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虐杀
    严昊此时惊骇欲绝,一张脸上写满了惊恐,到此时,他那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古寒那凌厉而充满杀意的瞳孔,严昊心中顿时充满惧意。

    有了一丝逃离的念头。

    “你你要干什么!”严昊此时战意全无,整个人已经被古寒那诡异的吸扯力给震住了,心神震荡。

    古寒双臂猛地一扯,将严昊彻底扯到了身前,一双冷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严昊,低声道“我说过,你不该动她!所以,你得死!”

    古寒猛地欺身上前,双臂顿时变白,一拳直接轰在了严昊的胸膛之上!

    噗!

    严昊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直接倒飞而出,落在了比武台的边缘。

    古寒双臂再次变黑,对着严昊往回一扯,严昊顿时站立起来,朝着古寒冲了过来,此时,严昊眼中那惧意已经完全充斥,心中的恐惧已经遍布,现在的古寒,在他眼中,感觉比他还要充满邪性。

    轰!

    又是一拳,严昊再次喷血倒飞,落在比武台的边缘,古寒双臂变黑,再次往回一扯,严昊再次朝着古寒冲了过来。

    四周看台之上,无数人此时已经被震撼的无以复加了,如果到此时,他们还看不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他们这辈子可以说是白活了。

    此时的古寒,在他们眼中,感觉完全化身为了一个魔头,双眼森寒的盯着严昊,一拳打得严昊倒飞,又一把扯回来,再一把打出去!这简直就是虐杀啊!

    他们此时心中无论怎么都想不明白,一个仅凭着逍遥境中期的古寒,怎么能将一个触摸到三世境的强者给打得爬都爬不起来,甚至可以说单方面虐杀。

    此时,众人心中震撼莫名,看着场上那道清瘦的兽皮身影,眼中浮现出了敬畏的神色,再无之前的调侃和戏谑,如果说之前他们古寒是因为古寒的古怪搞笑和实力低微觉得同情的话,那现在,他们则是因为古寒那令人心颤的实力,这让他们心中皆是一震惊颤。

    古寒每每狠狠揍那严昊一拳时,众人的身体都忍不住一抖,像是那一拳揍在了自己身上似的,此时,众人之前投向古寒的那同情而可怜的目光,已经彻底转移到了严昊的身上。

    高台之上

    韩东脸色阴寒无比,沉得快滴出了水,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古寒一个逍遥中期的小子,怎么会将已经是逍遥境巅峰甚至触摸到三世境的严昊给压着打,完全就是虐杀!

    韩东死死的咬着牙齿,眼中的怨毒和恨意更加浓郁,阴毒的声音从韩东的齿缝中透出“古寒,很好,决赛的时候,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像条狗一样向我摇尾乞怜”

    说完,韩东看向场上那像是一尊战神般的身影,眼神更加怨毒。

    兰儿看到场上,古寒那仿佛完全失控的状态,也是不由得心头一突,这种样子的古寒,他还是第一次见,跟以前完全像是两个人,一点都看不出之前那种吊儿郎当,举止轻佻的模样,此时的古寒,在她眼中,更像是一个杀神一般,在那清瘦的身影背后,仿佛有着一片尸山血海,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兰儿不由得身体轻颤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惊惧。

    而月绫此时也是不懂古寒为何变成了这个样子,她比起兰儿肯定是要聪慧一些,看出了古寒现在好像是处于极度的愤怒之中,那清瘦的身影之中仿佛蕴含着无穷的怒火,此时,正疯狂的宣泄在那严昊的身上。

    月绫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战斗,忽然,她的眼睛猛地睁大,她想起刚才那严昊似乎拼命的在攻击古寒背后的竹清影,一副势必要杀之的模样,古寒曾经告诉过她,这是她的妻子,而且,月绫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古寒无论走到哪都要背着他那位妻子,显然感情极深。

    这严昊如此对古寒的妻子,显然是触碰到了他的逆鳞,这才激起了古寒那滔天的怒火,月绫心中此时想了很多。

    而此时,月绫眼中原本那股惊惧也逐渐消失,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场上的古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此时的比武台之上

    严昊已经被古寒打得犹如一滩烂泥,整个人的气息依旧萎靡,七窍流血,五官都是扭曲了。

    古寒再次欺身上前,俯视着严昊,冷冷道“对我妻子道歉,我可以饶你一命”

    严昊此时那红肿的眼皮微微上抬,“我我道歉”

    古寒俯身,冷冷的看着他“说”

    严昊那被打得极度扭曲的五官扯出一个苦笑“好好我说,对”

    话还没说完,忽然,古寒身体猛地向后一闪,一道黑色光芒细弱丝线,爆射向天空。

    古寒眼神陡然一寒,“这可是你自己找死”,随后,古寒双手变黑,朝着严昊狠狠一扯,严昊那如烂泥一般的身体顿时被古寒吸扯了过来,古寒右手掐着他的脖子,冷冷的注视着他。

    “韩家值得你这么效忠?”

    而此时严昊却是将他那已经被打歪的五官勉强扯出一个冷笑,刚想开口,却喷出一口鲜血,随后道“古寒,你即使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什么,这月华王朝就要变天了,而到时,你也会跟我一样,痛苦的死去,我不过是先走一步而已,你也快了,哈哈!”

    说完,严昊脸上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古寒心中猛地一惊。

    随后,古寒猛地感到背后传来一道致命的危机,迅速转身,左臂迅速变白,朝着那危机的源头狠狠一挥,只听砰的一声,响起一声脆响,像是金属碰撞的声音。

    古寒回头,眼中的杀意再也控制不住,抓起严昊,狠狠的砸向地面,随后举起拳头,准备结束他的生命。

    “住手!”

    忽然,一声大喝传来,原来是裁判正瞪着两只老眼,喝止着古寒“这只是一场比试而已,不用弄出人命”

    古寒却是毫不理会,出声道“他没弃权”,随后一拳直接砸向了严昊的胸口,开玩笑,古寒怎么可能放虎归山,如今那韩家虎视眈眈,这严昊便是派来杀自己的,若是自己实力不济,恐怕此时早已经死在了此人手下。

    噗!

    严昊身体顿时猛地一震,双目瞪大,猛地喷出一口鲜血,随后气息彻底消失,生机全无,已然身死。

    “古寒!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此杀人!”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