容。

    “嘿嘿,我告诉你啊”古寒拉着竹清影说了半天。

    半晌后。

    竹清影眼中闪过震惊“你说这里的掌柜是绝世强者?”

    竹清影眼里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这太过匪夷所思了,毕竟之前这掌柜给她的映像都是邋遢的老头形象,甚至还有些嘴碎,猥琐。

    这跟强者完全沾不上边啊。

    “嘿嘿,意外吧”古寒嘿嘿笑道。

    这时,房间大门砰的一声被猛地推开。

    吓得古寒一个激灵直接闪到了床上去。

    “臭小子,背后说别人可不好啊”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

    “卧槽!你怎么神出鬼没的,你什么时候来的?”古寒一脸惊吓。

    “老夫老早就来了,你们两个小娃娃说的话,老夫一字不差的都听到了”邪道人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你这老头,怎么没羞没臊的,还学别人听墙脚”古寒道。

    “你个臭小子,老夫好意给你送东西,你倒好,还怪起老夫来了”邪道人有些哭笑不得。

    古寒一听,顿时两眼放光,直接就从床上蹦了起来,窜到邪道人面前,直直的盯着他。

    “什么东西?”

    “我刚才是想给你的,不过现在嘛”邪道人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老夫改变主意了”。

    “别啊!前辈!老前辈!您大人大量,你看你,仙风道骨,器宇轩昂,就别跟我这种小角色计较了”古寒满脸赔笑。

    邪道人昂着头,还是不答话。

    “我说老头,别过分了啊,你信不信我马上去城里散布你的消息”古寒见马屁不成,直接威胁道。

    “你小子!”邪道人气的瞪了古寒一眼。

    随后手掌一挥,甩出了两道光。

    古寒连忙接住,入手之后,两道光芒顿时变成了一块像是木质的令符和一个瓷质小瓶。

    “这是什么?”古寒有些疑惑。

    “你左手那个是老夫的令符,里面存有老夫的一丝能量,如果你遇到危险,直接捏碎,老夫就可以感知到你的方位,马上过来救你”邪道人负手道。

    “这么厉害?能量还能这么用?”古寒有些惊喜的看了看左手掌中的令符,仔细感受了一下,有些温润,像是木头,但又比木头坚硬,,在令符中心,还刻着一个大大的邪字,龙飞凤舞,笔力遒劲,看起来颇为威风。

    “小子你就别想了,就你这点境界,还早着呢”邪道人听得古寒的话,直接出言打碎了古寒心中的幻想。

    古寒梦碎,不由得瞪了一眼,“那这瓶是什么?”

    “这瓶里面是至寒之气,我观你之前战斗,似乎你的道也是带着一股至寒之意,和我的有几分相似,所以,拿来给你修炼用的”邪道人微微道。

    “哦?”古寒惊疑了一声,随即感受了一下。

    果然,古寒能量探入,顿时一股至强的冰冷寒意弥漫全身,仿佛能冻结灵魂一般。

    而此时,古寒感受到体内那颗黑色小球在疯狂震动,像是极为渴望这瓶中的东西。

    古寒心中大喜,看来这瓶中的至寒之气,还真是对自己有莫大的好处。

    “还有吗?”古寒回过神来,看着邪道人。

    邪道人被古寒这一句话给问蒙了,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你小子还不满足?!”

    “嘿嘿,这好东西,谁会嫌多啊。多多益善,多多益善”古寒腆着脸嘿嘿笑道。

    邪道人脸部微微抽动,气的胡须倒竖。

    “那个啥”古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看看我这朋友,有没有什么东西适合的?要不您再,送点?”

    邪道人被古寒这句话给气的七窍生烟,气极反笑“好你个小子,还想坑我宝贝”。

    不过邪道人还是抬眼朝古寒身后看了看后面端坐的竹清影,眼睛微微眯了眯。

    瞧得邪道人这幅模样,古寒心中警觉大起,立马道“老头!你想什么呢!”

    邪道人闻言,心中自然是了然古寒的想法,当即甩手朝着古寒的头给来了一下。

    “卧槽!痛痛痛!”古寒抱着头痛呼。

    “你小子瞎想什么呢?”邪道人没好气道“我是看这小女娃有些不一般啊”。

    “嗯?”古寒闻言,也是认真了起来“哪里不一般?”

    古寒自然知道竹清影的身世,要说不凡得话,也有可能。

    而竹清影听见后,身子也微微坐正了些,耳朵微微侧到古寒这边。

    “这女娃体内有一股隐晦的能量,好似还带着一股极高的温度,不过似乎不能释放出来,好像是被封在了体内”邪道人脸色有些认真。

    古寒闻言,转头看了看竹清影,后者却是一脸不解的摇了摇头。

    “你的意思是说,清影体内有一股蕴含着极高温度的能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