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八章:横插一脚
    老祖这话一出,在场不少人开始猜测了起来。

    既然老祖说这块令牌在某个用途有大用,那这个“用途”绝对不一般,很可能是惊世级别的。

    虽然就像老祖所说,这块令牌并不具有什么具体的效用,可是,就凭这唯一的一个未知的“用途”,就已经能够勾起所有人的好奇心和猜测了。

    而古寒闻言,心中也是猜测不断,在心中揣摩着老祖这话的含义,可是,不管他怎样猜想,都想不出这令牌能在什么地方派上大用。

    可是看老祖之前的表情和刚才的语气,这块令牌也绝不是什么凡物,肯定有着惊人的秘密。

    随后,古寒冲着老祖笑着说道“在下实在愚钝,参透不了这其中的秘密,这块令牌,还是由老祖保存最为合适”

    闻言,老祖浑浊的双眼盯着古寒,像是要看透他的内心,看他是不是真是如他所说一般。

    片刻后,老祖那紧盯的眼神才缓和了下来,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笑意,温和道“小家伙,这块令牌确实有秘密不假,可是你看老身已经都是快入土的人了,哪还有什么精力去探寻啊”

    “余下的这点时间,老身还想好好生生的过个安稳日子,得个善终,至于那些境界实力什么的,老身这把岁数早已看开了,这些事,还是交给你们这些年轻一辈的小伙子去做吧”

    古寒闻言,心中却是猜测了许多,老祖这话,暗含了许多,恐怕这块令牌的秘密,不是那么简单的,或许暗含着争斗和血腥。

    回过神来,古寒正准备说话,老祖又开口了。

    “小家伙,你这份心意,老身心领了,不过,这份寿礼,老身却是不能收,还是物归原主的好”老祖笑着说道。

    “老祖,这可不行,这是我给您的寿礼,既然献出去了,怎么能有收回来的道理,您还是收下吧,就当做就当做替我保存,您看看,在场这么多人看着呢,大家都献了寿礼,要是我不献的话,那多没面子”古寒回绝道。

    听见古寒这话,老祖微微一笑“小家伙,你还怕丢面子不成?”

    “额”

    老祖这话,让古寒顿时尴尬无比。

    “行了,小家伙,你不必多说,这令牌你若是不愿意收,那我可就随意指人了啊”老祖挑了挑眉。

    “这”古寒有些犹豫。

    毕竟,众目睽睽之下,古寒虽然脸皮厚,但是也不能熟视无睹啊,在座的,都是月华皇朝各个势力的人,而且,这一次的寿宴,还不是寻常人的寿宴,而是代表整个月华最巅峰战力的人物,月华仙阁老祖的寿宴,这等场面下,古寒不得不考虑良多。

    “老祖!若是这古寒兄弟不愿意收,晚辈愿意代劳”

    忽然,古寒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转身望去,原来是那皇甫少卿,此时正一脸笑意的冲着老祖行礼。

    古寒心里有些怒气,这皇甫少卿还真是会挑时候,知道这令牌有秘密,也不顾面子,直接就开口讨要,真是不要脸皮。

    其实,古寒不是不知道这令牌来历不凡,之前他就有猜测,现在经过老祖的提醒,他更加确定了。

    要说不想要,那是假的,谁不想要机缘?谁不想变强?而这令牌之中,或许就暗含着一份机缘。

    可是,之所以犹豫,那是因为古寒需要考虑很多,但是,还没等古寒考虑清楚,这皇甫少卿就横插一脚,直接讨要,这如何不让古寒恼怒?

    毕竟,这本来就是古寒之物。

    “皇甫兄可真是会挑时候啊”古寒微眯着双眼,笑着道。

    “哈哈!哪里,在下是看古寒兄执意不愿接手,而老祖都已经发话了,若是不接,岂不是忤逆了老祖的面子,在下可是在为古寒兄着想啊”听到古寒这讥讽之语,皇甫少卿丝毫不恼,微微一笑道。

    闻言,古寒不再答话,心里却是恼怒异常。

    “小家伙,若是你真不要,那老身可就给那皇甫家的小家伙了”老祖看着古寒,笑着道。

    古寒紧皱着眉头,不知道怎么回答。

    “兄弟!你傻啊!快接啊!你是想让皇甫少卿那狗日的抢了吗?!这本来就是你的,而且,或许还藏着什么大秘密,要是就这么错过,那绝对悔恨终身啊!”

    一旁,鸠天行激动着冲古寒低声叫道。

    古寒眉头皱的更紧了。

    “看来古寒兄弟是不想要了,不如老祖将令牌交给在下吧,您放心,在下一定会好好保存,若是有所发现,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皇甫少卿看了看皱眉沉思的古寒,脸上浮现出讥讽的笑容,随后冲着老祖笑道。

    而老祖听到皇甫少卿的话之后,再次看了看古寒,微微皱了皱眉,摇了摇头,道“既然如此,那就交给你吧”

    “多谢老祖!”皇甫少卿得到老祖肯定回答之后,顿时大喜,随后直接凌空踏向这边。

    来到这边之后,皇甫少卿走过古寒身边,微侧着脑袋,俯视了一下古寒,脸上,得意的笑意甚浓。

    随后,直接走向老祖身前。

    正当老祖准备将令牌交给皇甫少卿之时,古寒猛地抬头。

    “等等!”

    “嗯?”皇甫少卿闻言,眉头紧皱,转过身看向古寒,表情有些不爽。

    “古寒兄难道这时候要来横插一脚吗?”

    “皇甫兄说笑了,这本就是在下之物,何来横插一脚之说?要说横插一脚,也应该是皇甫兄你把?”古寒笑道。

    “刚才,我只是在考虑一些事情,难道皇甫兄就要夺宝了吗?”

    皇甫少卿听到古寒这话,眼中满是阴鸷,脸色极为难看,就快要到手的东西,被这个货打断了。

    可是,表面上,皇甫少卿还是笑道“古寒兄怕是忘了,之前你可是将其献给了老祖,按理说,这令牌如今已经是老祖之物了,现在老祖自然有权利处置这令牌的所有权,何来我夺宝一说?”

    “话实说这么说,可是人家老祖不是没要么?那不还是我的”古寒挑着眉毛笑道。

    “你!”听到古寒如此无赖之语,皇甫少卿心中怒气横生,指着古寒说道“你这简直就是无赖之语!哪有送出去的东西还是自己的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