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八章:群情激奋
    “那是不是还要我月华仙阁向你赔礼道歉呢?皇甫少主?”阁主淡淡开口。

    皇甫少卿听到阁主那冷漠的声音,脸上流露出苦笑,向着阁主微微弯腰,行了一礼“在下不敢,是在下的错,还请阁主责罚”

    随着皇甫少卿这一动作,阁主绣眉微蹙。

    而周遭的月华仙阁弟子,在看到皇甫少卿这番动作之后,也是变得有些义愤填膺,纷纷站出来帮着皇甫少卿解释,而解释,自然得指向一个矛头,而这个矛头,自然就变成了古寒三人。

    听到周遭这些女弟子那一个个义愤填膺的声音,看到那一个个涨红的脸颊,古寒脸上笑意不变,没有说话,也不曾解释。

    而他身后的鸠天行则是几次都差点气得冲上去了,不过都被古寒给拦了下来。

    就连最冷静,最淡漠的冷星辰,此时在他那太阳穴上,都是有着青筋耸动,那紧握着长剑的手臂,颤抖不已,显然,他此时的内心之中,也不平静。

    而阁主,在看到周遭这么多自己门下的弟子帮着皇甫少卿说话,脸上的神色更加的淡漠,甚至可以说有些冷了,一双美丽的眸子之中,满是冷意。

    她没想到,自己门下的弟子,竟然会为了一个外人做出如此冲动的事情,这对月华仙阁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阁主冷漠的眼神向着周遭扫视一圈,感受到阁主那冷冷的眼神,周遭弟子那涨红的脸颊顿时变得雪白,连连低下了头,不再开口。

    而皇甫少卿,在看到这个场面之后,眼神之中,却是流露出一丝得意之色。

    “古寒,你有什么想说的吗?”阁主冷漠的眼神注视着古寒,淡淡道。

    听到阁主的质问,古寒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耸耸肩“事实胜于雄辩,我相信阁主会查清楚的”

    好嘛,这又将皮球踢给自己了。

    听到古寒的话,阁主眼角抽了抽,本想让古寒出来解释一番,这样也好让自己能够将此事揭过去,可是她没料到古寒会说这句话,又将问题踢了回来。

    一时间,广场之中寂静无声,只能听到那一声声沉重的呼吸声。

    片刻后,身侧的老妪咳嗽了几声,随后慢悠悠的开口道“哎,今日可是我这个老不死的生辰,你们这些小家伙一个个这么丧着个脸干什么?老身还没死呢,年轻人嘛,有点冲动,有点血气是正常的,今日这道插曲,就当做是给我这个老不死的生辰开场助兴了,好了,都别丧着脸了,都抬起头来”

    随着老妪的这番话,周遭弟子纷纷抬起了头,而阁主却是转过头,看着老妪,有些为难道“老祖,这”

    话还没说完,便被老妪打断了,老妪微微直起身子,佯怒道“这什么这,今日是老身的生辰!老身最大,行了,就这么过去了,谁也别再提,也不准提了,准备开始了”

    “这好吧”阁主无奈道。

    随后,阁主转身对着周遭道“老祖寿宴准备开始”

    随着阁主的令下,众弟子纷纷四散忙碌起来。

    这时,皇甫少卿走上前,微笑着朝着老妪躬身一礼,“多谢老祖,晚辈之前多有得罪,还请老祖原谅”

    听到这话,阁主脸上有些冷漠,而老妪脸上却是浮现出笑容,轻声道“好孩子,起来吧,年轻人有点冲动和血性是正常的”

    老妪将皇甫少卿扶了起来,皇甫少卿脸上一脸恭敬,毕恭毕敬的连连道谢。

    “皇甫家主到!”

    忽然,山门那边传来一声高亢的声音,随后,不断有逢迎的人影窜过去,笑脸相迎。

    “老祖,晚辈就先告辞了”皇甫少卿再次朝着老祖恭敬道。

    老妪微笑着点头“行,去吧”

    皇甫少卿点点头后,便直接转身走向山门之处。

    皇甫少卿离去之后,老祖看着古寒三人,浑浊的眼中,带着些许笑意。

    “你们三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老妪笑着道。

    古寒本来就时刻注意着这边的动静,此时听到老祖在叫自己,立马带着鸠天行和冷星辰走了过来。

    三人朝着老祖微微躬身一礼,恭敬道

    “晚辈古寒”

    “晚辈冷星辰”

    “晚辈鸠天行”

    “见过老祖”三人最后齐声道。

    “好好好”老妪笑着连说了三个好字,一一将三人扶了起来。

    “你们三人就是孤鸾那女娃娃说的陪月菱去圣陨之地的三位吧?”老妪笑着说道,浑浊的双眼不断的打量着古寒三人。

    此时的古寒三人正吃惊着,惊叹着眼前这位老妪的恐怖实力,这老妪看起来和一般的老妇人并无二致,但她那举手投足间竟是都隐隐间牵动着这天地间的道。

    虽然他们无法探测到这位老祖的真实实力,但,也正是因此,眼前这位老祖的实力,可想而知有多么恐怖。

    简直不可撼动!

    听到老妪的问话,古寒立马醒转了过来,连连点头“不错,不过在下愚钝,到目前为止,还是没能突破到更高的境界,这次前去的把握,说实话,我也拿不准,但是,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月菱,除非我死了,否则,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到月菱”

    说到最后,古寒正色道。

    “哈哈!不错!年轻人果然有志气,就凭你这句话,小家伙,如果你接下来遇到什么困难,尽可以告知老身”老妪笑着道,眼中满是欣赏。

    “多谢老祖”古寒恭敬道。

    他等的就是这句话,不过,他想问的,却不是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出来的,只能另外找个时间询问了。

    不过有老祖这句话,古寒就相当于吃了一颗定心丸。

    老妪注视着古寒的眼睛,微微一笑,像是看出了古寒有心事“小家伙,有什么事,不妨一说,老身定当尽可能的解答”

    闻言,古寒身躯猛地一震,显然被老祖这句话吓到了,随后连连道“老祖放心,晚辈若是有不懂的,定会向老祖您请教的”

    听到这话,老妪笑了笑,也不多问,“既然如此,那就尽快落座吧,老身的寿宴可是要开始了,老身现在可是过一次少一次了,得抓紧时间”

    闻言,古寒也是不由笑了笑。

    “红儿,你帮他们三个小家伙安排几个位置吧,老身就先过去了,这站了这么久,有些累了”老妪转头朝着阁主吩咐道,随后,便直接朝着广场之上的一座高台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