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五章:矛头初现
    随后,两人分别,鸠天行的住处离得古寒较远,两人只得分道,可是在回去的路上,古寒脑海中始终回荡着鸠天行临别时那古怪的眼神,让他心里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劲。

    甩了甩脑袋,妈的,想这么多干什么,不就是个光头嘛,还怕了他丫的不成。

    于是,古寒径直朝着那座小阁楼而去,可是,在这回去的路上,古寒却发现了一些古怪的事情。

    这街道两边那些摆着地摊卖东西的摊贩,给古寒一种危险的感觉,这是一种直觉,古寒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心里莫名的有些警惕。

    随后古寒快速离开了街道,径直朝着阁楼而去。

    回到阁楼,刚一踏入阁楼之中,古寒便感觉到四周顿时传来了无数的目光盯在了自己身上,目光中带着好奇和诧异,还有一丝拉拢之意。

    “哈哈!恭喜古寒兄弟!通过了第一轮的比试,兄弟我着实为你感到高兴啊”左边,一位青衣男子举起酒杯,朝着古寒凌空敬了敬,大笑道,随即一口直接喝了下去。

    古寒微笑着朝着这个男子点头示意“运气好罢了,抬举了”

    “诶!哪有,兄弟在台上的一番英姿,我们虽不曾亲眼见过,但却及时得到了消息,实时都有兄弟你的消息反馈回来,即使如此,我们也可以想象得出兄弟你那在台上飒爽的英姿啊”青衣男子摇了摇头,失笑道。

    古寒心中一凝,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时刻的着自己的动向,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古寒并不喜欢将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这让他很没有安全感。

    于是,古寒微笑道“难道各位费心了,还如此着在下,不过在下不过一个平民而已,值不得各位如此,着实有些汗颜啊”

    那四周的众人,闻言,目光都是微微一眯,他们何尝听不出来古寒言语之中的不满,这是对他们找人查探古寒的不满。

    青衣男子笑道“古寒兄弟误会了,我等并不是为了监视你,只是想多了解了解古寒兄弟,若是古寒兄弟不喜,我等撤去那些人便是”

    古寒面露微笑,“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各位了,在下有些累了,就不再打扰各位的雅兴了,先回房休息了”

    古寒这话一出,四周众人脸上那微笑着的脸庞陡然一凝,他们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这古寒还真的答应了下来,要知道,这是个人都知道这些只是礼貌用词而已,这古寒还真是不按套路出牌。

    不过,他们也没办法,话已出口,只得尴尬笑道“呵呵,好好,古寒兄弟经过了一场战斗,自然是需要休息的,我等就不多打扰了,古寒兄弟请便”

    古寒脸上朝着四周众人略微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歉意的笑容,随即直接迈步上了木梯,回到了房间。

    回到房间,古寒将竹清影解了下来,轻柔的放在床上,将被子轻轻的盖在竹清影的身上,掌中能量喷吐,从竹清影的头至脚隔着空气拂过了三遍,用能量去除了竹清影身上的污垢,并且刺激了竹清影身体之中的各个肌肉,以保持活性,不至于僵化。

    自从竹清影昏迷以来,他每日都会这样做一遍,而每做一遍就是差不多一个时辰,日日如此,没有一天懈怠。

    做完这一切之后,古寒坐在木凳之上,双眼直直的看着像是睡着了的竹清影,眼神之中,有着深深的爱恋。

    “清影,你知道吗,我通过第一场比试了,再有两场,就可以进入决赛了,只要通过决赛,拿下冠军,我就可以向月华圣上求得一株月花草,到时候,你就可以醒来了”古寒双眼看着竹清影,眼神深处有着丝丝哀伤。

    竹清影的这一幕,让他不曾一次的想起了曾经古村的小琳姐,同样是为了自己,同样是面对一个强大到不可抵抗的敌人,而这两个女人,却是做出了同样的事情,牺牲自己来救古寒。

    唯一不同的是,竹清影至少还有救,只要自己努力,能够获得月花草的话,就可以让竹清影醒过来,为了这一目标,古寒一直努力着。

    他已经想好,到时候在向月华圣上提出求得月花草的要求之后,不管月华圣上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因为,这是唯一的一个机会。

    古寒站起身,走上前,伸出右手,怔怔的替竹清影理了理耳边的秀发,脸上浮现出一抹爱恋的笑意。

    翌日清晨

    阁楼后边的荒山之上,古寒依旧在山崖边,不停的挥舞着拳风,随着古寒的挥舞,一道道炸裂声,在空气中响起,眼前的空间中,不断逸散出黑白两种颜色的能量。

    古寒面色冷冽,狠狠的在空气中砸着拳头,汗水浸湿了衣袍,微微浮现出古寒那清瘦却充满内劲的身躯,身体四周,光华流转,强悍的气息释放,形成气浪向四周辐射开去。

    收了收拳风,古寒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那强筋有力的胸膛,一阵起伏。

    古寒面露笑意,这太阴拳法,经过这段时间的锤炼,已经快要臻至大成,那一拳一式之中,拳风刚烈而又不失柔和,刚柔兼蓄,最开始的滞纳感已经渐渐消失,现在,他施展出拳风,刚柔之间的转换,越来越熟练,也越来越流畅,而这威力,自然也是随之增大。

    轰!

    古寒猛地击出一拳,拳风刚猛霸道,犹如神枪一刺,霸道无匹,像是要以力破万法,而后一拳打至最大时,拳风突然一转,变拳为掌,阴柔气息浓郁,犹如一汪水潭,也犹如一块牛皮糖,一股黏劲从掌上破出,随之而来的,是如同暴风骤雨般的攻击,那股黏劲始终萦绕在双臂四周,空气中,炸响不断,从双臂和体内,也不断传来骨头关节处的咔咔声。

    时而刚猛霸道,时而阴寒黏柔,两者结合,黏上之后便是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拳风转换不定,若是谁此时被这拳风黏住,就会处处陷于被动,迎来阵阵狂暴的攻击。

    再一次打了一套之后,古寒面色潮红,汗水不断的从额头渗出,向下滑落,直接坐在地上,面对着山崖边,望着那一望无际的苍穹,眼神怔怔。

    嗖嗖!

    古寒忽然心中一凝,双眼警惕大增,整个身体直接站了起来,浑身能量流转。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