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齐天年的消息
    “所以,清影,我想要一辈子保护你,你愿意吗?”古寒声音异常轻柔,眼神温柔似水,像是在看一件极为珍惜的宝物一般。

    古寒话音落下,怀中的竹清影,挣扎的力度渐渐变小,只剩下微微的抽泣哽咽声。

    忽的,竹清影伸出雪白的双臂,紧紧的抱住了古寒,仿佛是想要将眼前的男子融进体内一般,然后在古寒怀中重重的点了点头。

    古寒看见竹清影的回应,脸上绽放出一抹笑意,眼神温柔的看着她。

    在他眼中,此时的竹清影,是那么脆弱,仿佛一只受伤的羊羔,需要细心呵护。

    伸出双臂,古寒紧紧的抱住了竹清影。

    良久。

    竹清影的抽泣声渐渐平息,一道充满委屈和不满的声音传出。

    “你刚才说的那个女孩,那么伟大,我可是做不到”。

    “不需要你做到,我说了,我要保护我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你”古寒轻轻拍了拍竹清影的脑袋。

    “那,你说的是真的吗?”一道包含着忐忑和试探的语气再次传出。

    “自然是真的,我像是那种会撒谎的人吗”古寒无奈的笑骂道。

    “哼,那可不一定,你那么流氓,昨晚昨晚”竹清影娇哼道,说到最后,竟是无法说出口,可以想象,此时她的脸色一定是红透了。

    “好了,你好好休息一下吧,昨晚那么累”。

    这话一出,古寒痛呼了一声,原来是竹清影伸出粉拳在古寒的胸膛上猛地锤了一下,以示不满。

    “流氓!你还说!”

    不过转瞬间,竹清影的声音变显得有些羡慕的意味“真羡慕你刚才所说的那个女孩,她可以为了自己爱的人,付出一切”。

    随即,声音变得有些坚定,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如果,以后我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我也会这样做的,只要你活下去”。

    古寒闻言,顿时脸上有些怒意,“你瞎说什么呢?!找打是不是?!”

    随即伸出手掌,朝着被窝里那雪白挺翘的地方,重重的拍了一下。

    “我只是这样说嘛”竹清影嘟着嘴,不满的看着古寒。

    “不准再说这样的话了”古寒瞪了一眼,“我不会在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可是,古寒不知道的是,这天意难测,竹清影所说的话,将来都会变成现实,那时候,便是一个充满着绝望和愤怒的古寒诞生。

    砰砰!

    一阵敲门声传来。

    古寒吓了一大跳,赶紧将被子拉过来盖住竹清影的身子,示意她躲到被窝里去,可是竹清影却嘻嘻笑着不愿从,急得古寒直接一巴掌将其摁了进去。

    “谁啊?”古寒慌忙问道。

    “是老夫,你小子,睡得可够久的啊,这么晚了还不起来”外面传来邪道人的声音。

    “是你啊,进来吧”古寒道。

    随着推门声响起,一个苍老的身影迈了进来,正是邪道人。

    刚一进门,邪道人的目光就落到了古寒的床上,看着那拱得异常高的被子,邪道人眼中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小子,昨晚修炼挺努力啊,直到凌晨才结束休息,不错,你小子很有根骨”邪道人古怪的眼神看着古寒,笑道。

    古寒哪能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那哪是修炼啊,双修还差不多。

    “那个嘿嘿,前辈谬赞了,晚辈资质愚钝,自然得更加努力,这才能拼命缩短差距嘛”古寒脸不红心不跳的道。

    邪道人闻言,眼角抽了抽,心道“你小子昨晚干的那点事,还能逃得过老夫的探查?妈的,十里之外都能听到你那嘶吼,真是不要碧莲啊”。

    “哈哈!果然是青出于蓝啊,看来老夫是该退下来让给你们年轻人了”邪道人古怪笑道。

    “前辈过谦了,前辈的修为高深莫测,晚辈是拍六匹马都追不上啊”古寒继续胡扯着。

    “嗯嗯”忽的,被窝里传来一阵挣扎声。

    古寒面色顿时尴尬不已,状似平静的伸手拍了拍被子,随即挑了挑眼皮,笑道“不知前辈今日前来是有何事?”

    “你小子,昨天可是干了件大事啊”邪道人说到这,眼神也是有些奇异的看着古寒。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不过逍遥境的小子,看起来平平无奇,居然屡屡刷新他的认知,到昨天,甚至将这天炎王朝三大家族中的齐家给掀了个底朝天,这胆量,着实够肥。

    “前辈说的是齐家?”古寒神色微微一正。

    邪道人点点头,有些好笑的看着古寒“现在,那齐家的家主,齐天年正满城找你,扬言要将你挫骨扬灰,为他儿子报仇,还放出话来,谁要是提供你的线索,赏悟道丹一颗,这手笔,啧啧”。

    古寒闻言,眼神微微一凝,没想到这齐天年动作这么快,原本还以为他要过几天才会查到他的手上来,这样,他就可以趁此间隙,溜出天炎王朝。

    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不过他心中倒也不是特别惧怕,这齐天年虽说已经是三世境的实力,不过听说也是刚突破没多久,连三世中的前世都还没参透呢。

    这样一来,倒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毕竟,如今他身怀太阴拳法,而且,还有一张掩藏已久的底牌,焚天,没有用出,要是这齐天年真的敢杀上来,他也不是不敢一战。

    想到这,古寒眼神中杀意浮现。

    “你小子,还冒出杀意来了,你就不怕那齐天年找到你吗?”邪道人看到古寒一副杀意弥漫的模样,眼中有些惊奇。

    按他的想法,在自己说出这件消息之后,这古寒小子应该吓得魂飞魄散,赶紧逃命才是,如今倒好,反而是逼出了他一身杀意。

    这让邪道人有些哭笑不得。

    “嘿嘿,我怕什么啊,就算他找来了,不是还有您在这坐镇吗?”古寒古怪的看着邪道人,嘿嘿一笑。

    邪道人一愣,随即笑骂道“你小子,可真是不忘占丝毫便宜啊”。

    “不过老夫可不一定帮你”。

    “啊?”这下倒把古寒弄得一愣,随即又是笑道“既然前辈不帮,那我就在这不走了”。

    “你小子还赖上我了?”邪道人哭笑不得,这叫什么话。

    不过转眼,邪道人古怪笑道“要我帮你也可以,只要你捏碎我给你那块玉牌,你要我现在去将那个老匹夫给杀了都成”。

    古寒连连摇头,笑道“那可不行,这令牌可不能随便用了,用在这等小人物身上,我怕脏了前辈您的手”。

    邪道人闻言,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阵无语,这小子还真是个鬼灵精。

    “那老夫就无能为力了,消息已经传达给你了,你可要早做准备,别被那老匹夫给杀了”邪道人嘿嘿一笑,说完转身就走。

    丝毫都不拖泥带水。

    “这糟老头,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讲啊,亏我还救过他呢”古寒无奈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