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章:一招灭杀
    “饶我一命!饶我一命!”巨大人脸疯狂哀求,脸上已经惊恐扭曲到极致。

    可是,回答他的,却是旗袍女子猛地一握。

    砰!

    巨大人脸瞬间爆碎!直接化作了漫天碎光!随后,只听四周响起一阵哗啦啦的声响,像是有着什么东西破碎了。

    而与此同时,一处密闭房间之中。

    一个五六十岁的男子盘坐在石台之上,微闭着眼,气息稳定,可是忽然,男子猛地睁大双眼,剧烈的喘着粗气,眼神中充斥着惊骇,气息紊乱。

    随之而来的,是身体四周传来的一阵阵剧烈疼痛,像是要撕裂身体一般。

    男子低头查看,只见自己的身体此时已经布满了裂纹,犹如瓷瓶快要破碎一般,鲜血沿着裂纹溢出,形成一道道血线,恐怖异常,男子彻底惊恐了。

    “不要!我不想死!别杀我!”男子惊恐大叫着,整个人乱作一团,随后,只听“砰”的一声,血雾爆散,墙壁四周满是血迹。

    “姑前辈,多谢!”人脸已灭,阁主朝着旗袍女子走上前去,脸上带着笑意。

    闻言,旗袍女子只是淡淡的看了阁主一眼,淡淡道“无妨,我也不是为了救你们”

    “额”听到旗袍女子这番话,阁主有些哑然。

    不过片刻后,阁主便重新恢复笑容,“前辈若是还有事的话,将他交给我便好”

    可是,没想到听到这话,旗袍女子眼中却是带着不喜,“交与你们?又让他去送死吗?”

    而阁主听到这话仿佛是被触到了逆鳞,脸色也是变得有些不好看了“前辈,我敬你是前辈,我承认,我境界实力是不如你高,我若是有你的实力,我也能保护他”

    阁主这话一出,鸠天行等人的眼神瞬间变得怪异起来,而旗袍女子的眼神中也是充满了警惕的意味。

    不过话刚一说出口,阁主便发现了其中的不妥,顿时补充道“我是说,我若是有前辈的实力,我也能护所有人周详”

    不过,这话一出,阁主还是发觉有点不对,好像太意气了,于是又补充道“那个什么,我其实是说”

    “好了,你不必再说,我可以将他交给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能再让他受到这般伤害,不然”说到这,旗袍女子扫视了一下四周,继续开口道“你所在的势力,也不用存在了”

    “你!”听到这话,阁主顿时美眸圆瞪,气的直喘气。

    喵!

    这时,一道白色身影忽的闪了过来,冲着旗袍女子凶狠的叫了一声,眼神满是警告的意味。

    旗袍女子低头看去,瞳孔却微微缩了一下,脱口而出“雪儿?”

    听到旗袍女子这话,小雪愣了片刻,不知道为何眼前这个初次见面的绝美女子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不过,仅仅片刻,小雪便重新恢复了一副龇牙咧嘴的凶狠模样。

    “或许是我认错了吧”旗袍女子注视着小雪,皱眉道。

    “我走了,他,我就交给你们了,若是让我发现他有任何闪失,你们就给他陪葬吧”说完,旗袍女子站起身来,伸出手在面前轻轻一划,一道裂缝凭空出现,直接迈步而入。

    而随着旗袍女子的消失,那裂缝也是迅速愈合,而阁主的眼神,却是依旧注视着裂缝所在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鸠天行等人则是快速跑到古寒身边,查看起伤势来。

    片刻后,众人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什么大事,幸亏被那旗袍女子及时制止住了,只是脏腑有些受损。

    而这时,老祖也是忽然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一脸凝重。

    “你们怎么样了?”老祖像是赶了许久路程似的,有些气喘,而那浑浊的眼神中却是散着精光和杀意。

    “没事,老祖,您怎么来了?”阁主开口问道。

    “我要再不来,老身这月华仙阁就快被人给人拆了,真是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在月华仙阁行凶,看来我这个老太婆真是沉寂太久了,这外界,已经忘了我老太婆的手段!”老祖发丝飞舞,猛地将手中的拐杖一杵地面,怒声道。

    显然,此次的事件已经彻底激起了老祖的怒火。

    “此事到此为止,你们先随我来”老祖开口说道,随后,身影朝着一个方向快速闪去。

    其余人不知所以,皆是一脸疑惑与不解,但是还是快速的朝着老祖消失得方向跟了上去。

    半晌后。

    众人来到一座浮岛,岛上坐落着一座占地极为宽阔的宅子,宅子的院子中央,矗立着一颗参天巨树,其树干足足有五十米大小,而其树荫则是将整个峡谷都给遮盖了进去,犹如一把巨伞。

    而在那树上,结着一柄柄如匕首一般的小剑,寒光熠熠,剑气纵横,离得近了,竟还有些割裂之感。

    “老祖,您将我们带到这来干什么?是发生什么事了吗?”阁主皱眉开口问道。

    此地她自然是熟悉的,就是上次带古寒来看竹清影时的那座浮岛,可是,她却不知道老祖这次将自己等人带来是做什么。

    阁主话语落,背对着众人站立的老祖缓缓转过身来,“你们注意到这树的异状了吗?”

    闻言,众人将目光皆是投射到巨树之上,上下扫视。

    忽然,他们发现巨树之上,好像若隐若现的闪烁着一些奇怪繁奥的符号,不仔细看的话,还真发现不了。

    而阁主时最为吃惊的,她算是对这巨树比较了解的人了,她从未见过巨树有着这样怪异的形态。

    “老祖,这些符号是什么?”阁主黛眉紧蹙,开口问道。

    老祖闻言,却也是摇了摇头,“老身也不知,不过,之前我却触摸过这些符号,从这写符号之中,我感受到了一股极强的杀伐和血腥之气,震天撼地,令人心生惊惧”

    “难道这树要杀人?”鸠天行忽然开口。

    不过,换来的,却是一众看傻子一般的眼神,弄得鸠天行摸着后脑勺尴尬直笑。

    “应该不会是树有杀意,老身参悟了许久,总算有了一些头绪”老祖凝重开口。

    众人也是被她这模样给镇住了,神色也开始凝重起来。

    “我想,这应该是巨树给我们的提示,或者说,是预警”老祖郑重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