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昏迷
    一片原始山脉之中,山峦蜿蜒跌宕,如虬龙横卧,山峰上仓木青葱,兽鸣不绝,无数强大的异兽正爆发着气息展开战斗,树木根根崩断,溅起一大片烟尘。

    而此时,在山脉的一座山峰之上,一个硕大的山洞浮现,洞内灯火摇曳,阴暗不明。

    洞内

    一个身穿布袍的老者佝偻着身体,头发油腻又乱糟糟的,脸上满是如老树皮般的褶皱,瞳孔浑浊。

    此时其正坐在一座石台边上,看着躺在石台之上的两道身影,眼中闪过一丝疼惜和无奈。

    “你们这两个小娃娃,还真是不要命了”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

    此时石台之上,两道身影气息有些微弱,但却保持着一种稳定的状态,身体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两人双目紧闭,陷入昏睡之中。

    这两人一男一女,赫然便是古寒与竹清影,此时古寒的衣衫已尽数破碎,上身只挂着那衣物破碎之后留下的丝丝布条,露出了清瘦但充满爆发力的胸膛。

    此时古寒的胸膛之上,那道树叶状的纹身正在随着古寒的呼吸而律动着,丝丝生机之力从哪树叶状的纹身渐渐没入那清瘦的体内,发出莹莹绿光。

    而一旁的竹清影的状态就没这么好了,脸色苍白无比,毫无血色,身体之中的气息微弱,被保持在一个微妙的稳定之中,如不是这股气息还算稳定,此女已经早已魂归,此时只能算是将命给吊住了。

    邪道人看了看竹清影,浑浊的双眼之中,有着复杂的情绪,像是自责,又像是遗憾。

    目光左移道古寒身上,盯住了那道树叶纹身,目光微微波动了一下,从他将二人救回来放到这石台之上后,这纹身就开始发出诡异的绿光,邪道人也是颇为惊奇。

    不过他能感受到从那绿光之中透出的生机之力,正在一点点的修复着古寒的伤势,如今已经过去了三个月,邪道人每天都会查看二人的状态,到今天,古寒体内那崩断的经脉和破碎的脏腑已经渐渐修复,身体已无大碍,只是伤势初愈,还需时间调和。

    而另一边的竹清影却是一直不曾变化过,其实说起来,竹清影的伤势比古寒的要小的多,体内脏腑和经脉完好,那身体状况看起来不像是重伤,但就是昏迷不醒,对此,邪道人也只能猜测是由于她之前贸然解除了体内那封印的缘故。

    洞内两边的石壁之上,几盏油灯闪烁着枯黄的光亮,石壁之上摇曳着黑色的影子。

    又是三个月过去

    邪道人正站在两人身边,双手掌心发光,两道明亮柔和的光柱径直没入古寒二人体内。

    一个时辰之后,邪道人浑身光芒散去,收起双手,负在身后,静静的看着二人。

    这半年以来,邪道人每日都必须给二人输入一个时辰的能量,因为古寒两人受重伤,身体机能受损,已经无法自动从天地间获取能量来滋养身体,而两人又昏迷不醒,也无法进食,从食物中获取能量。

    所以,不得已,邪道人只得每日给二人输入能量,以维持二人一天的能量消耗,不然的话,二人早已机能枯竭。

    做完一切后,邪道人便出去了,身影一闪,消失在洞内。

    洞内灯火摇曳,枯黄的灯光充斥着整个石洞,石台之上,古寒二人静静躺着,双眼紧闭。

    忽然,古寒胸膛之上那纹身散发出的绿光骤然消逝,原本浮现出的生机之力也缓缓消失,只剩下一个结实的胸膛在起伏着。

    蓦然,古寒紧闭的眼皮下面,眼球微微转动,手指也微微抽动着,随后,眉头紧皱,双眼缓缓睁开。

    眼神之中,有着茫然,四下转头看了看,自语道“这是哪?”

    随即古寒的目光看到了身侧的竹清影,那茫然的目光瞬间变得清澈,“清影?”

    古寒艰难的撑起身子,他感觉到自己身体传来阵阵剧痛,像是有无数根铁针在猛刺着身体和脏腑经脉。

    古寒紧皱眉头,强忍剧痛起身,侧过身子,伸出右手轻轻的拍了拍竹清影的手臂,轻声叫道“清影?清影?”

    古寒的呼唤石沉大海,竹清影没有一点反应,连眼球和手指都不曾动一下,若不是感受到竹清影身上传来的微弱而稳定的气息,古寒真以为她死了。

    “怎么回事?”古寒皱眉甩了甩头,又掌拍了拍脑袋,像是想要回忆起什么。

    “之前我们不是在奔逃吗?”古寒喃喃道“后来”

    忽然,古寒眼眸顿时变得炯炯有神,“最后我记得是遇到了炎均的幻体”。

    可是接下来,古寒又迷茫了,“后来怎么样了?”

    古寒使劲的拍了拍脑袋,始终想不起遇到炎均之后发生了什么,看到眼前昏迷不醒的竹清影,古寒眼神有些自责。

    他记得,竹清影之前将自己身体的那道力量封印解除了,硬生生的将自己的实力境界拔升道一个恐怖的高度,他清楚,现在竹清影的这个样子,应该就是后遗症了。

    自责的摇了摇头,古寒眼中满是担忧。

    “你小子醒了?”忽然,洞外传来一道苍老干涩的声音。

    这道声音对古寒来说,极为熟悉,“邪道人?”

    古寒有些惊讶,出声道。

    洞口处,刺眼的白光充斥,一道佝偻着身体的老者身影从白光中走出。

    “你小子刚醒就这么没大没小的,要叫我前辈,懂么”邪道人的身影渐渐清晰,那满是褶皱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眼神中那浓浓的忧色也是少了许多。

    如此情况,古寒怎能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当即,古寒下了石台,朝着邪道人深深的鞠了一躬,躬身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古寒铭记在心,若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前辈尽管说”

    邪道人闻言,顿时失笑,“你小子突然这副模样,到让老夫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哈哈”

    随即,邪道人继续道“不过你觉得你小子觉得就凭你的实力,能为老夫做些什么?”

    古寒严肃道“只要前辈说,我一定尽力”

    看着这一脸严肃的古寒,邪道人却有些不适应,顿时笑道“好好,等你再强大些再说”

    咕咕

    忽然,洞内响起一阵古怪的叫声。

    邪道人目光怪异的盯着古寒,笑而不语。

    古寒也是老脸一红,这么多年了,他都记不得肚子饿是什么感觉了,可是现在,古寒觉得非常饿,每个细胞都在呐喊,他觉得自己能吃下五头莽牛。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