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六章:赌资
    所有人的目光,齐聚在古寒身上,不!应该说齐聚在古寒的手掌之上,如今的古寒,仿佛是一个磁铁般,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包括之前一些对他不抱希望和蔑视的人,此时都纷纷禁声,只是将目光死死地投射到古寒身上。

    从古寒手掌之中爆发而出的冲天火光,化为一道耀眼刺目的光柱,仔细观察,还能看到那光柱之上仿佛有着无穷的火焰在翻腾!燃烧!

    极高的温度灼烧着地面,离得古寒近的的地面皆是发出一阵咔擦咔擦的爆响声,纷纷裂开,而哪怕是离得最远的,坐在广场最边缘的势力,都是能够感到身体传来的被灼烧般的阵阵刺痛之感。

    这种感觉,让他们不得不凝重的看着古寒,对此人重新审视了起来。

    此时坐在高台之上的老祖在感受到古寒处震荡开的极高温度之后,嘴角也是咧了咧,随后微微转头,看向古寒,眉眼含笑,一脸的欣赏之色。

    而坐在老祖一侧的阁主就不淡定了,此时简直可以说是目瞪口呆,她完全没有想到古寒居然能够拿出这种物品,虽然此时那物件被极致的温度和耀眼的火光所遮掩笼罩,但是,她也能感受到古寒手中拿物品的不凡。

    这绝对是惊世之物!

    哪怕是阁主这种身份之人,心里都不由一动。

    可想而知,此时的皇甫少卿脸上是有多么的精彩,如今的皇甫少卿,整张脸跟玩变脸似的,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最后彻底变成了黑色。

    他想到过古寒可能会藏拙,虽然在他心中看来,这几乎不可能,但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古寒这个穷酸小子居然能够拿出如此令人震惊的物件,简直是奇迹。

    皇甫少卿用力的稳定自己的情绪,深深的呼着气,让自己逐渐稳定下来,可是,那被他握得嘎嘎作响的双拳,却是暴露了他此时的内心。

    一双满含阴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古寒,眼神之中,杀意漫天,这古寒可是让他丢人丢大发了,之前他可是在所有人面前豪情壮志的拍拍胸脯说了自己皇甫家族会以三倍还之,如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仅丢了脸不说,还可能会牵连到自己的家族。

    可是自己却不能爆发,因为此时有一个恐怖到深不可测的人正端坐在上方,他不敢妄动,哪怕是他皇甫家,都不敢在她面前造次。

    牵强费劲的在脸上扯出一抹笑意,皇甫少卿将双手背在背后,死死地捏着拳头,冲着古寒说道“古寒兄弟可真能藏拙啊,有这么一件惊人之物,竟然一直都不显山不露水,就凭古寒兄弟你这份耐性,这亏,我皇甫少卿吃了!”

    听到皇甫少卿这番略带讥讽的话,古寒脸上“尴尬”的笑了笑,“皇甫兄过赞了,这东西我也控制不住,就是怕拿出来会失去控制,要是伤到你们,那就不太好了”

    说完,古寒竟然老脸都红了一下。

    鸠天行看到古寒这番模样,心中默默的在为皇甫少卿默哀,心里不断的为皇甫少卿超度、叹息。

    “皇甫少卿,你本乃一介少年英豪,哪成想遇到这么一个无赖,以不要脸闻名于世,遇到他,你也死得不冤了,因为老子也是这么过来的”

    鸠天行在心中默哀道。

    “哦?古寒兄弟不如将它展示出来看看?也好让大家开开眼界”皇甫少卿笑道。

    “好吧”古寒“勉为其难”的说道。

    随后,古寒撤去了手掌中的冲天火光,紧接着,一把两米多的大弓出现在众人眼前,整张弓都弥漫着炽热的火焰,那弓身之上,镌刻着一道道神秘的纹路,不时闪耀着光芒,一股带着洪荒久远的气息荡开,充满了力量与神秘感。

    得见到真面目之后,所有人的眼神陡然间变得异常火热,眼中那炽热的占有欲,即使他们费力掩盖,也是不停的流露出来,此刻,每一个人心中都在激荡着。

    皇甫少卿也不例外,在看到“焚天”之后,皇甫少卿那原本含着淡然笑意的眼神,陡然变得炽热,浓浓的占有欲,从眼神之中喷涌而出,看那模样,若是没有顾忌,恐怕会直接上手抢夺。

    众人的反应,自然一一落入了古寒的眼中,微微一笑,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古寒再次翻手,将“焚天”直接收了起来。

    “皇甫兄,说好的三倍,你可不能食言”古寒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道。

    古寒的声音,唤醒了愣住的皇甫少卿,随后道“我皇甫家族从不食言,一言九鼎,既然古寒兄弟拿的出,若是你赢了,我皇甫家自然不会食言,这点,请古寒兄弟放心”

    皇甫少卿脸上的笑意更浓了,简直化不开,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是内心之中,皇甫少卿却是冷笑连连。

    他对古寒的这柄大弓,已经是志在必得,此时,敷衍他两句也没什么,早晚,古寒的东西都是他的,他一定要得到!

    “那就好,那就好”古寒仿佛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了一般,连连道。

    “既然赌资已经亮了,不知古寒兄弟的寿礼又是何物?”皇甫少卿微笑道。

    这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古寒身上,方才,这个叫古寒的小子已经将他们都惊了一番,不知这一次又会拿出什么惊人之物。

    此时,所有人看向古寒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再没有了蔑视,不过,更多的,则是浓浓的火热。

    不过这些人的眼神,古寒也没放在心上,既然他敢拿出焚天,就考虑过后果,没有一定把握,他是不会这样贸然给自己招惹事端的,刚才,他已经看出了皇甫少卿眼神里那浓浓的杀意和占有欲,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只要他皇甫少卿敢来,古寒一定会让他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吐出来,至于皇甫家主?抱歉,古寒还真不怕,他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的背后跟了不知多少仇敌,现在不照样活的很好吗?世界这么大,他还就不信没处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