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一章:疯狂杀戮
    而此时,冷星辰这边,已经展开了战斗,血肉横飞,人间炼狱,也不过如此。

    冷星辰面对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身实力已然达到三世境,强大的实力令得这边城墙上的守卫都是感到背后发凉,眼中浮现出担忧。

    他们自然感知到自己这边的迎战之人,不过逍遥境巅峰的实力,在得知对方主攻之人的实力之后,都是一脸黯然,心中对这场战斗的结果,根本不抱什么希望了。

    可是,令他们震惊的是,没想到这不爱说话的冷星辰,在与对方交手之后,竟然丝毫没有落入夏风,那一身剑意,凌厉无匹,剑术出神入化,凌厉的剑意竟是让他们都感到一丝皮肤割裂之感。

    顿时,原本一个个黯然的脸上爆发出浓浓的希冀,眸中的战意重新找回,气息攀回巅峰,而那下方正在激烈交战的士兵们,在感受到自己主帅的强大之后,眸中也是爆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战意,光芒大放,原本萎靡的士气,顿时暴涨,原本颓弱的局势,竟被他们生生拉了回来,死伤开始减少,而对方的死伤却在增加。

    而他们头顶上空,冷星辰那一身的剑意锋锐无匹,环绕周身,割裂着空气,身形不断闪烁,强悍的剑招犹如浪潮一般,一浪盖过一浪,疯狂的倾泻在对手身上,每一击,都是比前一击更为的强悍。

    而冷星辰的对手,这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脸色却是越来越黑,当他看到自己这边是一个不过约莫二十岁的逍遥境小子,顿时大喜,在他看来,这一战,必胜无疑,而自己,恐怕也会是最先攻破城门的一边了,他还在想着,到时候怎么去向韩震天邀功。

    于是,造成的结果,便是轻敌了,真正交手之后,冷星辰所表现出来的战力,完全不像是一个逍遥境的人该有的实力,那凌厉的剑意,加上那古怪的剑招,竟是将他生生压制,而他自己,竟然连撤离都做不到,因为冷星辰那古怪的剑术,像是浪潮一般,一浪盖一浪,一浪强过一浪,招招都是无缝衔接,行云流水,使起来根本没有一点停滞感。

    他的眼中,顿时对这个年轻的逍遥境小子重视了起来,此等剑术,根本不像是一个年轻小子使出来的,给他的感觉,倒更像是一个在剑术中侵淫多年的剑术大师。

    忽然,中年男子眸中一亮,终于抓到了冷星辰的一丝停滞,随后整个人的身形猛地一闪,直接撤离冷星辰周围。

    “小子,我承认你很强,不过,纵使你再强,也不过逍遥境的实力,这等级的差距,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弥补得了的”中年男子黑着脸道,现在他可以喘口气了,不过,心中却是更为恼怒,因为刚才他在无数人的目光中被一个逍遥境的小子压着打,丢进了脸。

    不过现在,他可不会再轻敌了,他现在已经将冷星辰当成了一个和自己实力相仿的对手,眸中浮现出凝重。

    闻言,冷星辰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却是没有说话,右手握剑,剑尖斜指向地面,浑身剑意缭绕,鼓荡起白色衣袍。

    瞧见冷星辰这副模样,中年男子顿时大怒,自己堂堂三世境的强者,竟然被一个逍遥境的小子给无视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随后,中年男子身形暴射而出,体内爆发出一股强悍的波动,俨然已经达到了三世境的气息。

    看着冲过来了中年男子,冷星辰双眸微微一凝,那深邃的瞳孔之中,有着星辉闪过,额前的头发被微风吹起,随后身形冲出,径直杀向中年男子。

    皇宫北门。

    这边的气氛跟其他三门都不一样,显得有些怪异。

    城墙之上,守城的守卫一个个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前方,吞了吞口水,一脸懵逼。

    而那从城中冲出去的钢铁洪流,也是停在了城门前,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之中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之色。

    不止是城墙这边的守卫和士兵,就连对方的众人都是一脸傻眼,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小子!你给我上来!”忽然,一声压抑到极点的怒吼在空中炸响,蕴含着极致的愤怒和无语。

    此时,一个光头在韩震天军队之中不停反射着阳光,阵阵巨响在军队之中爆发,随之响起的,是无数哀嚎,众多士兵被这一棍打得身体直接爆碎,血肉横飞,血雾漫天,黑压压的军队正带着无穷的愤怒,疯狂的朝着这个光头扑上去,气息爆发。

    而这个光头,满身带血,在人群中狂舞着一根铁棍,阵阵残影划过,血肉四溅,他的脸上,带着疯狂的笑意,而眼神之中,则是透出一股兴奋到极点的炽盛光芒。

    这个光头,正是鸠天行,自从他来到北门之后,看到下边那黑压压的人群之后,便无比兴奋的拉着身旁的守卫急忙问道“这些人我都可以杀吗?”

    而守卫则是一脸不解的点点头,眼神之中还带着警惕之色,显然被鸠天行这副模样给吓住了。

    正当众人在心中猜测此人问这个问题干嘛的时候,令无数人惊掉一地眼珠子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鸠天行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眼中那兴奋的光芒暴涨到了顶点,微微舔了舔嘴唇,看着下方那黑压压的人群,眼神之中,战意十足。

    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之后,鸠天行脚下猛地一踏,城墙微微颤抖,整个人便直接爆射向那下方的军队之中。

    随后,鸠天行便犹如狼入羊群一般,在下方的军队之中,疯狂的杀戮起来,一人一棍,硬生生将整个整齐的军队生生打出了一个硕大的缺口,缺口之中,满是残肢碎肉,鲜血满地,鸠天行身上也是被鲜血染成了鲜红。

    眼中闪过一丝疯狂和嗜血,鸠天行冲向其他地方,一身气息尽放,棍影烁烁,狂暴霸道的能量在下方爆炸,人影翻飞。

    而这一幕,也彻底惊呆了城墙之上的所有守卫,一个个面若呆滞的看着在下方疯狂战斗的鸠天行,目瞪口呆,完全懵了,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打仗的,完全不按套路来啊。

    而感受到城门外激烈的气息波动,城内的军队也打开了大门,钢铁洪流向着城外冲出,结果刚以出城门,原本气势汹汹的军队,瞬间哑火,一个个面面相觑,这还需要我们吗?

    而随后赶到的主攻之人,原本一脸傲气,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一会如何如何,结果,赶到之后,却却眼前的阵仗给吓到了。

    这特么什么情况?原本黑压压的军队,直接少了一半,地上满是残肢碎肉,猩红鲜血满地,主攻之人顿时懵逼了,感觉自己是不是来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