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三章:恐怖的月华圣上
    感受到月华圣上那充满威严和压迫的目光,那正在大杀特杀的黑袍人,顿时觉得浑身一凉,吃惊的转过头,看着月华圣上那正面对自己等人的身影。

    恐怖的波动,正在从月华圣上的身体之中散发出来。

    “动手!”一时间,所有黑袍人齐齐收手,转身朝着月华圣上攻来,气势强横。

    看着这猛冲过来的黑袍人,月华圣上直接抬手,向着地面轻轻一压,顿时,空气凝滞,一股恐怖绝伦的压迫从那上百黑袍人的头顶压下。

    轰!

    在那黑袍人惊到呆滞的目光中,恐怖绝伦的压迫直接镇压了下去,随后,天空中像是下饺子一般,无数人影直接坠落进那护城河之中,一个个面色苍白,气息萎靡,眼皮紧闭,显然是受了重创直接陷入了昏迷。

    扑通!

    在那一个又一个的黑袍人坠落向河面之时,河中突然冒出一个个巨大恐怖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嘴,一口便是吞掉了数个黑袍人,仅仅片刻,上百黑袍人便直接落入了河中异兽的血盆大口之中,化为了吃食。

    瞧见这一幕,无数人惊得掉了一地的下巴。

    “卧槽!我看见了什么?!三世境的强者下饺子?”

    “仅仅只是一掌?!要不要这么牛逼!”

    “卧槽!帅啊!从今以后!圣上就是我的偶像!”

    “这番动作,行云流水,动作简单而强悍,简直就是大道至简的标准啊!”

    一时间,无数崇拜到极点的目光投向了月华圣上,带着震惊和兴奋。

    而古寒和鸠天行,此时也是眼皮直抽,看着眼前这强悍得不像话的圣上,心头只发虚。

    特别是古寒,他忽然想起了之前贸然闯进圣上寝殿的事,圣上还没说呢,现在看到眼前这强悍的一幕,古寒心里那颗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而这一切的源头,月华圣上,却是淡淡的转过身,像是丝毫没有察觉到四周众人那崇拜的目光,此时的他转过身,看向那之前的黑袍人。

    “该你了。”淡淡的声音,透着无比的从容,从月华圣上的嘴中透出。

    顿时,那黑袍人吓得浑身一震,之前的一幕他可是亲眼所见,那可是上百个三世境的强者啊!这股势力,拿到任何地方,都是一股极强的力量,可是他看到了什么?!

    这月华圣上直接一巴掌直接拍翻了?!

    跟拍蚊子似的,感觉丝毫不费力啊!这是强悍到了什么地步?!

    黑袍人那被黑袍裹着的身躯,不停的瑟瑟发抖,看到月华圣上看向了自己,顿时一个激灵,转身撒丫子就跑。

    你问他为什么跑?卧槽!妈的,不跑?刚才那一幕没看见吗?我可不想死!特么现在不跑是傻逼!

    黑袍人转身、蹬腿、狂奔,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丝毫没有停滞之感,堪称完美。

    恐怕他这辈子,也没有做出过这么完美的一系列动作了,如今,在生死的逼迫下,他的潜力被完全激发,这是来自生命深处的激励,求生的**,不可谓不强烈。

    可是,刚跑出没几步,黑袍人就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压迫直接向着自己镇压了下来,在自己身后追着自己。

    霎时间,生命的潜力被完全激发,黑袍人的脚下猛地绽出刺目的光芒,一身的能量全部迸发,强悍而凌厉,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绝对会以为这人肯定要放大招了!

    可是,此地没有不知情的人,而那黑袍人激发一身能量,也不是为了放大招,而是为了奔跑!为了逃命!

    “哼!”一声冷哼,从月华圣上嘴中发出,随后,那恐怖的压迫顿时速度大增,直接压上了黑袍人。

    砰!

    随即,一道血雾爆发,向着四周飞溅,一声夹杂着惊恐的哀嚎在四周响彻。

    “卧槽!”

    听到这声哀嚎,众人一脸古怪的看着黑袍人身体崩散的地方。

    而此时,却有一个人在向着外边摸出去,那就是韩震天,他现在已经被月华圣上这一系列的强势出手给吓破了胆。

    这特么这种操作,我还怎么打?!还是命重要,命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下次再来。

    韩震天心中不停的宽慰着自己。

    “韩家主要去哪?”月华圣上淡淡的声音在韩震天背后响起。

    唰!

    韩震天身形顿时一滞,背心处,一股透心的凉意从脊背发散开来,弥漫全身,随后,猛地暴射而出,逃离此地。

    而看到韩震天的逃离,他那些将士,顿时心灰意冷,士气直接跌落到了谷底,一个个眸中带着气愤和绝望。

    “韩家主,我们的帐也该好好算算了”月华圣上的声音再次响起。

    随后,韩震天便是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息朝着自己快速袭来,当即再次提升速度,狂奔而逃。

    “这些年,朕对你的忍让,对你的宽容,本想是让你回头,可是你却变本加厉,你当真以为朕怕你了不成?!”月华圣上那含怒的声音响彻。

    “你是我月华王朝的人,你的命,也该留在我月华!朕!亲自来取!”

    话音一落,月华圣上身影直接从原地消失,随后,猛地出现在那正在狂奔的韩震天前面,负手而立。

    月华圣上的突然出现,吓了韩震天一大跳,蹬蹬的连连后退,脸上,满是惊恐。

    “圣圣上,臣知道错了,请圣上给臣一次机会”韩震天感受到圣上身上那凌厉的杀意,顿时开口道,声音颤抖,夹杂着无尽的恐惧。

    “机会?我已经给过你无数次机会,甚至,在你彻底反叛起事之前,朕都在给你机会,可是你没有珍惜,现在,你的机会,朕给不了”月华圣上淡淡说道,声音含着怒意和杀意,这是真的对这韩震天起了杀意,而且,动了情绪。

    “圣上!圣上!我愿意戴罪立功!我愿意去为月华驻守边疆!去驻守埋骨山脉!”韩震天感受到月华圣上那坚定的杀意,顿时重重的跪了下去,不停的磕头,额头渗血,连连道。

    “埋骨山脉?呵,你想得还真是美啊”月华圣上冷哼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