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人心变动
    而此时的韩东,听到月菱的花,心中却是猛然一震,瞳孔微微一缩,那眸中似乎有着冷意。

    虽说他的事早已人尽皆知,可都没有谁将其抬到明面上来,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事若是直接摊了出来,那便是撕破了脸皮,再也没有后退之路。

    感受到四周那惊疑的目光,韩震天眸中冷意沉浮“不知公主此话是何意,韩某倒是听得有些糊涂,我韩家世代为月华效忠,功盖万世,世代皆是忠良,不知公主此言是什么意思?”

    随即,韩震天那目光微微瞥了一下凌空而立的圣上,嘴角冷冷一笑,“又或者是说,公主这话也是代表了皇室,代表了圣上的意思?”

    这话一出,四周顿时议论声不绝,声音此起彼伏,目光不断的扫向高台,扫向月菱和韩震天。

    韩震天这话,不可谓不老辣,先是在众人面前彰显了自己韩家世代的功勋,表明了自己韩家对月华的忠诚,然后再逼问月菱,想要将其言语扯上皇室,往圣上身上扯去,只要月菱开口承认,那在整个月华人的心中,便会产生另一种意识。

    那就是,是月华皇室,是圣上对不起他韩家,要磨灭他韩家的世代功勋,磨灭他韩家世代忠良,是圣上是皇室鸟尽弓藏,他韩家只是不得已自卫反击。

    “喂,你说,真的是月华皇室和圣上对不起韩家吗?”

    “嗨,谁知道呢,这圣上和韩家斗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其中的缘由,哪是我们这些人能摸得透的,不过,看这样子,倒真像是圣上想要鸟尽弓藏啊”

    “那这么说,之前说韩家的不臣之心,都是为了自卫?”

    “嘿!你小点声,别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

    四周,无数议论之声响彻不绝,这矛头皆是隐隐指向皇室。

    月菱哪里不明白自己刚才的话让韩震天给抓住了机会,反咬了自己和圣上一口,可是,她年纪尚轻,哪里是韩震天这种老狐狸的对手,一时间,月菱听到那些众人的言论,不由心中焦急一片,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那美丽的眸子之中,竟是有着水光。

    “韩震天!你不要反咬一口,明明是你们韩家一直想要谋反,现在倒还反过来指责圣上和公主,你们韩家还要不要脸了?”兰儿也是气的娇躯轻颤,怒声出口。

    闻言,韩震天眼中含笑,嘴角勾出一丝冷意“你不过是个丫鬟,也敢来指责我?难道,这皇室已经傲慢到这一步了吗?连一个下人!连一个丫鬟都敢这么对我韩家大呼小叫,真是让人心寒啊”

    说完,韩震天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看起来,真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这话一出,四周的议论声更大了,一个个皆是皱眉看向圣上和月菱,显然,韩震天这话起了作用,达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你!”兰儿哪能不知道自己也被这韩震天给带了进去,现在,四周众人的目光灼灼,显然是听进去了韩震天的话,兰儿心中一急,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眶中满是委屈,泪水顺着眼角滚落了下来。

    看着这一幕,韩震天心中冷笑不已,脸上却还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活像是一个为月华征战一生,却被鸟尽弓藏的忠良之士。

    月菱和兰儿心中委屈不已,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心中不知道该怎么办,月菱委屈的眼神不自觉的瞥向古寒,顿时心中一叹,他又能帮自己什么呢。

    而月华仙阁的三位女子也是眉头一皱,不过她们一直以来都不喜与人交谈,更别说这些心术了,一直以来,她们都是专注修炼,现在,她们有心想帮忙,但却有口难言。

    而凌空而立的圣上,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却是丝毫没有说话,不过他却看见了月菱那丫头的目光看向了下方场上那个穿着兽皮,背着一个女子的怪异男子。

    这不禁让月华圣上心中对古寒产生了一丝兴趣,目光也是瞥向了古寒。

    而那月华仙阁,也是看到月菱的目光,淡淡的看向了古寒。

    而此时的古寒,正一脸笑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些可不关他的事,他只是想救竹清影而已,能不参与这些争斗就尽量避免吧。

    不过,很快他的笑意就凝固在了脸上,他能感受到,好几双眼睛都开始往自己身上盯着,那目光,像火一样,盯得古寒浑身不自在,甚至,他感受到,那空中被宽大月纹袍遮掩住身躯的月华圣上,都是将目光扫了过来。

    古寒顿时心中苦笑不已,这特么叫什么事啊,从天而降的锅?

    随即便看到那高台之上,月菱正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一张精致绝美的小脸满是楚楚可怜,眼眶中还有泪光闪烁。

    天哪!古寒心中大呼,这特么不关我的事啊!你这妮子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去。

    不过,感受到那么多目光,古寒还是最终妥协了,心中微微一叹,这都是命啊!

    随后,古寒看着鸠天行,苦着一张脸道“鸠天行,你打我一拳”

    鸠天行顿时瞪大了双眼,警惕的看着古寒“你你要干嘛”,他之前可是吃尽了古寒的苦头,这小子,别看他做出一副毫无戒备的样子,说不定,他心里就在算计着怎么整你呢。

    “卧槽!我叫你打我一拳!叫你打就打!”古寒佯怒道。

    鸠天行吞了吞口水,看着古寒,结结巴巴道“这这可是你说的啊,不准秋后算账!”

    古寒白了一眼“废话多,快点”

    鸠天行闻言,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得意,立即活动了一下身体,不过,他这只穿着一只裤衩的样子,看起来颇为滑稽。

    “嘿嘿,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鸠天行嘿嘿笑道,眼中满是快意,心中道“妈的,终于可以报仇了”

    于是,鸠天行浑身能量尽放,拳头之上,刚猛的气息喷吐,直接朝着古寒的胸口一拳打了过去。

    噗!

    古寒猛地一口血雾喷了出来,双眼瞪得老大,感受到胸口传来的剧痛,古寒低声怒道“卧槽!你特么还真用尽全力了”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