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绚烂一剑
    随后,冷星辰那高举着呈握的双臂,用力的狠狠地朝着前方挥下,霎时间,整个比武场的气息瞬间被牵动,无数看不见的凌厉剑意在比武场之中疯狂肆虐,割裂着空气,而那巨大的星辉巨剑,也是缓缓的朝着古寒的方向重重的砸了下来,剑刃划过空间,空气被肉眼可见的分成了两股气流,从剑身两侧滑过,像是被生生切开了一般。

    而那星辉巨剑之上,原本隐晦的剑意瞬间爆发,直接冲天而起,那阵势,像是要刺破苍穹一般,无数人心中震撼莫名。

    古寒心中凝重,随后体内的闷雷之声越加浑厚,能量疯狂流转,全部倾泻到了那身体周围的光幕之上。

    无数人提着心看着这强势的一击,眼睛都直了。

    轰!

    只见那巨大的星辉巨剑重重的劈在了光幕之上,强悍凌厉的剑意此时完全爆发,全部向着光幕喷涌,犹如无数刀剑在金属之上割裂一般,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而那比武台之上,也是顿时暴起一阵巨大的气浪,直接将比武台四周给掀翻了,碎石乱飞,烟尘暴涨,狂暴的能量犹如一头太古神犀,在比武场之中横冲直撞,破坏者一切它所能破坏的东西,顿时,整个比武场无数人的衣袍被气浪鼓动,发丝狂舞,一个个眼神之中充满着惊骇。

    寂静!

    随之而来的是死一般的寂静,无数人直直的盯着那比武场之上,那目光,仿佛想要透过那浓浓的烟尘,直接看到那烟尘里的结果。

    眼前的比武台残破不堪,原本宽阔的比武台,此时已经所剩无几,刚才的那一击,直接将比武台给掀翻了,无数乱石在比武场之中飞窜,带着巨大的力道,砸向它所到之处,如今比武场之中,坑坑洼洼,跟之前比起来,显得有些破败不堪。

    要知道,那比武台的材质,可是非常坚固的,为了比武台不被破坏,皇室专门找人寻来的特殊石材,这种石材,任凭逍遥境的强者全力一击也只能在其上留下一道细微的痕迹,更别说击碎了,而且,为了巩固,还专门派人向比武台的石材立面注入了一些特殊的能量,这些能量有着加固的作用,经过特殊能量加固的比武台。

    纵使逍遥境强者全力一击,也不会留下一道痕迹,依旧完整光滑,这一切,只需看那其他的比武台便可知晓,除了古寒二人这座比武台,其他的比武台,除了有着一些斑驳血迹,上面光滑平整如初,丝毫不见任何破坏。

    与之相比,古寒二人这座比武台就要显得有些残破了。

    高台之上,韩家父子目光灼灼的盯着下方,像是极其急切的想要知晓结果,他们此时的内心之中,最期望的结果,便是同归于尽,因为,不管是古寒还是冷星辰,给他们带来的惊讶都太多了,这种人的潜力,太过巨大,为了自己韩家,他们自然是希望两人同归于尽最好,这样,也省的自己在动手。

    而月绫就不一样了,此时那一双美丽眸子之中,急切担忧之色浓郁,一双玉手,死死地紧握成拳,指尖被捏的泛白,丝毫不觉,小脸上,满是凝重,而在她此时的心中,却是极不平静,焦急的心情,像是火烧一般,在月绫心中熊熊燃烧着,眼中,有着一丝希冀和期望闪过。

    月华圣上依旧不发一言,静静端坐,此时的场景,似乎根本没有激起她内心的波动,对她来说像是极为平常一般。

    不过,也确实,以月华圣上此时的实力境界,古寒二人战斗所产生的的威力,对他来说,确实不算什么,要知道,她这个级别的强者,战斗所造成的威力,会比眼前大十几倍,早就见怪不怪了。

    此时下方场上。

    比武台之上的烟尘逐渐散去,露出了两道身影,此时还保持着那对拼的姿势,一动不动,两人的上衣尽皆爆碎,只剩下些许布条残留在身体之上,露出清瘦但却结实有力的胸膛。

    此时,两人的目光对视着,皆是充满了浓浓的战意,虽然浑身起息变得有些萎靡,但是,在双方眼中,却燃烧起了更为浓烈的战意之火。

    哗!

    霎时间,无数人眼睛都快被惊得掉在了地上,这是什么情况?!他们觉得有些懵了,难道刚才那一击的强大是错觉吗?可是那令人惊惧的恐怖气息给他们心中带来的惊骇,却还残留在心中,那种震撼的感觉,还未消失,也证明着之前的感觉并不是他们的错觉。

    可是,如此一来,他们眼中却是更为震惊了,那么强大的一击,两人居然没事?只是气息萎靡了些?这这也太恐怖了些吧这两个人还是人吗他们刚才可是清楚的感觉到那恐怖绝伦的对撞他们甚至都是感觉纵使是自己上去恐怕也捱不过这一击顷刻间身体恐怕便会土崩瓦解无数人重重的喘着粗气显示着自己内心的强烈震动和不平静

    而高台之上,有人却更为触动,那脸上的表情精彩至极,那就是韩家父子,他们之前一脸期盼的看着下方,那期望中同归于尽的结果没有出现,看那样子,这两人的战意反而更浓了?

    两人心中震撼莫名,按他们看来,如此强大的对撞,以两人的实力,应该不会有人存活才对啊,等心神镇定之后,两人眼中的杀意却是更加浓郁了,这两人到如今已经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从之前的不屑,到如今的凝重,他们心中唯一不变的便是那强烈的杀意,只不过这杀意的目的却是随着心中对两人实力的震撼而转变。

    由之前的因为古寒阻挠韩家和皇室的联姻而转变成了想要扼杀掉古寒的潜力,这股潜力,让他们心中有些惊惧,因为,此时他们不但和皇室随时可能会撕破脸,还和古寒也结了仇,这两者,要是结合在一起,再等上几年,等古寒真正成长起来了,那恐怕,他们韩家真的就再无翻身的余地了,甚至,会被直接灭掉。

    就像,当年的薛家。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