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章:献寿礼
    不过,不仅是鸠天行,就连古寒和冷星辰,此时脸上都是颇为意动,这次的寿宴,果然没白来,他们光是这么闻着,都能够感觉到身体中的全身细胞都在兴奋颤抖!

    “突破有望了!”这是三人此时心中的唯一想法。

    不过,现在都还不能开动,因为寿星还没发话。

    坐在最高处的老妪,看着下方这些对他来说的各个小家伙,看着他们一个个脸上那迫不及待的表情,老妪笑了笑。

    想当初,她年轻的时候,在看到这些珍馐之时,也是同这些小家伙一般,兴奋的不得了。

    所以,她很能理解这些在座小家伙的那种迫切心情。

    老妪缓缓站起身来,佝偻着身体,干枯如柴的右手,杵着一根被握得十分光滑的拐杖,扫视了下方一圈,笑着道“首先,老身感谢诸位前来参加我这老婆子的生辰,我到现在,已经都快记不得我已经多少岁了,也记不得过了多少次这样的寿辰了,不过,每一次的寿辰,都是老婆子我最开心的时候,我也知道我自己的情况,这样的寿宴,恐怕也开不了几次了,也算是过一次少一次了,不过,这么多年来,老身看到还有这么多人来参加老身的寿辰,老身着实开心,所以,今日的饭管够!菜也管够!大家想吃多少吃多少!只要你能吃得下,老婆子我就拿的出来,大家敞开肚皮吃,吃的越多,老婆子我越高兴!”

    老妪这番话一出,场中的气氛顿时被调动了起来,大家纷纷莞尔一笑,对这位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祖的幽默,还是感到有些有趣。

    “好了,大家都开动吧!”老妪似乎是有些开心,握着拐杖的手臂有些颤抖,脸上那深深的皱纹,似乎都因为笑容缓解了许多。

    “谢老祖!”

    在座的诸位纷纷起身致谢,脸上满是敬畏。

    “等等!”

    忽然,一道不太和谐的声音打破了气氛,所有人都是一愣,随后转眼看向声音的源头,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懂事,难道想惹老祖不高兴吗?

    待看到声音源头之人后,各个脸上都是皱了皱眉,因为此人不是其他,正是皇甫家族的皇甫少卿。

    老妪在听到这声音之后,本想转身回到座位,却忽然停下动作,转身看向皇甫少卿。

    “还有什么事吗?”

    皇甫少卿闻言,先是朝着老妪躬身一礼,随后微笑道“老祖,这可是寿宴,我们应该先献寿礼啊”

    皇甫少卿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顿时瞪大了双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纷纷道“对对对!献寿礼!我们差点都给忘了”

    可是,老妪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却是微微蹙了蹙眉,说实话,她活了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也看过太多的事,现在的她,对于这些东西,都已经不太看重,她所看重的,是一些精神上的东西,或许,这也是所有老人家的一些相同想法吧。

    可是,她却也无法反驳什么,寿宴献寿礼本来就是规矩,她也不能破了这规矩,所以,既然说出来了,就接着走下去吧。

    “好吧,那就先献寿礼”老妪回了一声,随后转身回到座位落座。

    皇甫少卿一听,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这一次,他可是有备而来,绝对能够吸引到老祖的目光,若是能够得到老祖的青睐,那不管是对于他自己还是皇甫家族,都将是一个天大的好处!

    可是,有些人却不太一样。

    “古寒,你准备好礼物了么?”鸠天行在听到献寿礼之后,整个人都蒙了,因为他知道,古寒可是没什么礼物可送啊,这个时候,要是没寿礼,那可是当众打老祖的脸,打月华仙阁的脸,这可不是小事。

    原本鸠天行等着古寒说没准备,他就正好将自己为他准备的寿礼拿出来给他,可是,古寒的话却让他有些懵。

    “你放心,一切妥当”古寒胸有成竹的笑了笑道,还拍了拍一脸懵逼的鸠天行肩膀,示意他安心。

    对此,鸠天行只能一阵无语,但也无可奈何。

    “你们谁先来?”老妪坐在高位,看了看下方,说道。

    老祖话音一落,在座的所有宾客皆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射到皇甫家族的方向。

    虽然这些来宾都是前来为老祖贺寿的,但是,各自背后所代表的势力却有着等级区别,在这些众多来宾之中,皇甫家族,无疑是最强的,所以,在皇甫家族没有说话前,众人自然不敢多语。

    因为,这贺寿之中,其实也暗藏了诸多势力的暗中较劲,都想争得老祖的赏识和青睐,但是,在这些势力之中,又属皇甫家族最强,在寿宴这里还好,谁也不敢再老祖面前放肆。

    可是,以后呢?谁敢保证此时要是抢了皇甫家族的风头,以后不会遭到皇甫家族的打压?谁也不敢保证,谁也不想去冒这个险,所以,这第一的位置,还是让给皇甫家族为好。

    看见众人的反应,古寒三人自然有所猜测。

    “这皇甫家族这么牛逼吗?这么多势力都不敢去争抢?乖乖让了出来,这么怂?”鸠天行看着在场其他势力那望着皇甫家族的敬畏眼神,有些气不过,嘴里念叨着。

    但又不敢太大声,毕竟此时是老祖的寿宴,这点眼力见,他还是有的。

    不过古寒几人倒是听得清楚。

    “恐怕这皇甫家族确实来历不小,以后你们都小心点”古寒沉着眼,皱眉道。

    之前和皇甫少卿那一场试探,古寒自然是清楚和这皇甫家族,恐怕结下了梁子,此时看见在场众人的反应,古寒心中也是有些沉了。

    “既然这献寿礼是皇甫少主先提出来的,那不如就先让皇甫家族先开个好头如何?”忽然,场中以为彪形大汉站了起来,笑着朝老祖方向行了一个礼,然后又朝皇甫家族行礼道。

    有了开口的人,众人自然乐得附和,于是,接下来不少人开口,话里话外,除了给皇甫家族拍拍马屁之外,言下之意就是让皇甫家族先起个头。

    看着众人这些反应,皇甫家主倒是神情不变,不过皇甫少卿眉头却是挑了挑,脸上略微有些得色,一一朝着在场的众人拱手笑道。

    “承蒙各位叔叔伯伯对晚辈的厚爱,少卿实在是愧不敢当,既然大家都让我皇甫家族先来开个头,那我皇甫少卿若是在不答应,岂不是有些不合礼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