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战天炎圣皇
    随着天炎圣皇那道仿若赤霞一般能量散发,四周的温度正在快速升高,感受着这极高的温度。

    天炎圣皇仿佛极为舒适的扭动了一下身躯,紧接着,冷漠的目光直视古寒“朕乏了,你可以死了”

    那道目光充斥着一股无上的威严,带着恐怖的压迫直接透过古寒的身体,直视其灵魂。

    古寒浑身一颤,如遭重击,面色顿时苍白。

    随即,古寒牙齿一咬,双目充满着决绝,语气森寒道“想要我死,我即便是死,也要扒你几层皮”

    “呵呵,口气不小”天炎圣皇淡笑,毫不在意。

    随即,伸出手指,凌空朝着古寒轻轻一点,一道无形的能量在其指尖汇聚,四周能量幻化成了气流,齐齐向着指尖汇聚。

    一股令人心窒的恐怖危机在古寒心头升起。

    不敢大意,古寒顿时收起所有黑气,在面前形成了一道黑色屏障,屏障上,光芒流转,充斥着坚固之意。

    瞧见古寒动作,天炎圣皇只是轻蔑一笑,随即那手指在空中朝着古寒轻轻一点。

    恐怖而磅礴的能量顿时从其指尖倾泻而出,化作一道光芒,直射古寒。

    轰!

    那道恐怖能量与古寒的黑色屏障撞在一起,发出震天的爆响,撞击之处,阵阵强大的气浪翻滚,掀起一层层的地面,四周狂风涌动,烟尘飞散。

    、

    古寒的衣物疯狂的鼓动,他能感受到从黑色屏障之上传来的那股巨力和庞大的压力,面色有些苍白。

    无数能量从古寒体内迸发,齐齐注入那黑色屏障之中,得此助力,黑色屏障光芒大涨,极力的抵挡着那前方传来的巨大压力。

    即便如此,古寒也是被那庞大的压力给推得缓缓后退,地面留下两道深深的脚印。

    “我劝你交出祖物,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全尸,让你体面的死去”前方,天炎圣皇那居高临下的淡淡语气再次传出。

    古寒闻言,胸膛剧烈起伏,随即目光一凝,体内能量疯狂涌动,黑色屏障上光芒再次凝实。

    “哼!冥顽不灵!”天炎圣皇冷哼一声,随即再次伸出手指,朝着古寒点出,指尖气流汇聚,天地能量疯狂凝聚。

    轰!

    天炎圣皇再次点出,又是一道不弱于之前的那道能量爆袭而来,空气炸裂。

    两者相击处,再次爆发出一股巨响。

    古寒面色顿时大变,之前的一道能量,他已是竭尽全力,才勉强抵挡,两者维持在一个平衡的角度里,而在再次而来的能量,则是瞬间打破平衡。

    两股巨力直接轰在黑色屏障之上。

    咔!

    黑色屏障发出咔咔的声音,光芒正在飞速的黯淡,紧接着,裂纹如游蛇般在屏障之上涌动,很快便布满整个屏障,随即直接爆碎,发出漫天黑光。

    紧接着,两道磅礴的能量直接击在古寒身上,胸口处,顿时传来一阵剧痛,那巨大的力量,冲击着古寒的身体各个角落,蛮横而强势。

    噗!

    古寒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连连后退,直到退了百米多远,才渐渐的化解了那股庞大的力道。

    而古寒此时面色苍白到了极点,毫无血色,就像是一个活死人一般,苍白的面色,血红的瞳孔,看起来有些恐怖。

    “还没死么?”天炎圣皇看着气息萎靡的古寒,摇摇了头笑道“还真是顽强,你这样子,倒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古寒不说话,牙齿紧咬,血红的瞳孔丝丝的盯着那道龙袍身影,目光充满仇恨。

    天炎圣皇毫不在意,目光飘忽,似在回忆“我曾听我父皇提起过当年那场大战,说起过你父亲,据说,当时足足八个势力之主围攻你父亲,可你父亲却一人战八雄,战意冲天,倒愣是挡下了八人的围攻,据说那样子,也是如同你现在这样,身负重伤,却依旧顽强。”

    “甚至到临死的时候,都拼着命击杀了两人,最后被我父亲直接打爆了身体,那漫天碎肉和血雾,惨不忍睹,啧啧,你说这是傻呢?还是愚蠢呢?”

    古寒血红的目光直视着天炎圣皇,无边的仇恨充斥着内心“我父亲顶天立地,不惧任何人,身为他的儿子,我自然不能退缩,此仇,必报!”

    洪亮的声音响彻苍穹。

    天炎圣皇嘴角一弯,“还存在着幻想吗?”

    紧接着摇了摇头,表情有些无奈“你这幅样子,像极了你父亲,朕承认,你让朕感受到了威胁”

    随即,目光迅速变冷“所以,朕要斩草除根,杜绝后患!”

    轰!

    一股滔天的气势从天炎圣皇体内爆发,那庞大的气势,竟是让着皇宫大地都在震颤。

    古寒目光凝重,他能感受到从天炎圣皇体内爆发出的那股巨大气势,强烈的仇恨和不甘,席卷走了心中的惧意。

    这一刻,他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伟岸的身影,样貌不清,但气势不凡,纵是被人围攻,但依旧挺立着脊背,犹如一杆神枪,屹立不倒,矗立在那天地苍穹之间,即使是身负重伤,样貌不清,但古寒依旧能感受到那道身影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和气魄,可吞天地!

    此时,古寒目光无比的坚定,虽是血红无比,仇恨遍布,但从其瞳孔之中,却是散发出了一股磅礴的气势,眼神清澈明亮。

    缓缓的直立起身体,挺直了脊背,一股可吞天地的战意从古寒体内缓缓辐射开来。

    天炎圣皇微微皱眉,“你这幅样子让朕真的很不爽,让我想起了你那愚蠢的父亲,所以,你必须死!”

    天炎圣皇语气蕴含着怒意。

    古寒脊背竖直,昂首挺胸,纵是气息萎靡,但却有一股无边的气势。

    眼神冷冷的看着天炎圣皇,眸中满是战意。

    “黑白大道,请借我力量,助我破敌!”古寒嘴唇微动,一股微不可闻的声音从嘴中传出。

    话音出,四周毫无动静。

    古寒紧紧捏了捏手掌,牙齿紧咬,从鼻尖出透出重重的呼吸声。

    “你这样子真的让朕很心烦!”天炎圣皇眉头紧皱,语气带着不耐和愤怒“既然你那么想你父亲,那朕就让你父子二人九泉团聚!”

    轰!

    天炎圣皇脚下猛踏,地面瞬间龟裂,塌陷了下去,发出一声轰响。

    恐怖而磅礴的能量在其身体四周围绕,皇宫之上,那如液体般的能量顿时倾泻而下,尽皆灌入其体内,一股震天撼地般的威压,弥漫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