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九章:年轻的三世境
    感受到那强悍的气息越来越近,韩震天脸上的笑意也是越来越浓,在他看来,这两道气息无疑便是自己的那两位主攻之人,只要有了这两位加入,胜利的天平绝对会往自己这边倾斜。

    可是,片刻后,他脸上那得意至极的笑容瞬间凝滞,模样精彩至极。

    只见那城墙之上,两道散发着强悍气息的身影坠落,直接落到了城墙之上站定,而这两人,就是赶来的古寒和鸠天行二人。

    此时城墙之上的众人一脸见鬼了吃惊表情,纷纷将惊诧的目光投到两人身上,双眼之中,满是不可思议。

    特别是那几位将军,此时的表情,简直精彩,一阵黑一阵红,变幻不断,而那看向古寒和鸠天行的眼神之中,也是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你们二人是从东门和北门回来的?”几位将军吞了吞口水,眼睛瞪得老大,试探着问道。

    没想到,古寒二人却是转过头,笑着点头“对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没有!”古寒二人话音一落,几位将军顿时尴尬的脸色涨红,连连摆手,死不承认。

    眼前的状况,简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在他们看来,这两人不过逍遥境的实力,能勉强拖住敌军就已经很让人惊讶了,可是,没想到这两人竟然直接击溃了敌军,直接赶过来帮他们了,这让之前所有怀疑圣上决定的人,顿时全都哑了,一时间,城墙之上的众人,脸上都是尴尬的涨红,朝着古寒二人报以尴尬的微笑。

    不过,那一个个的眼神之中,却是更加的敬畏,在这个世界,实力为尊,不管做什么,都是实力至上,只要你实力够强,强大到令所有人臣服,就算你改变规则都没人敢说一个不!

    而这世界的规则,本就是强者拿来约束弱者的,实力弱小,被人蹂躏,那是没办法的事,弱肉强食,人类世界,本就和动物世界差不太多,只是,换了一个皮肤罢了,显得更加美观一点。

    而此时,最震惊的不是城墙之上的众人,最震惊的,还要数那与月华圣上对立站着的韩震天,此时的他,心中简直就是翻起了滔天骇浪,一双眸子,不可置信的盯着城墙之上那两道年轻的身影,一双瞳孔都像是要爆了出来。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会的!”韩震天此时内心之中不停的呐喊着,不肯相信眼前的所见。

    可是,不管他怎么擦眼睛,怎么不愿相信,那两道年轻的身影始终矗立在那里,不曾动过,像是在打击着他的坚信一般。

    “不可能!你们两个怎么会活下来?!”忽然,一声怨极的怒吼声从韩震天嘴中发出,震耳欲聋。

    古寒和鸠天行,却是裂开一副笑容,神色古怪的看着他,不说话。

    随后,韩震天身躯猛地一震,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看向两人出口“我儿韩东呢?!在那?!”

    他此时忽然想到,自己的儿子韩东,不就正是被自己派去的东门吗?如果说这两人平安回来了,那岂不是就是说自己儿子已经

    想到这,韩震天那双目简直要喷火了,胸口重重的不断起伏,此时,他的内心极为忐忑,生怕眼前这二人说出什么令他不敢相信的话来。

    城墙之上,古寒听到韩震天的怒吼,却是不着痕迹的笑了笑。

    古寒的这抹笑容,自然没有逃过韩震天的双眼,顿时,韩震天心中一个咯噔,一种不好的预感直接涌了上来,脸色,越发的黑了下来,他的气息,也是在缓缓的从体内透出,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座快要喷发的火山,只差一个临界点,就要完全爆发。

    “你说的是这位吗?”城墙之上,古寒古怪的笑了笑,一直垂在两侧的双臂忽然抬了起来,像是提着什么重物。

    当古寒的双臂完全露出城墙之时,整个天地安静了。

    寂静!

    不管是韩震天还是城墙之上的众人,皆是一脸错愕和震撼。

    特别是城墙之上的众人,他们离得近,感受最为深刻,之前,他们的注意力全在二人活着回来这件事情之上,完全没有注意到古寒双手还提着东西,可是,此时的他们,脸上的表情,就不是之前看到古寒二人回来之时的惊诧了,震撼!彻彻底底的震撼!他们的内心都在颤动。

    无数人瞪着一双眼睛,直盯着古寒的双手,呼吸急促,那看向古寒的眼神,越发的敬畏,甚至,带着一丝崇敬。

    而在这场地之中,或许,只有一个人还保持着淡定,那就是月华圣上,好像,没有什么事能够引起月华圣上情绪的波动,他始终是那副淡定无比的感觉,任何事,都激不起他的兴趣。

    眼前的事,无数人惊诧,震撼,可是月华圣上还是那么淡定。

    可是,月华圣上对面的韩震天就不一样了,完全跟他是两个相反的极致,此时的韩震天,那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古寒双手,眼球深深的凸了出来,血丝遍布,双眼都在喷火!鼻尖重重的呼吸声,在每个人耳边响起。

    那古寒双手提的,不是其他,正是他的儿子,韩东!

    在古寒和鸠天行从北门回来之时,古寒特意跑到东门,去将那被古寒劈成两半的韩东尸体给顺道带了过来,当时鸠天行还疑惑他提着个死人要干什么,古寒却是神秘一笑,说是要送份大礼。

    此时,鸠天行明白过来了,原来这份大礼,就是送给韩震天的,看到韩震天那气极的模样,鸠天行也是觉得心里一阵舒畅。

    此时的韩东,两半身体被古寒双手提着,鲜血淋淋,浸透了整个身体,到此时,那猩红的鲜血还在往下淌,浸红了一大片地面,而在那脸上,一双鼓着瞳孔,充满恐惧的眼睛没有闭合,死死的睁开,像是死不瞑目一般。

    这样子太过血腥,太过恐怖了,纵是城墙之上那些经历过生死,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将士,也是阵阵颤抖,这死相,太恐怖了。

    “啊!这是什么!”忽然,一道女声从身后惊叫了起来,声音尖利,震动着耳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