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仇敌来临
    这时,竹清影从被窝里钻了出来,露出一个脑袋,望着古寒,绝美的小脸上,有些担忧“那前辈不肯帮忙,我们还是快溜吧。”

    古寒闻言,哑然失笑“你放心,我有办法让他帮我的。”

    说完,古寒脸上笑意浓郁。

    接下来的的半个月,古寒每日都是早出晚归,没日没夜的练拳法,直到一身精疲力竭,能量掏之一空,才结束修炼,每日回到房间都是一股汗臭味,惹来竹清影无数的白眼。

    不过话说回来,自从那晚古寒将竹清影拿下之后,这小妮子便仿佛变了性子似的,之前的那傲娇的小性子都不见了。

    现如今,倒反像是个温柔贤惠的妻子,每日古寒回来之时,一推开门,都能看见一道绝美的倩影,端坐在一张布满菜肴的木桌前,愣愣的望着门口处,像是一个盼夫归来的小媳妇。

    每当古寒推开门时,竹清影那原本愣愣的眼神,顿时变得神采夺目,眉目中,透出喜色。

    这种安宁、幸福的生活,古寒真是不舍得打破,自从村子被灭之后,他一直就处于流浪的生活之中,说是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都不为过,天天面对的就是厮杀和血腥,导致他的内心,已经渐渐麻木。

    可是随着竹清影进入他的生活,这种生活就逐渐发生了一些变化,这种变化,让原本内心孤独,甚至有些冰冷的古寒,渐渐感到了温暖。

    不过,这其中倒是发生了一些小插曲,自从那日古寒拿下竹清影之后,没想到这个纯情小处男居然食髓知味,后来每日练功回来,都嚷着要跟竹清影挤在一起睡,把竹清影给弄得面红耳赤。

    每次都要经过竹清影的一番爱的“教训”,古寒才会乖乖的回自己床上睡,不过那表情,却是犹如一个被抛弃的怨妇,目光幽幽,怨念十足,把竹清影乐得合不拢嘴。

    不过,这种幸福的小日子没过多久,便被打破了。

    齐府

    一位身穿锦袍的四五十岁中年男子坐在上方,面目冷冽,透出一丝阴冷和霸道之感,强大的能量气息自然散发开来,身体四周的空间竟是都在微微扭曲,此时正皱眉认真的听着下方侍卫的回报。

    “家主,属下已经查到那叫古寒之人的住处”下方侍卫低头拱手禀报,声音坚定而洪亮。

    齐天年闻言,一股强大压迫感顿时从其身上迸发,房间微微颤抖,侍卫感受到这股莫大的压力,冷汗直流,勉强抵抗着。

    “快说!那小杂种在什么地方?!”齐天年猛地站起身来,情绪有些激动。

    “据属下探查,那叫古寒的小子此时正落脚在一处破旧旅店,每日凌晨都会出门,到了傍晚才回”侍卫男子身躯微微颤抖,额头满是汗水,气息有些紊乱。

    “哈哈!好!好!走!随我去为我儿报仇!”齐天年顿时大喜,连连大声叫好,气息瞬间收敛,负着双手,径直走向门外。

    感受到四周的压力一消,侍卫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起身跟着离去。

    “小杂种,我看这次谁来救你!”齐天年眼神满是阴翳,一股浓浓的仇恨从身体中透出。

    破旧旅店

    古寒房间中

    “今日你怎么不去练拳了?”竹清影跪坐在古寒身后,直立起身子,轻轻的捶打着古寒的肩膀,忽然歪过头,疑惑问道。

    感受着肩膀传来的轻柔力道,古寒舒服的晃了晃头,一脸惬意“今日就不去了,休息一日”

    竹清影闻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眉目间有些愠怒“这实力是一天天增长上去的,犹如江河汇海,是需要慢慢积累的,你这样三心二意的,如何能成长起来?”

    听到身后竹清影那微微含怒的话语,古寒微微一笑,伸出手掌,紧握成拳,体内能量流转,拳头上,开始迸发出一股深邃的黑光,一股至寒的冷意,顿时席卷整个房间,温度骤降。

    竹清影不解的看着古寒的拳头,“怎么了?”

    “你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之处吗?”古寒朝着竹清影微微挑了挑眉,笑道。

    闻言,竹清影认真的看了看古寒的拳头,还是摇了摇头,“没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啊,除了更冷一点,没什么不同啊”。

    古寒眼中期待的目光顿时一消,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你没发现这黑光的颜色有什么不同吗?”

    “没有啊,都是黑乎乎的,那有什么不一样”竹清影依旧道。

    古寒彻底泄了气,“看好了”。

    古寒双目一凝,拳头向着门外狠狠一砸,空气顿时炸开一道爆响,一道黑色的拳光陡然爆发,径直射向门外。

    “爆!”古寒冷哼一声。

    随即,一声爆响炸出,只见那拳光之处,四周五米之内,空气瞬间凝结,犹如结成了一块坚冰,随着古寒手掌一挥,冰块瞬间瓦解,霎时间,如同玻璃破碎的声音一般,响起哗哗的声音,只见那结冰之处,能量湮灭。

    “怎么样?”古寒眉宇间透出一股自信。

    “没看出有什么厉害的啊”竹清影依旧坚持道。

    古寒彻底败了,那眉宇之间的自信,顿时瓦解,“等遇到敌人,你就知道了”

    “来,继续给我捶背”古寒拍了拍肩膀,叫道。

    “美得你,我累了”竹清影美目白了古寒一眼,玉手在古寒背上轻轻拍打了一下,没好气道。

    “我靠!不是吧,这么狠心吗?”古寒模样十分夸张的转过来对着竹清影道,一脸悲愤。

    看着古寒这幅模样,竹清影顿时乐了,掩嘴轻笑不停。

    “嗯?好强的杀意”古寒陡然间,眉目一凝,沉声道。

    “怎么了?”瞧得古寒这一脸认真,竹清影也是有些正色。

    “你在房间呆着别动,我出去看看”古寒叮嘱道,随即转身出门。

    刚一出门,便看到楼下一群人正围着这旅店,整齐划一,气势汹汹,而在那最前方,则是一位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此时正一脸怒意的看着这旅店,眼中有着狠辣的仇恨闪过。

    古寒心中有些猜测,如果他猜得没错,这下方之人,应该就是齐天年了。

    “古寒何在?!给本王滚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