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以力破天
    鸠天行猛地怒睁双眼,血红的瞳孔蕴含着无穷的怒意和战意,那高高举起的铁棍,猛地朝着古寒砸了下来,那巨大的棍影,搅动了云层,那强大的战意竟是将云层都给震散了!

    粗略一看,像是真的捅破了天一般!

    那巨大的棍影缓缓朝着古寒砸下,带起无数狂风,在狂风的带动下,天地能量瞬间狂暴!

    那棍影在下落的过程中,威力还在不断增长!

    四周众人哪怕是远远的看着,都能感受到那股仿若天威般的压迫感,他们不敢想象,现在站在鸠天行面前的古寒,正面承受着这股庞大的压力,是个什么样子。

    月绫那眉目之中终于是闪过一浓浓的担忧,要是这古寒真得死了,那她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毕竟,是她将古寒叫来帮她。

    “古寒,我相信你,你可以赢的”月绫双眸死死的盯着下方那道清瘦的兽皮身影,嘴中轻声道。

    一旁的兰儿也被这股强悍的压迫感给震得心神颤动,他没想到,这一个简单的比试,竟然会搞得这么大。

    而另一边的韩东,则是浮现着阴狠的笑意,眼中满是快意,他巴不得这古寒被鸠天行的这一棍给直接拍死。

    “鸠天行,给点力”韩东阴冷的笑着。

    而这巨大的声势,也是引动了全城的目光,那些未来参与观看的人都是感受到了这股巨大的压迫感,那道巨大的棍影,直冲云霄,全城的所有人都是看到了,一个个皆是震惊不已,眼中带着惊惧。

    “这天,要塌了么?!”无数人在心中震颤的叫道。

    而此时,月华皇宫之中,一道裹着一袭黑红袍的身影,此时也是缓缓抬头,一股无上的威严缓缓散开,望向了那比武场的方向。

    “搞个比试也要搞出这么大动静吗?”黑红袍身影淡淡道。

    随即,黑红袍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此时的比武场中,鸠天行恶狠狠的看着古寒,怒吼道“古寒!你若是能受我这一击!我鸠天行这辈子就跟你了!”

    古寒微微一笑,眼前那磅礴的压力,在他面前,好似根本就不存在似的,“这可是你说的”

    鸠天行的这话,也让古寒心中活络了起来,他忽然想到,聚集一些人马,或许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而这鸠天行实力不弱,正好符合他的要求。

    想到这,古寒顿时笑得更欢了。

    古寒这一笑,鸠天行就更气了,本来他就看不惯古寒这股子淡然的味道,现在他都使出最强一招了,这古寒还是那么淡定,妈的,淡定就算了,关键是还冲着老子笑得那么欢实!真当吃定老子了吗?!

    鸠天行心中一怒,手中猛地用力,那巨大的棍影速度便是猛地一增,带着震天般的破空声,朝着古寒砸来。

    轰!轰!轰!

    连续三道震天的爆响响彻整个比武场,只见那巨大的棍影直接一分为三,分成了三根,根根狠狠的砸向古寒,每一次都是带着巨大的爆响,大地一片震颤,烟尘暴起,那浓浓的烟尘将整个比武场大厅都是笼罩了。

    而那强悍的气息,也是化作狂暴的气浪一层层的掀翻地面,在比武场之中疯狂攒动。

    众人被这股强悍的气息给震得心神震荡,差点一口血给吐了出来,端坐的身影竟然颤栗不已,随时都有可能从座位上跌落。

    众人面目惊骇的望着下方场上,吞了吞口水,眼中还残留着惊惧,鸠天行的这一击,确实太强了。

    烟尘笼罩整个比武场,众人已经看不清下方场上如今的情势。

    忽然,一股恐怖的气息出现在上空,宛如天威,带着无上的威严,众人顿时面色大变,齐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着上空那道黑红袍的身影深深的跪拜了下去。

    “拜见圣上!”

    众人齐声道。

    “平身吧”从那黑红袍之中传来一道嘶哑的男声,听起来有些刺耳。

    那黑红袍身影斗篷转过,看向那高台,月绫等人正微微朝着他躬身行礼,而那韩家父子,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以示见过。

    黑红袍身影微微一顿,“你们也平身吧”

    “谢过圣上!”高台之上,传来韩家和月绫等人的声音。

    随即,月华圣上淡淡出声“你们搞个比试也搞出这么大动静,朕身在皇宫都感受到了”

    下方的各个比武台裁判顿时面色大变,齐齐跪伏了下来,颤声道“属下也不知这两个人会搞出如此大的动静,惊动了圣上,还请圣上恕罪!”

    “起来吧,朕又没责怪你们”月华圣上淡淡出声,一挥手,一道强大的气浪顿时在比武场之中刮了起来,那漫天的烟尘顿时被这气浪卷走,露出了比武台。

    哗!

    忽然,整个比武场所有人皆是一脸呆滞的看着场上,一脸的不敢置信。

    而那各个裁判也是猛地瞳孔一缩,脸色变了变。

    而此时高台之上的月绫,却是目光古怪的看着下方比武台,那绝美的俏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而最左侧的韩东,则是一脸铁青,眼中满是阴毒。

    而那凌空负手而立,裹在黑红色月纹袍之中的月华圣上,此时身影也是不由顿了顿。

    众人的反应,皆是源自一个地方,那就是古寒二人的比武台。

    只见此时古寒负手而立,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脸上带着自得的笑意,而他的面前,则是,鸠天行。

    只是这两人的状态有些古怪,那鸠天行朝着古寒直接跪拜了下来,不停地磕着头,嘴里好像还不停的嚷嚷着什么,一脸敬畏,而且,此时那鸠天行的衣物已尽数破碎,只剩一只大裤衩,这在众人眼中,跟完全裸露没什么区别。

    只见此时古寒负着手,昂着头向下俯视着鸠天行,淡淡道“好吧好吧,那你以后就跟我混吧”

    只见那鸠天行闻言,竟是面露大喜,那磕头的速度更是猛增,额头都渗出血了。

    哗!

    只见四周响起一片下巴落地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鸠天行转眼间变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两人难道完全不知道圣上驾临吗?!一点反应都没有吗?!

    而且,两人不但不向圣上行礼,那古寒还让鸠天行向他跪拜,要知道,这可是当着圣上的面啊!这是大罪!

    古寒眼中露出笑意,将鸠天行扶了起来,正准备带他离去。

    忽然,一声大喝响起“圣上驾临!你二人竟敢无视圣威!其罪当诛!”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