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父亲尸骨被辱
    砰!砰!砰!

    李枸的身体被古寒抓着一次又一次的朝着地面摔去,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古寒四周的地面,早已经是面目全非,无数人形大坑遍布,大片的尘土笼罩着古寒的身影,只能依稀的看到古寒抓着李枸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砸向地面。

    砰!

    又是一次砸向地面之后,李枸的身体已经彻底软了下来,周身骨骼尽碎,犹如一滩烂泥一般摊在地上,而此时,李枸仍然不忘警告古寒。

    “古寒,你杀了我,也改变不了什么,凌云宗,是你这辈子都招惹不起的存在,而你,终有一日会死在我凌云宗人的手下!”李枸脸上带着怨恨的笑容,那一双眼睛,充满阴鸷,犹如毒蛇一般,盯着古寒。

    “我说过,凌云宗,我很快便会找上去,你放心,你的宗门,很快便会化为云烟”古寒盯着李枸那毒蛇般阴鸷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哈哈哈!大言不惭”李枸用尽全力笑着,脸上满是不屑和轻蔑。

    古寒伸手在李枸伸手寻摸着,很快,拿起一个戒指,强行破开李枸的禁制,能量释放进去探查。

    而在禁制破除后,李枸瞳孔猛地一缩,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气息再度萎靡。

    “你洒的就是这个么?”古寒伸手,掌心出现一个袋子,袋中还有半袋灰色的粉末,跟李枸之前朝他们撒的粉末一模一样。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住手!”李枸看到古寒拿着那粉末朝着自己走近,顿时惊恐至极的叫道。

    “不干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让你也尝尝这种滋味”古寒冲着李枸笑道,随后扬起袋子。

    “住手!不要!不要!饶我一命!饶我一命!”李枸惊恐大叫,脸色吓得一片煞白。

    “你凌云宗仗着势大干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饶命?去跟老天说吧,我就做个好事,让你去见他”古寒笑着将袋子斜倾,袋中的粉末朝着李枸倾泻了出来。

    “不要!不要啊!”李枸不断的惊恐大叫,“殿下!殿下救我!”

    “炎烈么?倒是确实不曾见到他”古寒笑道,手中却没有停。

    “古寒!住手!”忽然,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

    寻声望去,古寒脸色顿时黑如锅底,一股暴怒和杀意在眼中疯狂酝酿,双目猩红一片。

    只见那炎烈此时站在那成山尸骨之上,上下打量着那具持长枪傲然站立的尸骨,嘴角含笑,“我听说,这是你父亲?”

    闻言,古寒脸色顿时一寒,“炎烈”

    “啧啧啧,倒确实是有种气吞山河的气概,想必,生前也是一个数一数二的强者吧?可惜啊,最终还是死了”炎烈不断的打量着尸骨,嘴中时不时轻嗤出声。

    古寒手中捏着拳头,双目欲裂,“炎烈!如果你敢动他,我要你死!”

    “啧啧,我好怕啊”炎烈“恐惧”的拍了拍胸膛,做出一副畏惧的模样“你上来啊,你看是你先杀我,还是我先打碎这一堆烂骨头”

    “炎烈!”古寒瞳孔血丝遍布,低沉出声。

    “嗯?这杆长枪不错,我要了”炎烈来回打量着尸骨,忽然看到古寒父亲手中握着的那杆长枪,眼中一亮,说道。

    “你敢!”古寒浑身气势猛地一爆,地面寸寸龟裂,大片烟尘溅起,双臂紧握。

    “有何不敢?不过是一堆烂骨头而已”炎烈轻嗤一声,随后握住那杆长枪,用力一扯,居然没扯出来。

    “嗯?这老东西都死了多少年了?还握得这么紧,绝对是宝物!”炎烈眼中光芒更甚,随后更加用力的扯着,却依旧扯不开,这下炎烈彻底怒了。

    “妈的!老东西!一堆烂骨头!给老子滚远点!”炎烈双眼一怒,伸出脚朝着古寒父亲的尸骨狠狠的踢出一脚。

    “炎烈!我要你死!”古寒彻底暴怒,双目猩红喷火,脚下猛踏,朝着那尸骨的方向猛冲而去,一身狂暴的气势尽放。

    “呵”炎烈轻蔑一笑,对暴怒而来的古寒毫不在意,脚下更加用力。

    咔擦!

    一身碎响,古寒父亲尸骨顿时破碎,四处飞溅,古寒见到,顿时睚眦欲裂,双目喷火,一身狂暴的怒意冲天而起,身影快速闪过,接住那父亲飞溅的尸骨。

    鸠天行等人也是快速而来,帮着古寒接着那些飞溅的尸骨。

    “尝尝你父亲兵器的滋味”炎烈的声音忽然响起,随后,一道强悍而锋锐的能量瞬间朝着古寒而去。

    噗!

    古寒硬接了这一击,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强忍着剧痛,身影快速闪烁,继续接着尸骨。

    “哟?骨头这么硬?一个死去的老东西,值得你这么拼命吗?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气了”炎烈不屑的笑道,随后长枪一挥,又是一击破出。

    强悍的能量刺破空间,瞬间抵达古寒身体。

    砰!

    噗!

    古寒再次承受一击,伸手接过尸骨,猛地喷出一口血雾,重重的喘着粗气。

    “不得不说,你父亲这兵器确实挺强”

    轰!

    又是一击,这一击,古寒整个身体直接被击飞,在空中划出一道血线,血雾漫天,落地后,快速翻身而起,脚下猛踏,接住尸骨。

    “还不死心?那这一次,你直接去死吧”

    轰!

    “妈的!炎烈!你找死!”鸠天行实在看不下去了,暴喝出声,古寒每一次都硬接炎烈的攻击,而炎烈的攻击却每一次都是在古寒即将接住他父亲尸骨时爆射而出,导致古寒不敢躲避,这四周尸骨太多,要是跌入了这成山的尸骨之中,怕是再也找不到了,而这古寒一次次的硬接,一身气息已经开始萎靡,满身鲜血,无比狼狈。

    鸠天行抡起一根铁棍,猛地跃起,朝着炎烈狠狠一棍砸去“以力破天!”

    巨大的棍影带着滔天的气势,仿佛能搅动苍穹一般,霸道而强势的朝着炎烈砸了下去。

    炎烈不慌不忙,缓缓道“我这手里可是还有古寒父亲的兵器,你要是朝我砸下来,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攻击厉害还是这兵器强大”

    “鸠天行!”闻言,古寒朝着鸠天行焦急大喊。

    听到古寒的声音,鸠天行狠狠的握了握手中的铁棍,牙齿紧咬,双目欲裂,怒火充斥,攻势猛地一消,那带着滔天气势的棍影瞬间湮灭。

    “炎烈!”鸠天行怒目而视,双眼猩红,盯着炎烈,狠狠咬着牙,两个字从嘴里含怒蹦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