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九章:奇珍寿宴
    “好的”阁主朝着老妪恭敬的行了一礼,恭声道。

    看着老祖离去,阁主走到古寒三人近前,狠狠的瞪了三人一眼,显然,阁主还在为刚才的事情而生气。

    对此,古寒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跟我来”阁主转身带着古寒三人朝着高台走去。

    来到高台面前之后,阁主直接带着三人走上高台,在高台右边,靠下的方向,指了指三张座椅,示意三人落座。

    古寒笑着冲着阁主点头致谢,随后带着鸠天行和冷星辰走到座椅前方,落座。

    而随着这一插曲的消散,老祖寿宴也进入了正轨,已经来的宾客之中,陆陆续续开始落座,等待着寿宴的开始,而山门那边,也还不时传来高亢的声音,那是有宾客时的欢迎声。

    这次来的宾客,无疑都是月华皇朝之中的各个有头有脸的大势力,不过对他们来说,能够参加月华仙阁老祖的寿宴,才是他们真正欣喜的原因,因为,能够受邀的,五一不是在月华跺跺脚震三震的存在。

    能够来到月华仙阁老祖的寿宴,也侧面证明了他们的实力,而且也能够通过这次的寿宴,结识到不少朋友,如果能够入了老祖法眼,那就更好了,那等于直接有了一张护身符,在这月华,甚至整个大陆,恐怕都没有几个人能够忤逆月华仙阁老祖这般的恐怖存在。

    所以,在到来的宾客中,无一不是个个都是脸上带着敬畏和笑意,嘴上,不停地恭贺着老祖。

    半晌后,山门那边的迎宾者看了看手中的小册子,随后呼出了一口气,转身朝着寿宴这边走了过来。

    正中高台上的阁主,在看到迎宾者的动作之后,缓缓起身,面容肃穆,一股磅礴的气势缓缓荡开,充满着上位者的掌控气息。

    “来宾已到齐,开宴!”阁主声音不大,有些淡淡,但声音却传遍了整个广场,传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边。

    话音落,周遭不时有人忙碌的端着各种珍馐菜肴在寿宴之中穿行而过,摆在每个人的桌前。

    而此时的皇甫少卿,也陪着自己的父亲,也就是皇甫家主,坐在左侧的高台之上,眼神微微朝着古寒的方向瞥了瞥,眼睛微眯,神色有些不爽。

    要知道,那正中的高台,代表了月华仙阁最亲近,最信任的人才能够落座的,这也就间接代表了老祖,没有老祖的统一,是绝不可能坐到那里的。

    所以,皇甫少卿此时的心中,极为不爽,越看古寒三人越是气愤,一双眼睛闪过阴鸷之色。

    而像其余的,比较有身份的一些势力,则是依据势力大小以及尊卑,从左至右,落座在左右两侧的高台之上。

    而剩下的一些势力,则是落座在高台下方,不过,对于此,却并没有任何人表示不满,因为,凭借老祖的身份地位和实力,能够来参加寿宴,对他们来说就已经是最大的恩德了。

    不过这其中,自然不包括皇甫家族。

    此时,皇甫家主似乎察觉到了自己儿子情绪的变化,神色不变的略微瞥了一眼正中高台的古寒三人,道“那三个就是你所说的三人吗?”

    “对!之前父亲您还没来之时,儿子差点就被那个叫古寒的给下了套,在月华仙阁面前丢了脸面,还好发现的及时,没有继续下去,不然,我们皇甫家族的脸都要丢尽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我要他们死!”

    皇甫少卿此时脸上满是阴鸷,哪里还有之前那般温文尔雅的气质,简直就像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闻言,皇甫家主只是微笑着再次看了古寒三人一眼,微不可查道“此事不急,有胆子招惹我皇甫家族,恐怕也是有些能耐,你看他落座的位置,显然是和月华仙阁极为亲近,报仇这事,我们需得在理才行,不然,惹怒了月华仙阁倒没什么,要是惹怒了月华仙阁的老祖,这事可就不好办了”

    皇甫少卿听后,之前的阴鸷之色一消而散,随后也是微笑着,和煦的笑容重新出现在脸上,道“自然,儿子定会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将其击杀,此人,必须死!”

    “嗯”

    皇甫家主听后,神色不变的淡淡嗯了一声,不在说话。

    随着时间的推移,忙碌的弟子终于将各个势力的菜肴一一端上了桌上,此时,每个人身前,都有一桌子的珍馐美味,一道道皆是色香味俱全,看得人极有食欲。

    在座的,皆是修士,已经不用进食,可以直接将天地能量转化进身体里,补充身体的消耗,而且,也不会感到饥饿感。

    所以,摆在众人面前的珍馐美味,自然不会是那些凡俗之物,每一道菜肴,皆是经过精心烹制,每一道肉食,都是从一头头不同的强大异兽身上获取的,这些异兽,随着实力的增长,会将从天地之中汲取到的能量转化之后储存在身体之中,所以,吃掉这些肉食,就相当于是直接汲取到那一道道经过精心提纯的天地能量,对于修炼,大有裨益!

    而素食,也是月华仙阁自己栽种的一些奇珍,这些奇珍与普通的蔬菜不同,它们也会从天地之中汲取能量,来助自己的增长,而那些能量,都会储存在每一条脉络之中,这也是相当于直接获取了精纯的能量,不过,相对于肉食来说,这素食的能量没有那么冲,那么猛,比较温和,也较与吸收。

    就这每个人身前的一桌子珍馐美味的价值,就已经不能用货币来衡量了,这一顿饭,不是谁都能吃得起的,哪怕是一些大势力,也不敢这么来一次,恐怕一些势力倾家荡产,都可能吃不起这一次。

    这桌上的菜肴,好多都是珍品,外面都是买不到的,有价无市。

    所以,现在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眼神火热的盯着眼前的珍馐美味,有的甚至嘴角都渗出了口水,连自己都没发现,不过,大多数人还是掩饰得很好,毕竟能来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势力。

    就只是这一顿饭,吃完回去之后,或许在坐的许多人都可能会突破自己当前的壁障,进入到那更高的境界中去。

    “卧槽!古寒,这顿饭太他娘值了!我感觉到好多能量!而且还是精纯的!吃完这顿饭,我感觉我能突破!”鸠天行看着眼前桌上的菜肴,哈喇子直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