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阻拦
    月绫急切的声音在月华圣上脑海中响起。

    可是,却没有等来回音,月绫不由脸上露出焦急,再次道“姐姐,这古寒是我朋友,也就是皇室的朋友,若是我们不救他,恐怕会影响我们皇室的声誉,到时候,人心涣散,韩家可能会趁虚而入啊”

    月绫焦急万分的声音在月华圣上脑海中再次响起,她此刻能感受到下方那两道身影所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虚弱,恐怕挨不了多久了,此时能救他们的只有姐姐,而韩家?他们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期望他们相救,这恐怕是痴人说梦了。

    她必须要让姐姐救古寒!

    “月绫,你心里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吗?你就不要管了,我自有决断”再次沉默片刻后,月华圣上的声音在月绫脑海中响起,声音淡淡,显然有些不高兴。

    “姐姐!虽然我和他相识的时间不久,但是,这段时间接触下来,我能感觉到他并不是一个坏人,他能为自己昏迷的妻子,不惜背着她日夜兼程,跋山涉水,不远千里来到我月华,而且,他答应我要帮我赢得冠军,也一直在努力,一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实现对我的承诺,不曾食言,而他如今的这一切,皆是为了帮我而发生,你让我怎么能够安心?”

    “我身为月华公主,自己本就代表皇室,我与他的承诺,恐怕很多人都能猜得到,要是今日我们不救他,那我们皇室以后怎么面对月华子民,还有谁敢信任我皇室?恐怕都会以为我皇室是个背信弃义,冷血无情之辈,届时,我皇室再无任何威信可言,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吗?姐姐?”

    “而且,如此重情重义的一个人,姐姐你平时不也是经常对我说这世道崩坏,人心最难,能坚守本心的人犹如沧海一粟,而如今,这样一个人不就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吗?难道你心里一点都没有波动吗?姐姐?”

    月绫急切之下,一连串直接说了一大堆的话,在月华圣上脑海中响起,说完之后,转过身,双目诚挚的看着月华圣上,带着恳求。

    “哎”月华圣上叹了一口气,“你这妮子,你就真的以为他是真心帮你吗?他帮你,允诺你,也不过都是为了打我皇室的月花草主意罢了,而你,还这么相信他,真是傻”

    “姐姐!”月绫大急,辩解道“纵使他帮我也是为了月花草,可这也不是为了救他妻子吗?这世上,又有几个男子,能够如此呢?对自己妻子,对感情尚且如此,难道,这样的人,会有多么坏吗?”

    沉默。

    月绫此话说完之后,两者之间便陷入了沉默,月华圣上没有说话,那被宽大斗篷裹起来的头似乎微微低了几分,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回想什么。

    “姐姐!”见月华圣上迟迟不说话,月绫更加急切了,因为,她感受到那场下的两到气息,又微弱了几分,在这么下去,真的会出事的。

    “唉”。

    月华圣上的叹息声在月绫脑海中响起,随后,龙椅之上那道威严的身影缓缓站立了起来,淡淡威严散发,君王那睥睨的气势顿时散开。

    韩震天此时正高兴着,忽然心中猛地一突,他感受到自己身旁那道身影已经站了起来,要做什么,这就显而易见了。

    顿时,韩震天心里涌起一股不妙,不过,这却更加印证了他之前的想法,看到如此两个天资的小子,皇室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绝对会插手,如今开来,果然没错,不过,韩震天怎么会让皇室得到这两人。

    于是,韩震天转过身,朝着那道威严的身影微微躬身行礼,笑着道“不知圣上可是要去救那两个小子?”

    月华圣上听到韩震天出言,并没有什么意外,在他看来,这韩震天不出言阻止,那才是真的让他意外,不过,月华圣上也没有转头,只是笔直站立着,负手而立,侧对着韩震天,淡淡道“嗯?韩家主有什么意见吗?”

    “呵呵,不敢不敢,只是”韩震天却突然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你又想干什么?!”月绫听到韩震天出言阻止圣上,顿时大怒这韩震天明显是包藏祸心,却还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真是看着就觉得恶心。

    而且,月绫本来就对韩家极为怨愤,如今古寒正处在生死关头,这韩震天居然还要出言阻止,月绫再也忍不住了,情绪彻底爆发。

    此时的她,俏脸怒极,狠狠地盯着韩震天,眼神之中,充满着恨意。

    听到月绫的怒喝,韩震天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便继续看着圣上,在他眼中,这月绫不过就是个小丫头片子,自己的注意力,自然得放在圣上的身上。

    随后继续道“圣上,这两个小子之前违逆圣上喻令,而且,还当众击杀选手,裁判再三警告都继续任意而为,此等人物,在我月华,绝对是潜在的危险人物,如今他们俩同归于尽,正好为他之前所犯下的罪行赎罪,若是圣上此时前去搭救,是不是,太过于慈爱了些?”

    说完,韩震天弓着身子低着头,抬眼微微瞧了瞧圣上,嘴角扯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月华圣上闻言,却是不为所动,依旧负手而立,任凭微风鼓动起他的黑袍。

    月绫闻言,却是大怒,又来这一招!月绫心中此时已然怒极,这韩震天三番两次用这种方法来破坏皇室的形象和威信,真是够歹毒,而且,前两次是利用她,而这一次,这韩震天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威胁圣上,这已经不是可以用大胆就能形容的了。

    “韩震天!你简直是欺人太甚!”月绫气的娇躯轻颤,伸出玉手怒指着韩震天,洁白的手臂也是随着身体微微颤动。

    “不知公主,属下哪里可曾说错?”韩震天弓着身子,转过目光看向月绫,眼中笑意浓郁。

    听见此话,月绫顿时气得脸色黑如锅底,随后,月绫忽然定了定心神,深呼了一口气,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一双美目,盯着韩震天,充满着犀利。

    “韩震天,我不知道你三番两次的这么与我皇室作对用意何为,但是,十几年前的薛家,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