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嘲笑
    “哈哈!这人怕是个傻子吧?!”

    “你看看他动作,滑稽至极!身上还背着个女人,我倒要看看他如何战斗。”

    “诶!小子!不行就走吧!你现在离开,还能保留一些颜面!一会的话,可是只能横着出去了!”

    四周的看台之上,不断有着嘲讽的笑声传出。

    这些声音,古寒自然听在耳里,不过却丝毫不在意,奋力的爬上了站台之后,古寒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着鸠天行站立,满脸含笑,冲着鸠天行微微躬身一礼。

    “古寒”

    “鸠天行”鸠天行也是朝着古寒微微躬身一礼,出声道,只是那脸上冷意浓郁。

    “比赛开始!”

    台下的裁判脸皮抽了抽,翻了翻白眼,随后叫道,这场战斗,可是将他的名声都给丢尽了。

    此时,其他站台的选手都已经战斗完毕,胜负已分,此时,都下了站台,跑到古寒这边的站台来观看。

    他们心中也是好奇,如此怪异的一个男子,何故迟到这么久。

    一时间,整个比武场之中,全部的目光尽皆聚集到了古寒这处站台之上。

    微风吹过,两人的衣袍缓缓飘动,一片树叶被高高卷起,随后缓缓落下,在那片树叶落到台上之后。

    鸠天行猛地一踏站台,那地上的石板竟然都是寸寸龟裂,强悍刚猛的气息瞬间爆发,冷着一双眸子,右手握着那根沉重的铁棍,狠狠的朝着古寒砸了下来,随着那根铁棍的砸落,那四周的空间竟是也被搅动得混乱了起来,霎时间,四周的能量紊乱了起来。

    众人顿时发出一声惊呼,鸠天行这一击,可是出了狠力了,看来他是想报古寒让他久等的耻辱。

    铁棍朝着古寒的头砸来,速度极快,宛如一道光芒闪过,带着强烈的破空声,呼啸而来。

    古寒双眼含着笑意,眼神微微一凝,身体微微一侧,那鸠天行的强势一击,顿时击空,重重的砸在了地面,生生将地面给砸出了一道大坑!溅起无数烟尘。

    “什么!”四周顿时一阵诧异的惊呼,皆是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古寒,鸠天行这一击速度极快,而且,由于站台空间的限制,两人距离极近,等于那鸠天行的铁棍是瞬间砸到古寒的,一般人根本来不及时间反应,可是,这古寒居然像是预料到了鸠天行的动作一般,直接侧身就闪过了这一击。

    月绫此时美目之中也是有着惊喜浮现,他知道古寒实力不弱,可是也没想到居然能瞬间躲开鸠天行这强势的一击,不由间,那红唇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而韩东却是满脸阴沉,狠狠的看着古寒,眼中依旧满是不屑,他认为,这古寒不过是运气好罢了,下一次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而当事人古寒在闪过这一击之后,脸上带着微笑,脚下一踏,猛地退开身子,站在远处,朝着鸠天行微笑。

    鸠天行一击不中,心中正满是惊讶,随即转头便看到古寒正露出一抹微笑看着自己,当即心中大怒,他认为,古寒此举绝对是在羞辱自己。

    随即转身,脚下发出一声爆响,眼神满是怒火,手中的铁棍再次挥了过去,这一次他是朝着古寒横扫而去。

    强势的棍影急速的扫向古寒的腰间,正要当棍影扫到古寒之时,忽然,古寒脸色大变,脚下一滑,直接摔倒,整个身子直接扑向了鸠天行。

    而古寒的那双手,直接抓向鸠天行的胸膛,鸠天行大惊失色,手中棍势一转,直接竖着朝着古寒砸了下来。

    而古寒此时脸色再次一变,像是没控制好平衡,直接倒在地上,斜滚了出去,而鸠天行的沉重一击,再次砸到了地面,发出一声巨响,烟尘四溅,一个大坑浮现。

    鸠天行面色顿时变得涨红,两次了,自己练他的头发都没碰到一根,而这小子却每次都正好躲过了自己的招式。

    四周看台之上,众人目光怪异,心中腹诽不已,这是什么招式?这是运气好呢?还是有意为之?众人古怪的看着古寒,虽然这个穿着兽皮的男子行为穿着皆是古怪,但是却颇为有趣,让这严肃的比武场之上,多了一些笑意。

    月绫那一双美目也是抽了抽,搞不明白这古寒到底在干什么,明明有实力,却非要故意做出这些滑稽的动作,只是为了逗人一笑吗?

    月绫有些无语的看着古寒。

    而一旁的侍女兰儿却是一脸兴奋,像是看到了什么让她极为高兴的事情,冲着月绫道“公主你看!那登徒子吃瘪了吧?我就说他没什么用嘛,你看看,现在出糗了吧,被那鸠天行打得在地上打滚呢,哈哈!”

    兰儿大声笑道,脸上都笑得浮现了一抹潮红,可见她心里的开心。

    可是随着月绫那狠狠的目光瞪了过来,兰儿的笑声便顿时戛然而止,撇了撇嘴,缩了缩脑袋,不再笑了。

    一旁的韩东,脸上也是露出一抹果然如此的笑意,他就说那古寒绝对不是什么强者,果然是吧,现在被鸠天行打得正四处乱窜呢。

    瞧得韩东一脸的不屑和轻蔑,韩东身旁站立着的父亲沉声开口“告诉你不要轻敌,你看看那古寒真得像你所想的这么不堪吗?他的每一次看似滑稽的动作,都是恰到好处的躲开了鸠天行的攻击,你看那鸠天行,浑身气息尽数释放,疯狂的朝着古寒攻击,可是你反观那古寒,身上可有一丝气息泄露?”

    韩东闻言,双眼仔细的瞧了瞧场上的古寒,顿时眉头一皱,“不过是他运气好罢了”

    “运气好?东儿,你什么都做的很出色,可是唯一有一点是你的致命之处,就是你太过自傲,不将一切人都放在眼里,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你会死在这上面”韩东父亲眉头紧皱,那一双深邃的瞳孔盯着韩东,瞳孔之中,闪着怒意。

    韩东顿时感到一股恐怖的压迫感朝着自己压了过来,胸口一阵发闷,顿时朝着父亲恭声道“父亲教训的是,儿子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韩东父亲闻言,那眼中的怒意缓缓消失,不过,却浮现出一抹担忧,自己这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目中无人,要知道,这可是会引来杀身大祸的致命缺点。

    无奈的摇了摇头,韩东父亲深深的叹了口气,像是老了几分。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