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齐天年
    那如泉涌般喷薄的鲜血,溅射到古寒身上,整个人看起来顿时如同一位杀神一般,加上那冷冽的杀意,旁人见之,无不心生胆寒。

    冷冷的扫了一眼地面的两具尸体,古寒心中微微一松。

    “清影”满是担忧的声音从古寒嘴中发出,旋即目光看向庭院后方,脚下猛踏,整个人暴射而出。

    与此同时,齐府之中,一些不起眼的角落之处,在古寒离去之后,气息缓缓显现,朝着府外而去。

    其余两大家族之中。

    “什么?!那古寒将齐府给灭了?!”一座空旷大厅之中,人影汇聚,下方单膝跪地着一道身影,上方身影猛地一拍扶手,站了起来,声音满是不可置信。

    “对,属下亲眼所见,那古寒使着古怪的拳法,直接将齐府的两位公子给打爆了”下方的侍卫恭声道。

    “怎么可能?那齐府的两个小子可是两个逍遥境,这古寒”上方男子忽的眼眸一亮“那古寒有没有拿出一件充满火光的东西”。

    “没有,属下只看见那古寒使着古怪的拳法,浑身流动着黑色能量,阴寒无比”侍卫低着头禀报。

    上方男子闻言,眉头紧皱,一个逍遥境初期的小子将两位逍遥境给打爆了,而且那齐云可还是逍遥境中期,这样的阵容被一个初期的小子给灭了,这要是说出去,鬼才信。

    不过自己这暗卫皆是自己最忠诚的手下,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是不可能欺瞒自己的,想到这里,男子心中对这古寒渐渐重视了起来。

    “那齐府的齐天年呢?自己的儿子被人杀了,他这做老子的不出来报仇吗?”上方男子疑惑道,这也是他心中的疑问。

    要知道,这齐府可是和自己并列的三大家族,凭实力,不可能就这么被一个小子给灭了,那样也太水了点。

    “回禀家主,那齐天年在今日凌晨便带着府内一大群高手出府,不知去向”侍卫男子回想了一下,洪亮如钟的声音再次响起。

    “原来如此”上方男子脸上顿时露出戏谑的笑意“你说,要是那齐天年回来看见齐府内的场景,会是什么表情?”

    “属下明白”侍卫男子朝着上方男子一拱手,便直接退了出去。

    “齐天年啊齐天年,枉你强势霸道一生,却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一幕吧,哈哈”上方男子大笑出声,心情极好。

    古寒掠过庭院,穿过重重走廊和小道,对着后方的房间一间间的搜寻。

    终于,在一处假山矗立,青石小路的小院子的一间房间之中发现了昏迷的竹清影,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上前。

    古寒伸出双手,对着竹清影的身体轻轻摇晃了两下,声音轻柔道“清影?”

    似是感受到身体被人晃动,竹清影柳眉微蹙,紧闭着的双眼,眼球在不停晃动,停顿了一下,缓缓睁开双眼。

    眼神有些茫然,“古寒?你回来了?”

    瞧见竹清影醒了,古寒心中不知怎么的,突然涌出一股酸楚,很高兴,眼眶微微一热,似乎是有着晶莹闪烁。

    “嗯,你感觉怎么样?”古寒温和的看着竹清影,轻轻道,像是生怕语气重了一点就会吵到她一样。

    “嗯我还好,只是头有些晕”竹清影闻言,眼神往上,蹙眉嘟嘴,认真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有些口渴”。

    古寒目光扫视,从旁边的桌上端起一杯茶水,递给了竹清影。

    “嗯?你怎么又是满身鲜血?”竹清影接过,这才发现了古寒的模样,不禁眉头紧皱,语气不满,似是有些生气。

    “这个之后再给你说,我们先离开这里”古寒苦笑道。

    “离开这里?”竹清影端着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有些不解,旋即目光扫视,这才发现此处已经不是之前的房间。

    “我怎么会在这?”

    “这个还要问你呢,之后再说吧,你还能走吗?”古寒打量着竹清影“不能走的话我背你”。

    闻言,竹清影原本有些泛白的脸色陡然变得通红一片,目光闪烁“谁谁要你背了,我自己能走”。

    说着,雪白的手臂撑起身子,双脚移了下来,缓缓站起,像是有些艰难。

    古寒见此,无奈的白了一眼,“趁什么强”。

    随即,转身猛地端起一杯茶,狠狠的喝了一口,走到竹清影身边,转过身背对着她。

    “来吧”,说着,拍了拍背。

    竹清影却是有些扭捏,脸上满是纠结,两只手不停在打着结。

    见竹清影半天不动作,古寒直接抓住她的两只玉手,放在自己肩上,随即猛地站了起来。

    “啊!”

    伴随着竹清影的一声大叫,古寒冲了出去。

    “我还没同意呢!你干什么!你放我下来!流氓!”一路上,竹清影不断的拍打着古寒的背,嘴上骂个不停。

    没理她,古寒径直朝着破旧店家而去,四周气流在古寒四周快速后退。

    在那里,古寒才觉得是最安全的。

    瞧得古寒不理自己,竹清影也是骂的累了,两只雪白的藕臂靠在古寒的肩上,眼神怔怔的盯着眼前的古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变得异常温柔。

    随即,偏过头,将头缓缓的靠在古寒的背上,脸上露出极美的笑容。

    “古寒,谢谢你”竹清影红唇轻启,一道微弱细小的声音从嘴中传出。

    刚才一路上,穿过齐府之时,看见那浓厚的血腥味和倒了一地的人影,竹清影不傻,哪还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是她自爷爷去世以来,第一次感受到被人所关怀,被人保护。

    靠着古寒的背,竹清影心中涌起一股浓郁的安全感,虽然眼前这个男人的背并不是那么宽硕,也并不厚实,甚至说有些瘦削,可是在她的心中,这块背,却仿佛给她撑起了天。

    眼眶中有着晶莹凝聚,随着眼角滚落,可是,那精致绝美的脸蛋,却流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

    古寒听力惊人,但纵使这样,也只是模糊的听到竹清影说了些什么,但四周的气流鼓动,依旧是没听得清,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或许是还在骂着什么吧。

    齐府。

    一个身穿锦袍的四五十岁男子带着一群人快速奔向齐府的方向,男子身上弥漫着隐晦而强大的能量波动,身体四周空气微微扭曲,显然已经超出了逍遥境的范围,而他身后的一群人也是散发着极强的能量,一个个赫然尽皆是逍遥境实力。

    这男子便是齐府家主,齐天年。

    齐天年此时脸上冷意浮现,之前他接到消息有人打上了齐府,顿时勃然大怒,立即带人赶了回来。

    赶到齐府大门时,看到那瘫倒的侍卫和破碎的大门,齐天年心里一突,感觉有些不妙。

    随即身影一闪,直接进入庭院,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怒火冲天。

    地面上瘫倒着许多人影,气息萎靡,尽皆都是府内的侍卫,而在那最前方,两个锦袍身影倒在那。

    头颅已经不再,脖子断裂处鲜血还在不住的喷涌,残躯微微颤抖着,似乎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霎时间,一道强悍的能量拔地而起,伴随着那冲天的杀意,一道飓风在庭院肆虐。

    齐天年死死盯着那两道锦袍身影,瞳孔中攀爬出一道道血丝,眼眶欲裂,“是谁?!我要他给我儿陪葬!”

    一道饱含杀意,愤怒到极点的怒吼声响彻苍穹。,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