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薛家惨案
    月绫犀利的眸子直盯着韩震天,仿佛要透过身体,直接观察到他的内心一般。

    韩震天闻言,脸上的笑容陡然凝固,眼中弥漫着震惊,但很快便隐匿了下去,继续露出一抹微笑,“不知道公主此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月绫冷笑“韩震天,薛家的灭门,我想,在场的众人之中,你是最清楚原委的”

    此话一出,下方比武场中的看台之上,众人顿时心中一惊,一道道质疑的目光投了过来。

    韩震天眸中闪过一丝惊慌,很快消失,眉头紧皱,语气有些冷了“公主,这话可不能乱说,我韩家与薛家,世代交好,怎么可能干出那种事情”

    “呵呵,韩震天,到了此时你还在装,我想,你应该没想到那晚会有一个小女孩就从你眼皮子底下逃过一劫吧?”月绫冷笑道,眸中恨意浓郁的化不开。

    韩震天听到月绫此话,顿时面色有些变化了,“你在说什么!月绫,我敬你是公主,是圣上的妹妹,可是,我韩家也是月华的肱骨大族,世代为月华征战,我韩震天戎马一生,难道最后一生的名声,要败坏在你的污蔑下吗?!”

    韩震天声音很大,响彻整个比武场,在场所有人都是很清楚的听到了韩震天的那声怒吼。

    可是,这件事情,确实很大,虽然过了这么久,大家渐渐将其陈放在心里了,但是,今日重新听到这件事情,还是有些愤怒,不为什么,只因为薛家那位和薛家在整个月华子民中的威望太高,可以说,月华如今的繁荣,与薛家由密不可分的关系。

    可是,这样一位月华的肱骨良臣,镇朝大族,却一夜之间,被人一夜之间屠了满门,这还是有人第二天清晨路过之时,看到那自薛家大门向外汩汩涌出如泉涌般的鲜血浸湿街道之后,才发现的一桩震撼整个月华王朝的大事!

    当时,事情一经发现,韩家是最快赶到现场的,也就是当今韩家家主韩震天亲自带的人去勘察现场,这也让大家并不意外,因为,韩家和薛家世代交好的关系,在月华王朝子民的心中,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而到了韩震天和薛家那位将军这一代,也是如此,从小,他们就是穿着一条裤子长大,跟亲兄弟似的,长大后,虽然各自建功立业,但是也都没有忘记兄弟情义,时常回来一起去那城西的酒馆之中大喝一场,每次,总是会喝的酩酊大醉,才会互相搀扶着回家,在外人看来,他们两人的兄弟情,简直就是整个王朝的楷模。

    无数人都希望能像韩家和薛家那样,和自己兄弟做一辈子能把背后交给对方的兄弟,可是,这一切来的太突然,就像是流星滑落,绚烂而璀璨,众人还记得当时韩震天为薛家那位整整哭了三天三夜,眼睛都快哭瞎了,这也让不少人感动至极,深深为这兄弟俩的情义感动。

    而这件事,也是震动了整个月华王朝,由于薛家的忠义和在人们心中的威望很高,所以,有无数人自发的去调查薛家的灭门原因,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真的调查到了,可是,这结果,却是让他们大为意外,这一切的结果,都是指向那整个月华王朝最高的统治势力,月华皇室!

    也是因为此,月华皇室顿时陷入了极大的风波之中,一时之间,整个月华王朝对月华皇室的信念开始动摇,大家都认为这是月华皇室鸟尽弓藏,想要诛灭一切有功之臣,当今的月华圣上,也是经过了很大的努力,才渐渐的平息了这番风波,而后,皇室的威信才渐渐恢复。

    可是,如今,这月绫公主却再次提及了此事,难道,这件事情之中,还有什么他们并不知晓的隐情?

    虽然众人半信半疑,但是那质疑的目光还是投向了韩震天,毕竟,他们觉得,这件事本来就对月华皇室不利,没有必要再次扯出来将伤口掀给大家看,既然月绫公主再次提及了此事,那么,这件事,或许真的有他们不知道的真相。

    感受到那四周传来的质疑目光,韩震天心中顿时有些慌乱,不过,表面上却依旧还是淡淡的模样。

    “韩家主这话说得可真是自信啊”月绫脸上冷笑不减,“之前,由于我还小,所以很多事情都想不通,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你韩震天,灭薛家的原因,无非就是两个”

    “第一,你嫉恨薛家那位比你功勋卓著,比你在人们心中的威望更高,所以,你不甘心,第二,就是因为薛家对于我月华,忠诚无二,再加上实力强大,你恐怕未来会对你的谋逆行动产生阻碍,形成你的最大绊脚石,所以,你为了以防万一,就干脆先下手为强,直接除掉薛家!韩震天!你敢说不是?!”月绫说到最后,一双美目变得极为凌厉,像是有着两道刺目的神芒从瞳孔中爆射而出,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十分锐利。

    韩震天被这月绫突如其来的变化加上这言语,顿时给震住了,心中惊骇。

    而四周众人,皆是看到了韩震天此时这幅模样,顿时心里有了一些猜测,于是,他们那原本质疑的目光,渐渐有了变化,变得充满恨意。

    韩东发觉四周的变化,顿时心感不妙,凑上前,拉了拉父亲的衣角。

    韩震天猛然回过神来,随后眼中带着震惊之色,同时,四周那一道道充满恨意的目光也齐齐朝着他投射而来,韩震天心中顿时慌了。

    “你胡说!”韩震天厉声大吼,可是,却让人看起来更像是色厉内荏,随后韩震天转向月华圣上,急切道“圣上,你相信我,我韩家和薛家世代交好,怎么会做出此等事来?绝对不是我做的!”

    月华圣上却是一言不发,依旧负手而立,衣袍随着微风鼓动。

    正在这时,月绫陡然厉声喝道“韩震天!那一夜,在那个带头人揭下面罩的那一刻,我便牢牢的记住了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个人看着眼前的尸山血海,看着曾经的好友一个个充满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而后含恨死去之时,脸上露出的那抹残忍至极的笑容,犹如九幽来的邪魔一般,我想,你可能死都没想到,居然还有幸存者吧?!你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敢狡辩!”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