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六章:舌战韩东
    出了寝殿之后,两人便直接朝着城门处快速奔去,一路上,他们发现如今的皇宫之中,气氛有些不一样了,无数身披坚甲的侍卫整齐的朝着城门快速涌去,而那隐藏在皇宫四周暗处的气息,也是变得凌厉了不少,显然,随时准备出手。

    片刻后,古寒二人终于赶到了城门处,此时,城墙之上,已经站了许多人,月华圣上和月绫,也在此处。

    古寒二人快步而上,来到了城墙上方,蓦然,他们眼中闪过一丝惊色,只见城墙下方,护城河对岸,黑压压的人群耸动,一个个气息不弱,粗略看去,逍遥境的高手就有好多,更别说极限境了。

    忽然,古寒双目一凝,看向河对岸一处,那里,站着韩震天,而在他的身旁,则矗立着一道浑身裹着黑袍,散发着黑气的黑袍人,远远一看,便给人一种森冷的感觉,古寒回想起了那日在韩家看到的一切,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字,神使。

    “这便是那个神使么?”古寒心中道,眉头微皱,不知怎么,看见此人,他心跳总会很快,浑身气血澎湃,心中会涌出一抹奇怪的感觉,不知道怎么回事。

    “哈哈!圣上,我劝你还是受降吧,以免这皇宫的无辜受到你的牵连而丧失了生命,你一向宽宏,应该能想到今日这一仗,会造成多大的死伤吧?”韩震天站在那里,冷笑着向着这边大声喝道。

    “如今,为了你的子民,受降吧”

    话音落,月华圣上却是没什么反应,在城墙上负手而立,宽大的月纹袍遮掩住了他所有的躯体,没人能看到他的面容和情绪。

    微风吹起衣袍,微微鼓动。

    而月绫却是一脸愠怒,冲着河对面怒喝“韩震天!到了今日你还是这般惺惺作态,假仁假义,你还真是我月华的肱骨大臣啊!”

    月绫将肱骨大臣四个字咬的很重,可以说是咬牙切齿,因为,之前在比试的时候,这韩震天老是拿自己是月华的肱骨大臣,韩家是肱骨大族来堵她,弄得她无法还嘴,今日,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瞧瞧,这个嘴上对自己和家族歌功颂德的人,是个什么货色。

    果然,韩震天听见月绫的嘲讽之后,眼神森寒无比,杀意浓郁,“贱人!我儿苦苦追求你两年,你正眼都不看他一眼,而那个古寒,不过和你初次见面,你便直接将他带到你的闺房,你还真是清白纯情啊”

    月绫闻言,脸色铁青,这韩震天话中的意思,她如何不明白,可是,她此时却无法反驳,因为,事实的确如他所说,一时间,月绫俏脸愤怒无比,一双美目都快喷火了。

    “臭婊子!万人骑的女人!我当初是瞎了眼了,会看上你,像你这种滥情的女人,我韩东,去那林香阁,要多少有多少!还不会像你一样,明明是个婊子,还要故作矜持。”韩东也是冷声出口,言语之中,讥讽不断,不断的贬低着月绫。

    月绫闻言,顿时气得俏脸煞白,娇躯不停颤抖,一双洁白的手臂颤抖着指着韩东“你!”

    “呵呵,我什么?!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你和那个古寒有多么风流快活?不过你大可不必,我如今根本看不上你”韩东冷笑出声,随后伸手一招,身后顿时涌出数个衣着暴露的女子,一个个在韩东身旁搔首弄姿,不断的陪着笑,这种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韩东冷笑着,双臂一手揽过一个女人,搂着她们的腰,狠狠向里一拉,两个女人顿时跌倒在韩东怀里,笑着对韩东说着讨厌,韩东大笑,随后冲着月绫讥讽出口“看见没?我若是想要女人,要多少有多少,你现在,在我眼中,跟他们,没什么区别,只是,你不过是多了一个身份罢了,没了这层身份,你或许连她们都不如,臭婊子”

    月绫看到听到眼前这一幕,顿时气的说不出话来,脸色苍白无比,毫无血色,浑身不停颤抖,最后,两眼发黑,直接气昏了过去。

    古寒虽然眼神看着河对岸,但注意力却也没有放过这边,察觉到月绫的状态,脚下光芒一闪,顿时出现在了月绫的身后,扶住了她,将她扶到一边的座椅之上休息。

    月华圣上自然注意到了古寒的动作,不过却也没理会。

    随后,古寒来到了城边,眼中有着怒意,这月绫虽然和她没什么特殊的关系,但是也算是一个很要好的朋友,而且,她也一直在帮助自己,这一切,古寒心中都知晓,只是没有说明。

    而如今,自己朋友受到欺辱,他怎么可能坐视不理,此时,他站在城墙边,冷笑着对着此时正左拥右抱的韩东出声道“你也就只有玩点这种货色了”

    随后做出一副思索状,“我记得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叫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看看你身边的人都是些什么货色?如今的你,连身为我的对手都不配,你以为你玩点青楼女子就可以装什么大尾巴狼了?不过是在强调你是有多么肮脏,多么无耻而已,有两个字我一直想送给你,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今日,机会来了”

    听到古寒的言语,韩东面色黑了下来,心中恼怒,此时出声道“那两个字?”

    古寒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副灿烂但却带着讥讽的笑意“傻逼!”

    “你找死!”韩东顿时大怒,一把推开身旁的女子,两眼都在喷火,鼻尖呼着粗气,对着身旁的女子怒吼“给我滚!”

    古寒见状,却是摇了摇头,撇嘴道“瞧瞧你,她们虽然身份低微,但也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在过活,自己养活自己,而你呢?撇开你韩家少家主的身份,你是个什么东西?没有你爹那个老匹夫,你恐怕早就不知道在哪喂狼了,或许正抱着哪个人的腿苦苦哀求吧,那时候,就应该是她们瞧不上你了”

    “还是那句话,人以群分,你如今推开了她们,就相当于是在说,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那不是一个人的话,还能是什么呢?”

    古寒嘴角扯出一抹古怪的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