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七章:献令
    />

    听到鸠天行这番话,古寒心中一暖,不过还是摇头笑着拒绝了,因为,他能猜到这令牌必定来历不凡,用这个做寿礼,才有机会压那皇甫少卿一头,不然,自己的焚天可就真输出去了。

    “古寒”这时,冷星辰也在背后叫了古寒一声。

    古寒回头,看到了冷星辰那冷淡的眼神,心中也是了然,他知道,想必这冷星辰,也是为自己准备好了寿礼,一想到这,古寒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好气。

    难道自己在他俩眼中就这么没用么。

    再次摇头拒绝之后,古寒直接转身,对此,鸠天行和冷星辰只得无奈摇头。

    “完了完了,这货脑子绝对被驴踢了”鸠天行心中一脸哀痛。

    “古寒兄弟,你确定要拿这个当做寿礼吗?”皇甫少卿再次笑道。

    若是这样的话,那他可就赢定了,这样一来,不用自己出手,他那柄大弓也是自己的了,真是天助我也。

    想到这,皇甫少卿心中不由笑出了声,在他看来,见到这么一个傻缺,主动给自己送宝贝,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确定,这就是我的寿礼”古寒坚定的点点头。

    “好!有魄力!我欣赏你!”皇甫少卿笑意浓郁。

    而在场的其他人,则是一脸无语,那看傻子般的眼神,更加不加掩饰了。

    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古寒双手托举着令牌,冲着老祖行了一礼。

    “小家伙,有意思,将他的寿礼拿来老身看看”老祖笑着开口,对这个古寒,老祖也是颇感兴趣。

    因为这小子经常不按套路来,让人意外连连。

    老祖话音一落,一侧便走出一个女弟子,走到古寒身前,一双秀眼鄙视了古寒一眼,随后拿起古寒手中的令牌,恭敬的托在手掌上,走到老祖面前,递了上去。

    老祖看了看古寒,笑了笑,随后伸出如干枝一般枯瘦的手臂,从女弟子手掌中拿起令牌。

    刚一入手,老祖脸上的表情便凝固了片刻,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老祖身上,老祖的每一个表情自然落入了众人眼中。

    而此刻在看到老祖拿起令牌那一刻变化的表情,众人心中也是咯噔一声,猜测不断。

    不过老祖的表情仅仅维持了瞬息,便重新恢复,只是,那拿起令牌之后的速度,却是快了不少,仿佛是想要急切的知道什么一般。

    将令牌拿到眼前,老祖将手掌摊开,一双浑浊的眼睛仔细而认真的端详着令牌。

    而此刻所有人也是屏住呼吸,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老祖,观察着老祖脸上的每一个细微表情。

    皇甫少卿也是一样,之前在看到老祖入手令牌之时那表情,皇甫少卿的心就提了起来,此时,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老祖,呼吸缓慢而轻微。

    片刻后,老祖将眼神从令牌上移开,表情不变,只是,那眼神深处,快速的闪过一丝震惊。

    抬头看向古寒,老祖开口道“小家伙,这块令牌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包括皇甫少卿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老祖这话,难道这令牌真有什么不凡之处不成?

    闻言,古寒犹豫了片刻,道“这令牌是我之前在外界行走之时偶然获得,也不知有什么用处,但能感受到它的不凡,但实力所限,无缘得见,宝物配强者,在下觉得,这等物品,自然应该配上老祖这样的强者,才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或者说,才能够知晓其中的秘密”

    老祖闻言,笑了笑,对于古寒这番掩饰之语,自然是一笑而过,“小家伙,这令牌确实不是凡物,你很有福运”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震惊了,果然不错,这令牌真的不一般!

    可是,还没等众人回过神来,老祖接着开口“不过,这小牌子,却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神秘,说它厉害,也厉害,说它鸡肋也鸡肋”

    这话出,众人再次懵逼了。

    “这话何意?”古寒也是有些不解。

    “因为它不具有任何其他效果,但是,它却是又是一件在某个用途之上必不可少的物件”老祖模棱两可的说道。

    可是,这话听得所有人更加不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