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韩家退去
    古寒话出,四周众人的情绪顿时被古寒所牵引,那一道道充满敌意的目光皆是直视着韩家,而且他们心里早就清楚这韩家的心思,再加上韩东这一席话,顿时引爆了众人的情绪。

    看到四周众人被古寒的话所牵引而敌视着自己,韩东面色顿时苍白无比,怔怔的不出声。

    而一旁的月菱则是笑颜如花,极为灿烂,心情大好,此时正笑着看向古寒,一双美丽精致的眸子眨了眨,俏丽动人。

    而月菱身旁的兰儿脸上的委屈和愤怒也是渐渐消散,那看向古寒的目光之中,有着惊奇之色,原本蕴含的厌恶竟然有些消逝的迹象。

    不过她还是在心里哼道“哼!有什么好骄傲的,不过就是嘴巴厉害而已”

    不过说完,她那眼神却是不时的瞥向古寒,充满着好奇之色。

    而月菱左边的月华仙阁的三位清冷仙子也是将一双美眸投向古寒,眼中同样闪烁着好奇之色,眼前这个穿着古怪,背着个女子的男子,引起了她们的注意,不过,她们更多的,是将目光看向了古寒身后的竹清影,特别是苏红菱,皱了皱柳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此时的韩震天,脸色很难看,黑成了一片,他深深的感受到了四周八方传来的敌意目光,而后看着眼前的韩东,心中一叹,之前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被自己这儿子一句话给彻底将矛头对准了自己韩家,这才叫真正的坑爹。

    而后韩震天目光森寒的盯着古寒,眼中的杀意沉浮不定,那垂下的右手掌心,散发着强横的能量波动。

    “韩东!你说!你韩家到底是不是想谋反?!”古寒此时厉声吼道。

    韩东闻言,感受到四周那灼灼的目光,浑身猛然一颤,如遭雷劈,随后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在空中洒出了一道血雾,两眼发黑,直接倒了下去。

    “东儿!”韩震天大惊,连忙接住韩东,将其扶到座椅上,随后站起身来,目光杀意达到了顶峰。

    “古寒!”韩震天阴寒的声音在高台处响起,一身强悍而恐怖的能量尽数释放,整个比武场之中,到处是狂暴的气浪翻飞。

    “怎么?你韩家当真要造反不成?!”古寒凛然不惧,看着此时暴怒的韩震天,冷笑道。

    “呵呵,小子,你嘴皮子可真是厉害,可是这世上,只有实力才是王道,趁嘴皮子功夫,不过是加速自己的死亡罢了”韩震天此时浑身杀意弥漫,恐怖的气息萦绕四周,寒声道。

    “韩家主”此时,那一直看戏不曾开口的月华圣上淡淡出声,嘶哑的声音在整个比武场之上响起。

    “圣上,这小子当着圣上的面如此无礼,韩某代您教训他一番!”韩震天听到圣上发话,顿时心感不妙,连忙出口,脚下一踏,整个身体直接爆射向古寒。

    可是韩震天刚冲下去,便感到一股恐怖的压迫带着至高无上的威严向着自己镇压下来,韩震天速度猛减,心头一滞。

    “圣上这是何意?”韩震天冷着脸说道。

    “韩家主何必跟一个普通人计较?难道韩家主真要如他所说,视我月华子民如草芥吗?”月华圣上一身黑红月纹衣袍微微鼓动,淡淡的威压从衣袍之中透了出来。

    韩震天脸色顿时一寒,他此时能感受到随着圣上的话一出口,四周的目光顿时无比敌视,简直如同视自己入仇人一般。

    韩震天脸色变幻不定,最后直接黑了下来,朝着月华圣上拱手道“圣上教训的是,是韩某的有些自大了,还请圣上恕罪”

    “无妨,正如韩家主所说,你韩家是我月华的肱骨,世代忠良,朕自然会照拂你们”月华圣上淡淡出声,听不出喜怒。

    “朕见你那儿子好似昏迷了,你带他回族休息吧,你儿子不用比了,直接进入决赛吧”

    韩震天一听,心中顿时森寒无比,低着头,死死的咬着牙,沉声道,“多谢圣上体谅”

    随即,韩震天直接冲上高台,抱起韩东,狠狠的瞪了一眼古寒,直接离去。

    因为要是他在不离去,这整个比武场上的众人恐怕会将他们给吃了,刚才那月华圣上的话,表面上是体谅照拂他韩家,实际上,直接是将他韩家推向了整个月华的对立面,为什么?因为他韩家少主直接进入决赛,而这在场的选手,皆是要经过轮轮残酷的比试,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如此。

    加上圣上和古寒之前说的那些话,众人只会以为是圣上体谅他韩家,而他韩家则是处处威逼,得理不饶人,不得不说,这月华圣上确实很懂控制人心,也很了解人心。

    而这比武场之中,韩家走后,便在圣上的落座之后,再次恢复了热闹,比试继续进行。

    而古寒,则是在鸠天行的搀扶下,走下了比武台,而此时月菱早已从高台下来,一路小跑碎步的跑到古寒面前,小脸上,满是担忧,“古寒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而月菱身后的兰儿则是一脸不屑的看着古寒“他那是这么容易就会死得家伙,登徒子”

    古寒一听,脸色顿时再次苍白,身体颤动,似是直接就要跌倒。

    月菱见状,恶狠狠的瞪了身后的兰儿一眼,低声怒道“怎么说话的?!”

    兰儿闻言,却是一脸委屈,“公主,我”

    “别说了,闭嘴”月菱直接开口,再次瞪了兰儿一眼。

    兰儿满眼委屈,嘟着嘴,低着脑袋,眼神瞪着古寒,心里不断的咒骂着他。

    而古寒此时脸色也是红润了许多,微微瞥了一眼兰儿,随后看着月菱,笑道“没事,我身体健朗得很,休息休息就好了”

    “真的没事吗?”月菱双眼担忧的上下打量着古寒,古寒笑着摇头,他自己的身体自己还不清楚嘛,刚才那些吐的血都是他自己逼出来的,他身上,除了鸠天行揍他的那一拳,基本就没伤,休息休息就好了。

    “古寒,谢谢你”见古寒没事,月菱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满眼真挚的看着古寒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她知道刚才是有多么凶险,要知道那可是韩家,换做其他人,根本不敢和韩家作对,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古寒了。

    刚才要是没有古寒,恐怕情势真的会很恶劣,如果月华的人都仇视皇室的话,那就真的危险了。

    “嗨,小事,小事”古寒笑着挥手道。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