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四章:韩震天死
    埋骨山脉,是月华王朝与天炎王朝的接壤处,那里,一座天然的巨大山脉犹如巨龙横卧,直接将月华和天炎的统治区域给划分开来。

    而这埋骨山脉以前也不叫埋骨山脉,之所以叫埋骨,是因为这里,埋葬了无数的性命,整座山脉,三步一墓碑,五步一白骨,无数的人将性命留在了这里。

    而这一切,都是天炎王朝那无穷的扩张之心,月华王朝紧邻两大王朝,一个是神石王朝,而另一个便是天炎王朝。

    可是,月华战乱最频繁的地方,还是埋骨山脉,因为那天炎王朝,一直想要将月华王朝给吞并,所以,常年以来,不停地派兵攻打,因此,埋骨山脉的区域,一年之中,没有一日是消停过,无时无刻不在死人,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战争。

    而这里,也是让月华圣上最为头疼的地方。

    而这韩震天,此时却提出要去埋骨山脉,若是不知道的人,或许还真以为这韩震天想要戴罪立功,专门往死人堆里钻,加上他那一副诚挚的表情,还真能骗到不少人。

    可是,想要欺瞒月华圣上,那就是在说笑了。

    这韩震天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在经营,培养自己的势力,而这一切,仅凭他韩家一个,是远远不够的,也因此,月华圣上派人暗中调查。

    其结果,却是让人月华圣上大为震怒,这韩家,为了谋逆!为了反叛!居然和那天炎王朝合作,不,或许不应该说合作,应该是臣服!

    如今的韩家,就是那天炎王朝安插在他月华王朝的一个棋子,这些年来,天炎王朝那边不停的资助韩家,这些,月华圣上都一一知晓。

    不过,却依旧没有动作,他就是想要看看这韩家,这韩震天到底想要搞出多大的阵势,而这么多年来,月华圣上也一直在给他机会,等待着他有一日前来请罪。

    可是,他的忍让与宽容,并没有得到韩震天良心的发现,却反而是更为嚣张,甚至直接跟他对着干。

    如今,他想要去埋骨山脉,说是为了什么为月华驻守边疆,其实就是为了逃离月华,逃到天炎王朝去,这一切,怎么能瞒得过月华圣上。

    而当韩震天说出这番话之时,他的死刑,已经宣判了。

    “圣上!我愿去那最危险的埋骨山脉!为月华护住边疆,为我自己赎罪!”韩震天还在不停地磕头,额头渗出的血将地面都给染红一片。

    “到此时你还没有丝毫悔意,韩震天,你觉得朕会让你去吗?”月华圣上道,语气明显带着怒意。

    闻言,韩震天浑身一震,他此刻已经明白,月华圣上已经知晓了自己的打算,看来,今日无论怎样,自己都难逃一死了。

    当即,韩震天那匍匐的身子猛地暴射而出,朝着月华圣上冲来,一身强悍的气息爆发,想要做出拼死一搏。

    韩震天脸上带着恨意,看着月华圣上“我韩家为月华付出这么多,几代人都折在了战场之上,如今这月华,繁华的外表之下,都是我们这些大族用命换来的!而你!却安然的享受着这一切!凭什么!凭什么我们付出最多却得到最少!”

    “而你!仅仅坐在高堂之上,不用出一分力,就可以享受这我们用命拼来的一切?!凭什么!我不服!我不服!”

    韩震天双目喷火,一张脸写满了愤怒与不甘,怒吼出声。

    “即便如此,你也不应该反叛”月华圣上闻言,叹息了一声,随后伸出手,朝着韩震天轻轻一压。

    砰!

    瞬间,恐怖的能量直接倾泻到韩震天身上,一团血雾直接爆散,碎肉四溅。

    韩震天,身死!

    “你的想法,我都知晓,可是,你却是要知道,这世上,哪有绝对的公平,公平,都是建立在对等实力之下的,你栖息在我月华,我月华庇护你的家族,而你和你的家族,自然也得为月华出力。”

    “这世间的一切,皆是如此,可是你却想不透,你最不应该的,就是生出反叛之心。”

    月华圣上看着眼前爆散的血雾,再次叹息了一声,低声道,像是在述说给韩震天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哗!

    在韩震天爆散成血雾的瞬间,震天般的兴奋大吼,响彻天地,无数人激动得满脸通红,有的,甚至原地蹦了起来,尽情的释放着自己心中的激动。

    而月华圣上的身影,也是从原地消失。

    城墙上。

    古寒眼中震惊的看着爆成血雾的韩震天,心中震撼莫名。

    “这就是实力吗?”古寒在心中道“要是有这实力,应该就能保护自己所想保护的一切了吧?”

    而这时,一旁的鸠天行却是伸手在古寒眼前划了划,“嘿!你小子发什么愣?圣上都回来了”

    鸠天行的话音落,古寒回过神来,只见月华圣上此时负手站在城墙边,俯视着下方,淡淡的看着下方无数将士欢欣鼓舞的场面。

    “嗯?”

    而此时,古寒也是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循着气息望去,只见一个背着锈迹斑斑的长剑男子正迎面朝着自己走来,面容冷峻。

    “冷星辰?”古寒却是有些疑惑,之前自己都忘了,总是感觉少了点什么,现在才发觉,原来是冷星辰没到。

    可是,按理说,以冷星辰的实力,不应该这么慢啊。

    “嘿!兄弟!你可是最后哦!一会接受惩罚!嘿嘿”鸠天行看着冷星辰走了过来,当即自来熟般的凑上去,拍了拍冷星辰的肩膀,嘿嘿笑道,挑了挑眼皮。

    总算是发现了一个比自己慢的了,圣上?卧槽!圣上的念头你都敢动?没看见那些被圣上一巴掌拍死的货吗?活腻了你。

    闻言,冷星辰眉头一皱“惩罚?什么惩罚?”

    “嘿嘿,一会你就知道了”鸠天行嘿嘿坏笑道。

    “你怎么现在才来?”这时,古寒无语的上前一把推开在那嘿嘿笑个不停的鸠天行,不解的问道。

    “那人实力很强,费了些劲”冷星辰答道,面色依旧没什么变化。

    “哦?”古寒算是认可了这个理由。

    “战事结束,犒赏所有参战的将士,有大功的,另行领赏”月华圣上淡淡的声音在城墙上响起。

    声音一出,下方顿时爆发出一股兴奋的吼叫。

    随后,月华圣上转过身,看着古寒三人,“你们,跟我走”

    说完,又转过目光看了菱冰一眼“你也过来”

    随后,月华圣上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古寒闻言,顿时苦笑不已“完了,秋后算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