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逼迫
    “哦?这样么?”一身黑红月纹黑袍的月华圣上,此时从那黑袍之中传出一道貌似诧异的声音。

    “圣上,我韩家世代忠良,绝不会允许任何一个来侮辱我月华皇室的威严,此子刚才无视圣上的严令,直接击杀了参赛选手”韩震天看着空中那道散发着淡淡无上威严的身影,笑眯眯道

    “此次比试之前,圣上可是下了严令不准造成人命,点到即止,而且,裁判刚才也已经严厉警告,那古寒不但不听,反而出手更加狠辣,圣上,此子不除,恐会有损我月华皇室的威严啊!皇室可不能再整个月华的臣民心中失了人心!”

    韩震天一脸的“痛心疾首”的样子,那样子,不知道的人倒真以为这是个忠诚无二的良臣,可是没人看见,此时韩震天那微眯的双眼之中,却是闪烁着冷笑。

    “呵呵,圣上,我看你今日如何解决这场危机,若是你无法妥善解决,那就是我韩家的天命所归,你皇室注定要沦落!”韩震天此时心中冷笑不已。

    而一旁的韩东,虽是韩家子嗣,但毕竟是小辈,所以此时也是和其他人一样,朝着圣上躬身行礼,但,那微微低下的脸上,却是露出一副森然的笑意。

    月绫听到韩震天的话,顿时小脸更是一阵煞白,原本,她一位圣上来了,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可是没想到,这韩震天竟然在圣上面前都敢直接出言,这话一出,岂不是直接站在了圣上的对立面吗?他韩家就不惧吗?

    月绫眼中满是绝望,她很聪慧,知晓此次若是不能妥善的处理,那么,这一次,便真的会对皇室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

    愣愣的一屁股坐了下去,月绫双眼失神,脸上一脸茫然,兰儿赶紧扶住了月绫,以防其摔倒。

    而此时,下方四周的看台之上,上万的目光,皆是聚集到了圣上的身上,而那空中的月纹黑袍身影,却仿佛是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矗立着,没有发出一言。

    自从韩震天的话语落罢之后,月华圣上便沉默了,那宽大的月纹黑袍裹着全身,也没人知晓他此时的表情。

    下方,比武台之上,几十名逍遥境的军卫重重围住了古寒,脸上肃杀之意甚浓,眼睛直直的盯着古寒,防住他逃跑。

    古寒此时却是没理会那几十道警惕的目光,眼神冷冷的瞥向那高台之上微微露出笑意的韩震天,心中正掀起巨浪。

    古寒眼中,杀意弥漫,这韩震天已经不止一次要杀他了,加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古寒纵是再好的脾气,也禁不住这么挑衅,更何况,古寒也根本不是那种烂好人。

    “韩震天!”古寒心中怒道,那双眼之中,像是有着怒火燃烧,在眼角激荡。

    “圣上以为如何?”韩震天笑眯眯的看着月华圣上,心中却是得意得很,此次若是他计谋得逞,那么,便不再惧了。

    见那圣上久久不语,韩震天觉得这圣上肯定是被自己逼住了,已经乱了心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见此,韩震天心里越发的高兴,那眼中的得意意味,也越来越浓郁。

    “韩家主”正在韩震天得意之际,前方那凌空而立的身影突然发出声音,韩震天心中一震,顿时弓着身子,行了一礼,笑眯眯道“圣上有何吩咐?”

    圣上出声,整个比武场顿时寂静了下来,无数目光皆是看向了天空中那道威严的身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朕思前想后,觉得韩家主说得确实在理”月华圣上淡淡道,沙哑的声音在整个比武场之上响起。

    顿时,无数诧异的目光齐齐投向月华圣上,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可都是很清楚,这古寒和月绫的关系可不一般,原本他们以为圣上会直接包庇古寒,阻止韩震天击杀,可是,这结果却是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意料,没想到圣上居然同意了?

    一时间,众人在欣慰之余,心中也顿时浮起了其他的一些心思,不少人觉得圣上此言有些冷漠无情,毕竟,不管怎么说,这古寒也都是月绫的朋友,那也就是皇室的朋友,可是,圣上居然为了皇室的威严,不惜牺牲掉自己的朋友,这让在场的不少人,都是升起了一些不满。

    毕竟,他们也都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在身为月华臣民的同时,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也拥有者不少知己朋友,特别在那些特别重视友情的人看来,圣上此举,着实让人心寒了些,以后,还有谁敢亲近皇室?谁又能保证下一次,皇室和圣上牺牲的不是她

    整个比武场之中,虽然十分寂静,落针可闻,可是,在那无数人的心中,却是起了不小的波澜。

    所以说,这就是人心,人心最复杂,也最难以两全,看来,纵使是统御一朝的圣上,也不可能做到两全其美。

    许多人心中顿时摇头哀叹。

    韩震天时时刻刻着下方众人的表情,此时,见到众人脸上那略带失望的神色,心中顿时浮现出一抹笑意,看来,圣上马上就要失人心了,而自己,将会携万众期待,登上那至高的宝座。

    不过,韩震天脸上却是露出一抹欣慰和坚定十足的神色,朝着圣上拱手道“圣上放心,属下绝对会严厉惩处此子,以正皇室和圣上的威严!”

    韩震天说的振振有词,言语掷地有声,仿若一个为皇室拼搏了一生的肱骨老将一般。

    “动手!”韩震天顿时朝着下方的军卫厉声喝道,洪亮的声音响彻。

    听到韩震天的喝声,看台之上的上万观众,皆是摇头叹息,纷纷朝着古寒投去同情的目光。

    而月绫,听到圣上和韩震天的话,娇躯猛地震颤,那本就毫无血色的俏脸,更是白了几分,随即猛地从座位上弹起,想要冲到高台边缘,却没站稳,一个踉跄直接摔了下去,可月绫却不管不顾,双手撑地,快速的爬到高台边缘,一脸绝望的吼道“不要!不要杀他!不要杀他!”

    月绫撕心裂肺的哀嚎响彻整个比武场,她那一路爬过的地方,留下了两道浓浓的猩红血迹,那是她双手破裂渗出的鲜血。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