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九章:战皇甫少卿
    “古寒!现在可是老祖寿宴,你最好还是注意一下你的身份!”皇甫少卿含怒道。

    “我一直都注意着啊”古寒依旧笑道。

    “你!”皇甫少卿气急,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看见眼前这两个小家伙,老祖摇头失笑,“好了,你们这两个小家伙,现在可是这么多人看着呢,注意点影响”

    “老祖!”皇甫少卿听到老祖这话,以为老祖要改主意重新将令牌还给古寒,顿时急道。

    老祖哪能不知道皇甫少卿的想法,挥了挥手,道“好了,你们也别争了,这件事,你们俩都有问题,一个半天不回答,一个中途讨要,这样吧,你们寻个法子,决定归属如何?”

    听见这话,皇甫少卿楞了一下,随后心中大喜,笑着道“谨遵老祖喻令”

    古寒却是皱了下眉头,不过也是点点头“好”

    没办法,这事,确实是自己之前太过犹豫了,可是,在这种场面下,谁能真厚着脸皮接着啊,肯定会再三纠结的。

    哪怕是古寒也不例外。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皇甫少卿那样。

    “依我看,那就干脆让他俩比上一场,如何?”这时,一直没开口的皇甫家主忽然开口道。

    这一开口,在座的诸多势力像是嗅到了什么,纷纷精神大振,连连附和,同意皇甫家主的决定。

    听到这满场的呼声,皇甫少卿脸上笑意渐浓。

    见到这等情势,老祖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一下,略微瞟了一眼皇甫家主,随后道“既然如此,那就比试一场吧”

    “老祖圣明!”听见老祖的话,在场的诸多势力皆是附和道,随后,眼神皆是不由自主的瞟向皇甫家主。

    可是,皇甫家主却没有丝毫反应,依旧静静的端坐着。

    很快,场地中央便让出了一块空地,其余人围在四周,而古寒和皇甫少卿,则对立站在场地中央。

    “皇甫兄,说实话,我是真的佩服你”看着自己不远处的皇甫少卿,古寒笑道。

    闻言,皇甫少卿脸上笑意不减“过誉了”

    “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古寒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意“我是说,我是真的佩服你,我以为我的脸皮已经够厚的了,没想到,你的脸皮比我还厚,比起你,我是真的甘拜下风,佩服佩服,或许有朝一日,如果这个世界再次遭受到类似于神使那样的侵略者,你们皇甫家绝对会活的很好,被神使奉为上宾”

    听完,皇甫少卿一脸阴沉,他哪能听不出古寒言语之中暗含的意思,古寒这是在讽刺他会当叛贼。

    “那可说不定,不过,我皇甫家若是到了那个时候,结果会怎样,我说不定,但是,你的结果我却知道”皇甫少卿笑意中,杀意弥漫。

    “我猜测,你一定活不到那个时候”

    “是嘛,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古寒不为所动,依旧笑着道。

    两人这番对话皆是用能量传音,所以,外界的人根本不知晓两人这次的对话,看到两人脸上那满满的笑意,甚至还有种老友一般的错觉。

    “别说我皇甫家以势欺人,我让你三招”皇甫少卿看着古寒,轻蔑笑道。

    “是吗?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古寒毫不拒绝,直接开口。

    随后脚下猛地一踏,狂暴的气流在脚下炸开,掀起一阵烟尘,而古寒,直接化作了一道残影,冲向皇甫少卿。

    看见来势汹汹的古寒,皇甫少卿面色不变,脚下轻轻一跺,金黄色的能量从体内直接喷薄而出,在体外形成了一道防护罩,流转闪烁着光芒。

    轰!

    古寒直接一拳轰上了皇甫少卿的防护罩,发出一声巨大的爆响,震耳欲聋,强大的能量碰撞,使得两人四周的烟尘被一道一道的冲击波掀飞,快速向着四周荡开。

    可是这一击,古寒却并没有击破皇甫少卿的防护罩,甚至,连动摇都不曾做到。

    见到此,皇甫少卿嘴角裂开了一抹笑意,“第一招”

    一击不中,古寒猛退,随后再次冲了过来,这一次,更加猛烈,古寒的拳头,再次狠狠的砸在了皇甫少卿的防护罩之上,爆响声炸开,烟尘四溅。

    可是,依旧没什么效果,防护罩依旧纹丝不动,就仿佛一个古钟一般,牢牢的将皇甫少卿护在里面,防御力简直惊人。

    “古寒,这可已经是第二招了,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没用的,你现在放弃,还可以免受一些皮外伤,而且,一会也不至于丢面子,两全其美,如何?”皇甫少卿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了,“劝解”着古寒。

    而古寒此时却是没有作答,两次攻击没破,古寒脸上却没有丝毫慌乱或者着急之色,看那表情,倒像是很随意,像是在玩?

    古寒的表情自然没逃过皇甫少卿的眼睛,见到古寒如此一副表情,皇甫少卿大怒“古寒,下一招就是最后一招,我看你到时候还能不能一直保持这幅表情”

    任凭皇甫少卿如何怒言,古寒却好似充耳不闻,这下子,皇甫少卿更加怒火冲天,还从来没有人敢以这种表情面对他!

    他很想现在就出手,直接除掉这个处处跟他作对的小子,可是,眼下这么多眼睛盯着自己,还有老祖正在观看,他不敢。

    “还有一招,还有一招我就可以出手了,到时候,我要你生不如死”皇甫少卿心中怒极。

    而此时,四周正在观看这场比试的诸多势力也在纷纷议论。

    “这古寒到底在想什么?第一次都打不破,他还要打第二次,这么虎?”

    “依我看,这古寒根本就不是皇甫少主的对手,连最基本的防护罩都打不破,还拿什么跟人家比?趁早放弃算了,还能留的一点面子”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这古寒在酝酿什么也说不定”

    “吹吧你就”

    而就在众人议论之时,鸠天行和冷星辰也在观看着,心中提了起来,特别是鸠天行,此时一脸紧张。

    “我说冷着脸,你说古寒是怎么了?感觉他没这么弱啊,怎么现在连个破护盾都打不破?这么多人看着呢,搞得老子心里都是一提一提的,真他娘的不爽,直接一招干死他丫的不就行了吗”鸠天行两条浓眉紧皱。

    “他这是在钓鱼”冷星辰淡淡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