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月菱的哀求
    听到月绫的嘶吼,下方无数人顿时朝着高台之上那道浑身散发着绝望气息的倩影看去,眼神之中,满是不忍之色,心中喟叹。

    都说权数无情,以往都是书中听说,今日,算是亲眼见着了,无数人心中叹道,看向那月绫的目光之中满是同情。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了!不要杀他!”月绫整个人趴在高台之上,哭得梨花带雨,原本精致绝美的俏脸,顿时显得有些浮肿,那美丽的眼眶之上,也是红肿不堪,眼神之中,满是哀求。

    兰儿见到月绫这个样子,心中也是不由一酸,连忙蹲了下去,扶住月绫,安慰着她,可是,此时的月绫哪里还有心情听兰儿的安慰,此时的她,内心之中,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救下古寒。

    韩家父子自然是瞧见了月绫的一脸哀求,不过,韩震天脸上却是浮现出些许不屑,眼中的轻蔑意味甚是浓郁。

    “这般便如此伤心至肺了吗?那过几日之后,看到你的圣上,看到皇室凋零,那时候,你恐怕会更加绝望吧?哈哈!”看到月绫伤心欲绝的模样,韩震天心里却是得意万分,心中大笑不止。

    而他一旁的韩东,却是满脸怨毒的看着月绫,嘴中低语“现在知道伤心了吗?为了那个男人,你竟然不顾身份,在众人面前露出这幅模样,要知道,本公子可是足足追了你两年!两年啊!你却心如刀剑,对我的感情像扔垃圾一般的扔掉,现在,我要你连本带利的给我还回来!”

    韩东脸上冷笑连连,看着那趴在高台边缘不断哀求的月绫,心中浮现出一抹残忍的快意。

    “求求你们了!”月绫还在哀求呼喊,忽然,月绫猛地转过身子,驱开兰儿,跪伏在韩家父子眼前,两只眼眶红肿不堪,那微微浮肿的俏脸之上,满是泪痕,此时,正含泪的看着韩家父子。

    “韩叔叔!韩东!求求你们放了古寒吧!”月绫哭喊道“你们的要求,我都答应!我都答应你们!韩东!你不是想要娶我吗?我嫁!我嫁!只要你们放了他!他是无辜的!”

    月绫不停的朝着韩家父子哭喊道,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而韩震天却是不闻不问,丝毫不为之所动,仿佛没听见月绫的哭喊哀求一样,负手而立。

    可是韩东听见月绫的苦苦哀求,心里却是极度的不爽,他喜欢的女子,居然为了另一个男人来求自己!而且是用这种方式!如此,就算是月绫真的嫁给了他,恐怕也只是一个空壳,那灵魂,也不再自己身上,为此,韩东心里的怨毒更加浓烈。

    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便转过头去,不再理会。

    “韩叔叔!韩叔叔!”月绫还在哭喊哀求,声音听得令人心碎。

    下方看台之上,无数的观众皆是听到了月绫的呐喊,苦求,可是,除了同情和可怜之外,却也毫无办法,毕竟,他们只是这月华王朝的一个普通臣民,并不是如同韩家一般的大族子弟,此时,他们甚至连一点发言权都没有。

    众人心中的哀叹更甚,人心都是肉长的,如此一个可怜的人儿在自己面前露出如此一副令人心碎的模样,身为人,何尝不感到悲哀呢?

    “动手啊!愣着干什么?!你们是不是也要跟那小子陪葬?!”韩震天朝着下方的军卫怒吼,因为到了此时,那些军卫却迟迟不肯动手,那肃杀冷漠的脸上,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听到韩震天那充满杀意的怒吼,众位军士顿时浑身一震,回过神来,脸上的不忍顿时消散,军令如山,他们身为军人,也不得不遵守,于是,那肃杀冷漠的表情,再次回到了脸上。

    古寒此时听到上方月绫那声嘶力竭,苦苦哀求的声音,心中猛地一酸,神色复杂的看着高台之上那跪伏着的倩影,胸中那强力压制的杀意,却是更浓了,转头,古寒冷冷的看向韩震天的方向,那眸子注视着韩震天,瞳孔之上有着血丝攀爬而上,那眼神,如同九幽的杀神一般冷酷无情,此刻,古寒的眼神中,再也找不出其他的感**彩。

    只有一种神色充斥,那就是强烈滔天的杀意!

    “韩震天!”冷到至极的低沉声音,从古寒嘴中发出,在比武场之中回响。

    所有听到这句话的人,皆是感受到了那言语之中压抑不住的狂暴杀意,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如同面对一头太古凶兽一般,凶威震天。

    而此时的古寒,却的确像是一头暴怒的太古凶兽,那眸子开合间,那强烈的杀意仿佛都快凝固了,冷的至极,而那表情,也是一脸凶狠,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息,充满惶惶凶威。

    阵阵气浪自古寒身体向四周扩散,吹动起比武台四周的烟尘,而古寒此时的右手之上,一个圆盘状的物体正在掌心快速旋转,黑白两道气息正在快速的融合,阵阵强悍到恐怖得令人心窒的气息,从那圆盘之上徐徐散发。

    此时,古寒四周那些军卫感受得最为强烈,原本那肃杀冷漠到不含任何感情的眸子之中,此时却是在快速的变幻着色彩,从平静到诧异到惊惧最后变为恐惧,他们深深的感受到古寒身上散发着一股领他们都感受到无法匹敌的强悍波动,他们能预料,若是那股气息波动瞬间爆发,恐怕他们当即就会化为飞灰,连渣都不剩。

    无论他们再怎么冷漠,终究也是一个普通的有血有肉的人,在面对这种致命的危机的时候,身体本能的会产生恐惧而后退。

    “你们干什么!”见到古寒四周的军卫一个个像是行尸走肉般的撤退着脚步,韩震天顿时大怒,他在高台之上,自然感受不到自古寒体内散发出来的那股恐怖的波动,此时,他们还以为这群军卫是看到了月绫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心有不忍,不想动手了。

    “你们再敢后退!军法处置!”韩震天见自己的震慑完全不管用,气得双眼喷火,当即搬出了军法来震慑他们。

    可是,韩震天却突然发现,往常对于这些军人来说,最有用的军法,居然此时也不管用了。

    于是,韩震天怒火冲天,浑身恐怖的气息顿时爆发,就要冲下去,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韩家主,且慢”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