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再逞嘴功
    哪知鸠天行却露出一脸不好意思的表情,挠了挠头道“嘿嘿,这不是你说得嘛,全力打一拳”

    古寒闻言,气的七窍生烟“特么我叫你打一拳,不是叫你用尽全力打一拳,你特么是不是傻啊”

    “哦”鸠天行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笑道“不好意思,下手没轻重”

    古寒一脸的生无可恋,卧槽,我特么这是收了个什么人啊!

    狠狠的瞪了鸠天行一眼,死死的捂着胸口,那里传来的剧痛让古寒龇牙咧嘴。

    而此时,四周的目光都在那高台之上,丝毫没有注意到下方古寒的变化,这偌大的比武场之中,只有月菱,月华圣上和月华仙阁的目光微微瞥着古寒,见到古寒这般作为,却是摸不着头脑,有些不解,不知道古寒要干什么,自残?

    这话要是让古寒听到了,绝对会吐血而亡,妈的,我是为了你们好不好!

    这时,下方场上突然传来一阵阵响彻整个比武场的痛呼,四周目光顿时看了过来,只见古寒在地上直打滚,翻来覆去的痛呼着,脸上极度扭曲,众人看着都疼。

    “这小子是怎么了?”

    “不知道,嗯?难道是刚才那韩家小子伤到了他?”

    一时间,四周再次开始议论。

    “哎哟!哎哟!杀人啦!杀人啦!”古寒在比武台之上来回翻滚,嘴中不停痛呼着。

    所有人的眼角都是抽了抽,有些看不懂这货了。

    就连那月华圣上,那强悍的气息都是猛然间顿了顿,可以想象,在那宽大的月纹袍之下,肯定有着一张古怪的表情。

    而高台之上的韩震天却是眉头一皱,有些不爽的看着下方的古寒,刚才他就快成功的将韩家彻底洗白,只要众人觉得是圣上对不起他韩家,那他韩家就是众望所归,推翻皇室,指日可待。

    可是,明明就快要成功了,突然这古寒却给他来这么一出,将所有人的目光和心神都转移到了那小子身上,接下来他想好的话,全都被他硬生生的吞回了肚子里。

    韩震天脸色阴沉的看着古寒,他倒要看看这小子要耍什么花招,韩东早就告诉了他,这小子就是月菱那丫头请来的救兵,他倒要看看,这小子有什么突出的。

    “父亲”这时,韩东也是醒了,声音有些嘶哑的叫道,刚才他身体的屏障破碎之后,便吐血昏迷了过去,直到现在才悠悠醒来。

    “那小子在干嘛?”韩东也是注意到了下方场上直打滚的古寒,苍白的脸上眉头微微一皱。

    “为父也不知道,看看吧,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要耍什么花招”韩震天冷笑道。

    此时,正在场上翻滚的古寒感受到此时所有目光都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来,心中一笑,随即体内能量喷涌到胸口那伤口之上,随后猛地喷出一大口血雾,挥洒在空中。

    众人目光一凝,脸上有些震惊,伤的这么重?众人心中惊疑道。

    “韩家那老匹夫!你个无耻小人!看我神勇盖世!英气无双!知道你儿子胜不过我便让他来趁机暗杀我!你是何居心?!”古寒“艰难”的站起身,一身气息萎靡不振,一双眼睛充满愤怒得看向高台之上的韩震天,破口而出。

    一时间,所有人目光都转向了韩震天,眼神之中,有着质疑的神色,要知道,这韩家可是月华王朝的名门大族,居然会如此无耻的对一个选手下手,这确实有些令人不耻。

    感受到那四周传来了质疑目光,韩震天眼角抽搐,妈的,这小子居然给我玩这一手,韩震天心中有怒。

    “你叫古寒是吧?”韩震天脸上露出和善的笑意,看着古寒“古寒小兄弟,你这话从何说起啊,刚才我儿是看那鸠天行失败想要偷袭与你,这才出手,古寒小兄弟误会了”

    古寒闻言,心中冷笑,脸上却是痛呼“你这老匹夫!到这地步了还耍赖!你们韩家果然是不要脸!鸠天行,你来说,你刚才有没有想要偷袭我?”

    说完,古寒转过头看向鸠天行,鸠天行顿时一个激灵,连忙摇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谁在污蔑老子?!老子一棍子砸死他!”

    说完,鸠天行还主动扶着古寒,那模样,就跟亲兄弟似的。

    韩震天见此,脸色铁青,鼻尖不断呼出重气,额头青筋直冒“小兄弟,你这一直老匹夫老匹夫的叫韩某,是不把韩某放在眼里么?”

    没想到古寒一听,顿时脸色一阵苍白,猛地又吐出一口鲜血,“老匹夫!到现在你还威胁我!你你无耻!”

    说到这,古寒身体貌似有些站立不稳,摇摇晃晃,鸠天行眼神古怪的看着古寒,心中却是道

    卧槽,这小子太能装了,这血说吐就吐啊!不要钱吗?以后得警惕这小子,不然被阴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古寒这一口鲜血吐得恰到好处,顿时将四周众人的心神和自己绑在了一起,这时,众人的眼中只有一个被偷袭而重伤垂死的古寒,还有一个咄咄逼人,下流无耻的韩震天和韩家,显然已经将之前韩震天怼皇室的那些话给抛到了脑后。

    韩震天看到众人的反应,顿时气得直冒烟,这小子简直特么就是个人才啊!三下两下就将四周众人的情绪和他绑在了一起。

    “古寒兄弟,这话可不能乱说,韩某何时威逼你了,在下只是在说出一个实情罢了,若是有什么让古寒兄第误会的地方,还请原谅”韩震天说这些话时,拳头紧握,身体微微颤动,显然已经气急,但是,他还不能发作,言语之中更是将古寒的身份提到了和他一样的高度,称他为兄弟。

    可是,韩震天能忍,这韩东可忍不了,见到古寒一而再再而三的跳动众人情绪来对抗自己父亲,韩东顿时猛地一拍扶手,直接站了起来,右手手指直接指着古寒,一张脸上,满是怒意

    “古寒!你不过是个不知道哪里来的下贱卑民,竟敢如此对我韩家说话,你是不想活了吗?”

    古寒闻言,却是不恼,甚至还有点想笑,这老子忍得住,这儿子可是忍不住啊。

    古寒脸色再次“苍白”了几分,气息微弱的道“难怪韩家如此霸道,原来竟是将我等平民皆是视为下贱卑民,不错,我等身份是不如你韩家尊贵,但是!同在这一片苍穹之下!你与我们皆是一个鼻子两个眼,有什么不一样?!你不过就是仗着你父亲的势力而已,你韩家如此视我们如草芥,在圣上面前尚是如此,你们眼里还有我大月吗?!还有我月华圣上吗?!”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