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月菱
    “清影,我现在想哭”古寒微微向后侧过头,苦笑着看着背上昏迷的竹清影。

    无奈的笑了笑,随即走向阁楼。

    这事,他是一定要说清楚的。

    阁楼之中,富丽堂皇,无数华丽的灯光将大厅照的金碧辉煌,一片贵气。

    古寒撇了撇嘴“玩物丧志,玩物丧志”

    不过那目光却是四处打量,惹来四周轻蔑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土包子似的看着古寒。

    这时,二楼探出一个倩影,是那个侍女,此时向下看着古寒,“快上来吧,小姐等你很久了”

    说完,侍女直接转身进入了一间房。

    霎时间,无数诧异的目光顿时齐齐向着古寒涌来,这侍女他们可是熟的不能再熟了,那可是月华公主月绫的贴身侍女。

    “刚才她说什么?!我感觉我好像耳背了”一位穿着华丽锦服的男子一脸不敢置信的转过头,看着身旁的男子,说道。

    “那个我感觉我好像也有点耳背”被问到那个男子也是吞了吞口水,喃喃道。

    这是什么情况?!月绫公主主动邀请男子到房间,听刚才那贴身侍女的语气,好像月绫公主还等急了?!

    四周,一个个富家公子,大族子弟皆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要知道,这么多年来,这月绫可是一直不喜男子的,身边连一个男性的下人都没有。

    而且,韩东的事,他们也是非常清楚,两年啊!足足追了月绫两年!到最后连她身边半米都没靠近过,更别说什么进房间一叙了。

    眼前这个看起来傻愣愣的男人到底是何方人物?

    众人眼光中的轻视顿时消逝,转而变得无比的凝重,他们都是这月华王朝之中的大族子弟,对于这等敏感的事,自然会多上心一些。

    隐约间,他们能感受到或许以后,这月华王朝要多一个驸马了。

    “哈哈!从刚才兄弟你进来我就发现你气质不凡,虽身着一身兽皮,但也掩盖不了兄弟你内在的气质,曾经,我从老一辈那里听过,你这叫返璞归真!对吧!哈哈,兄弟有没有兴趣上来陪我喝上两杯?交个朋友?!”

    忽然,一道大笑声传来,只见一个穿着一身青衣的男子正举着酒杯,看向古寒,满脸笑意,眼中的拉拢之意浓郁。

    “妈的,虚伪!”一时间,四周无数人心中怒骂道。

    不过,他们心中却也是一样的想法,要是能拉拢未来的月绫公主夫婿,那可是一颗大树啊。

    古寒微微一笑,心中却是了然,这群人心里想什么,他跟明镜似的,朝着那男子歉意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在下还有事,下次一定陪阁下痛饮三杯”

    那男子闻言倒是不恼,反而笑道“对对对!兄弟你又要紧事要办,就先去吧,可别让佳人等着急了”

    男子朝着古寒挑了挑眉,一脸富含深意的笑容。

    古寒笑了笑,直接上楼。

    上了二楼,古寒便看到左边的一间房间房门被推开,一道倩影走了出来,俏脸上带着愠意。

    可是刚走出来,便看到古寒一脸诧异的看着她,顿时脸颊一红,恨恨的瞪了古寒一眼,“公子可真是可以啊,从楼下到楼上不过十几步的时间,硬是让公子走了这么久”

    古寒闻言,也不禁老脸一红,挠了挠头“不好意思”

    “走吧,我家小姐已经等你很久了”侍女再次瞪了古寒一眼,语气特地强调了“等你很久了”这几个字,随即转身走了进去。

    “嗯,不愧是公主的侍女,长得漂亮,脾气也大”古寒缩了缩脖子,迈步进去。

    一进入房间,顿时一阵女子清香扑面而来,响起清新淡雅,很是好闻,古寒不禁狠狠的多吸上了两口。

    随即,便是满屋子的粉红色印入眼帘,粉红色的床,粉红色被子,粉红色床帐,总之,都是粉红色的,古寒感觉头皮一阵发麻,这公主是有多喜欢粉红色啊。

    房间还是挺宽敞,采光也很好,窗户正好对着阳光,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可以清晰的看到空气中挥散的尘埃。

    此时那月绫正坐在窗户前的一张小木桌旁,左手撑脸,背对着古寒怔怔的看着窗外。

    一袭乌黑的长发顺着背后直直的垂落向下,宛如一道黑色瀑布,而那黑红色的月纹衣袍勾勒出一具曼妙的身躯。

    “喂!你在看那呢?!”侍女看着古寒直勾勾的盯着自家小姐看个不停,俏脸一怒,出声道。

    “兰儿,不要无理”这时,背对着古寒的月绫轻声制止。

    “是,小姐”侍女狠狠的瞪了古寒一眼,对着月绫恭声道。

    “是古寒公子吗?”月绫轻声出口。

    古寒点了点头,“是我”

    话音一落,只见那背对着古寒的曼妙身躯缓缓转了过来,露出了那一张绝美的脸庞,皮肤白皙无暇,如玉石般洁净,显得她眼角的那颗泪痣更加明显,不过也更添了几分韵味。

    “公子请坐吧”月绫指了指旁边的木椅,红唇轻启。

    古寒点点头,直接坐了上去,惹得侍女一阵白眼,她还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男人。

    这时,月绫的美目忽然微微往侧移了几分,看到了古寒背后的竹清影,眼中有着惊艳

    “这位是?”

    古寒颇为歉意的朝着月绫笑了笑,“这是我的妻子,她叫竹清影,不过现在她昏迷了,我正在想办法救醒她”

    古寒和竹清影虽然没有真正成过亲,但却已有夫妻之实,在古寒眼中,竹清影已经是她古寒的妻子了。

    月绫美丽的眸子眨了眨,“好美的女子,看来你一定很爱她了”。

    古寒笑着点了点头,眼神温柔的看向身后的竹清影“是的”

    月绫忽然双手托着腮,一脸羡慕的看着竹清影“那她也一定很幸福,有一个这么爱她的男子,愿意背着她跋山涉水,不远千里,也没有抛弃她”

    月绫话音一落,古寒却是面目一正,摇头道“不,是她没有抛弃我”

    “嗯?”古寒这话一出,却是勾起了月绫心中的八卦之火,双目灼灼的看着古寒。

    古寒苦笑一声,“公主还是不要问了,都是些旧事罢了”

    瞧得古寒不愿意说,月绫也只好撇了撇嘴,“好吧”

    不过,转眼月绫双眼就闪着狡黠“不过你可是要和我成亲哦”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