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四章:太阴拳法再显威
    而瘫软在地的小雪却是无力反抗,胸口剧烈起伏着,眼睛微微睁开,看了看那满脸杀意的男子,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哀伤。

    “你以为你做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老子就会放了你吗?!”看到小雪一副可怜的样子,那银白色衣袍男子反而更加愤怒。

    而古寒此时两眼猩红,狠狠地咬着牙齿,杀意滔天。

    就在那石锤要落到小雪身上之时,一个黑白轮盘快速打了过来,直接击中男子手上的石锤,发出一声轰响,阻止了男子的动作。

    “谁?!”男子紧皱着眉,一脸愤怒的四顾,找寻着刚才阻止他的人。

    “几个大男人欺负一只猫,真是有种啊”古寒从杂草中迈了出来,脸上带着冰冷的笑意。

    男子微眯着眼睛,看着古寒,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怎么?想要救它?可以,你将我的灵药补上,我放你们两个走,如何?”

    “哦?补偿吗?”古寒冷冷的笑着,一边向着几人靠近。

    “不错”男子斜睨了古寒一眼,阴寒笑道,

    “那你找对人了”古寒脸上洋溢起一抹灿烂的笑容,道“灵药我多得是,先送你一份血肉大药!”

    说完,古寒脸色瞬间冰寒,杀意弥漫,整个人直接猛冲了过去,双臂早已覆盖上了黑白能量,坚如铠甲。

    “找死!”那男子也是起了杀意,扬起石锤,直接朝着冲来的古寒猛砸而去。

    古寒右手握拳,黑白能量凝聚,朝其直接一拳轰去。

    轰!

    狂暴的气浪从两者轰击处荡开,四周树木瞬间崩碎,烟尘四溅。

    一道身影,忽然从烟尘中窜出,怀中抱着一只大白猫,正是古寒。

    古寒将小雪放在地上,站起身来,眼神冰冷的看着烟尘之中。

    片刻后,几道身影也是从烟尘之中迈了出来,脸上皆是充满着强烈的杀意。

    “小子,我不管你是从哪里来,今日,你必须死!”银白衣袍男子满脸阴狠,手中握着石锤的手狠狠的紧了紧。

    “呵,是吗?我也正有此意”古寒冷笑道。

    “找死!”银白长袍男子怒声道,脚下猛踏,直接朝着古寒攻了过来,身影快速闪烁。

    古寒眼神眯了眯,双臂黑白气息缭绕,猛地一握,脚下猛踏,也是攻了过去。

    两人身影不断闪烁,交击,剧烈的轰响不断响起,地面被强大的战斗余波给掀翻,泥土四溅。

    “难怪要管闲事,果然有点能耐”银白长袍男子冷笑道,随后猛地跃起,举起石锤朝着古寒狠狠的砸了下来。

    “憾山锤!”

    银白衣袍男子大喝一声,手中的石锤忽然四射出刺眼的白光,一道道土黄色的能量在石锤上流转萦绕,散发出沉重的气息。

    古寒眼神微凝,这一击跟之前的不一样,显然,这一击,这石锤像是有了某种加成,还没砸到古寒,他都能感觉到从头顶上镇压下来一股强悍的压迫,像是要压碎他一般。

    “太阴拳法!”

    古寒眼中一凝,双臂开始挥舞起来,在身前空气中划动,双脚,也随着手臂的律动,踩着某种步法。

    古寒面前的空气随着他的双臂的舞动,如同流水一般,从手掌间流过,一股柔劲,在四周凝聚,逐渐扩散,地面上的落叶和杂草,也随着古寒的律动,围着古寒旋转了起来,身体四周,缭绕着阵阵微风。

    见到这一幕,银白衣袍男子冷笑出声“什么鬼招式?!就凭你这软绵绵的招数,也妄想抵挡我这憾山锤?!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银白衣袍男子眼中陡然发狠,手中猛地用力,那石锤猛地朝着古寒砸下,恍惚间,似是能瞧见那石锤上方,有着一座虚幻的巨大山峦浮现,气息磅礴,带着千钧之力,朝着古寒镇压而下。

    “不知道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也敢挑衅我家少爷,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何止如此?!你看那小子使出的那软绵绵的招式,这能伤人?给人按摩还差不多!还妄想抵挡少爷的憾山锤,这一次,定会将那小子捶成肉泥!”

    “而且少爷还没用出全力呢,要是全力以赴,绝对一招之内就可以将这小子弄死”

    四个侍从模样的男子在一旁看着战况笑道,在看向古寒之时,眼里那浓浓的不屑和鄙夷毫不掩饰。

    而此刻的古寒,却依旧缓缓的跟着律动挥动着双臂,脚下踏着步法,双眼微闭。

    “小瞧我?!混账!老子看你怎么死!”银白衣袍男子看见古寒依旧不为所动,甚至将眼睛都是闭了起来,顿时大怒,手中石锤悍然砸下。

    看着银白衣袍男子那带着滔天气势的一锤砸下,几个侍卫脸上都挂着笑意,仿佛已经是看到了古寒血肉四溅的模样。

    可是,很快,他们的笑容便凝固了下来。

    只见那原本自顾自舞动着的古寒,在古寒即将砸到头顶之时,双眼蓦地睁开,神芒爆射,随后双臂向上环绕着那石锤挥动几下,然后牵引着石锤在原地转了一圈,随后猛地向那四个侍从处抛去。

    银白衣袍男子此时面色剧变,刚才他感受最深,在他就快要砸到古寒头顶之时,却感觉到一股极强的牵引力牵引着石锤,那股力量十分柔和但却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味道,纵使他如何发力想要夺回石锤的控制权,但却毫无所动,石锤依旧循着古寒双臂的轨迹而挥动,到最后,直接从他手中脱离而出,被古寒抛向那四名侍从所在之处。

    而在看到古寒将那石锤抛过来之时,四名侍从面色顿时变得惨白,满脸惊恐,不复之前的从容,一个个脚底下猛地炸开光芒,想要迅速逃离。

    他们可是很清楚自己家少爷的实力,这一锤若是砸了下来,他们绝对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可是,那石锤速度太快,被古寒刚才那一番牵引之后,速度再度暴涨,纵使几个侍从第一时间从脚下炸开能量想要逃跑,也只是跑了三个,有一个,只是慢了那么一眨眼的时间,便直接在一声巨响中爆碎,血肉四溅,而那几个侥幸逃脱的侍从,也是满脸冷汗,那爆炸只距离自己不到三米,差一点,就没命了。

    “呵呵,有趣,竟然还有如此怪异强大的招式”那银白衣袍男子看着古寒,像是看到了一件宝贝,眼神中闪着火热,而对于自己的侍从,却是没有丝毫在意,连一个眼神都不曾瞥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