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六章:警告
    “不错,有一手”古寒笑着冲鸠天行比了一个大拇指。

    “那是!我是谁?!我可是破天棍法的传人!我这一身的王霸之气,谁能抵挡?”

    鸠天行看到古寒的夸奖,脸色顿时更傲了。

    “嗯?有点不对劲”古寒忽然开口道,皱了皱眉。

    “怎么?哪里不对劲了?”鸠天行也是疑惑了。

    “我去开个门缝看看”古寒冲着鸠天行做出一个禁声的手势,随后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前,轻轻的推开一条缝,将脸凑到门缝前,目光透过门缝,扫视着外界的情况。

    “嗯?人呢?”古寒疑惑了,现在外面空空如也,刚才还堆满了人呢。

    咣!

    忽然,一道刺目的剑光划过,刺得古寒眼睛一阵疼痛,顿时闭上了眼,连连后退。

    “怎么了?”鸠天行刚想走过去问古寒。

    忽然,门砰地一声被一股巨力猛地推开,随后,直接一道白色身影闪了进来,这道身影一进来,整个房间便被凌厉的剑气所包围,直冲鸠天行。

    眨眼间,鸠天行整个身形顿时停滞了,一动不动,而在他的喉咙前一厘米处,一柄泛着白色剑光的雪白长剑,正指着他的喉咙,剑气弥漫。

    咕隆!

    鸠天行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吞了吞口水,脸上满是呆滞,双眼震惊的向下看去,冷汗也是流了下来,而这时,鸠天行将喉结用力的向下压,尽力的让自己喉咙远离那柄充满杀气的剑。

    “那个那个,美女姐姐,你这是干什么?”鸠天行结结巴巴道。

    此人正是苏红菱,此时的她,一脸冷漠,双眼淡漠不含丝毫感情的注视着鸠天行,长长的睫毛不时上下扫着,一股清冷的气质散发而出。

    而这,也是鸠天行最恐慌的,眼前这个女人,不带丝毫感情,根本就摸不准她下一步会干什么,未知的才是最恐惧的。

    “那个美女姐姐,我们可能有点误会,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好么?”鸠天行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抵着自己喉咙的长剑,试探着道。

    “谈什么?谈你刚才口中的污秽之语么?”苏红菱红唇轻启,冷漠的声音从那红唇之中透出,声音清雅,十分悦耳,但听起来,却是让人有些脊背发凉。

    “不是!不是!美女姐姐,你误会了,我刚才不是说你,我是说外面那群女人”鸠天行连连摆手,惊道。

    “我月华仙阁的弟子,也是你这种人能口秽的?”苏红菱冷冷道。

    “好好,是我错了,你先把剑拿开好么?”鸠天行苦笑道。

    “你在动一下,这柄剑,就会穿过你的喉咙”苏红菱注视着鸠天行,冷声道。

    闻言,鸠天行脸色一阵发苦,转过头,向着古寒投去求助的目光。

    而古寒,却是身形一凛,冲他张了张嘴,没有出声。

    看到古寒的动作,鸠天行顿时哭笑不得,他知道古寒在说什么,这货叫自己释放自己刚才的王霸之气,震慑这妞。

    我特么!

    这妞是王霸之气所能震慑的么?没看自己都被她拿剑抵着喉咙了?老子哪里还敢动啊!

    “美女姐姐,我真错了!”鸠天行欲哭无泪,这简直解释都解释不清楚,刚才自己说的话,肯定都被这妞全给听到了。

    见到鸠天行这模样,古寒不由笑了笑,准备替他想苏红菱解释解释。

    可是,刚一迈步,苏红菱一双清冷的眸子就扫了过来,顿时,满屋子的剑气全都冲着自己,危机四伏。

    于是,古寒刚迈起的步子,直接抬在了空中,久久没有落地。

    “苏姑娘,刚才确实是我们多有得罪,还请苏姑娘原谅一二,日后,我一定严加看管他,不让他在对月华仙阁的女弟子有任何言语不敬”古寒苦笑道。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物以类聚,跟这种人做朋友的,也不是什么君子”苏红菱冷冷道,清冷淡漠的眼神扫视着古寒。

    “苏姑娘,我们奉圣命一年后与月绫公主前往圣陨之地,若是一年之后,我们三人不能如期奉命,苏姑娘也不好解释吧?”古寒笑着道。

    闻言,苏红菱柳眉微蹙,显然在思索着什么,可是手中的雪白长剑,却是依旧抵着鸠天行的喉咙。

    片刻后,满屋子的剑气忽然尽皆消失,而那抵着鸠天行喉咙的长剑,也被苏红菱收了回去,没入剑鞘,直接转身,朝着屋外走去,冷冷的留下一句话。

    “今日我暂且放过你们,如有下次,我绝不会在犹豫,一年后,若你们不能达到三世境巅峰,我会亲自向圣上请求,取消你们的资格”

    话音落,苏红菱的身影也消失在了视线之中,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那无数月华仙阁的弟子,一个个恶狠狠的看了屋内古寒三人一眼,带着不甘,随着苏红菱离去。

    “好霸道的女人,好强”鸠天行望着苏红菱消失的身影,心有余悸的说道。

    “怎么?看上她了?那追去啊,她还没走远”古寒打趣道。

    “你特么还有心思开玩笑,我刚才可是在生死线上徘徊了一遭”鸠天行瞪着一双眸子看着古寒。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口无遮拦,这女人会拿剑抵着你的喉咙?她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自己下次注意点,别栽在她手上了”古寒没好气的道。

    “要不是她偷袭,正面一战,我也不是不能跟她一战”鸠天行脸色认真,双眸绽放着强烈的战意。

    “你就吹吧”没在理会鸠天行,古寒直接上楼回了自己房间。

    “卧槽!说好的今晚陪我喝酒呢?”鸠天行顿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变,急忙跟着古寒跑了上去。

    “吹了,刚才我救你一命,抵消了”古寒回道,随后直接关上了房门。

    留下了站在门外,一脸懵逼的鸠天行。

    经过了这一次的小插曲,古寒三人决定不再轻易出去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间中修炼的比较好。

    可是,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认为的这段插曲,却只能算作是一段序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