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章:重逢算无疑
    噗!

    炎烈面色大变,可是此时已经来不及躲避,古寒那恐怖的一指,直接点在了炎烈的胸膛之上,恐怖的能量瞬间炸开!

    一声巨响暴起,炎烈应声倒飞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血雾,重重的跌落在地,气息有些紊乱。

    双臂支撑着身子,艰难的爬了起来,炎烈望向古寒,眼神满是怨毒的笑容“古寒,今日你胜了又如何?你叶家终究溃败百年,你还想振兴叶家?也不看看这如今这大陆局势,四朝鼎力,你叶家如何翻身?!更何况,如今这大陆之上的人,皆是已经认定你们为罪人遗嗣,你如何更改?当今局势已定,你叶家想要翻身,想要振兴,就是与四朝为敌,与整个大陆为敌!你古寒!当得起吗?!”

    古寒面色冷漠的一步一步走向炎烈,冷冷的声音自喉咙传出“我叶家从来就不曾溃败,那些曾经浴血的先辈强者也从来就不曾离去,他们一直守护着这片大陆,这个世界,世界不曾更改,改变的是人,世人愚昧,被人玩弄认知,忘记了那些曾经为了他们而浴血奋战,献出生命的一个个先辈强者,忘记了当今的生活是由那些先辈强者以血肉铸就!不过终有一天,先辈强者的侠义和热血会被世人熟知!他们的光芒会在这万里苍穹之上绽放出万丈光芒,重新照耀这片大地!而你这种人,则会在滚滚岁月的流逝下被掩埋”

    走到近前,古寒那凌厉而充满杀意的眸子盯着炎烈,右手抬起,指尖黑白小球旋转,恐怖气息绽放,猛地朝着炎烈头颅点去。

    忽然,炎烈阴阴一笑“呵呵,纵是如此,古寒你想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

    看到炎烈这笑容,古寒眉头一皱,心里一突,有种不好的预感,手中的动作再次加速,狠狠朝着炎烈头颅点去。

    古寒瞳孔一缩,自己的手臂竟然直接穿过了炎烈的身体,而那炎烈的脸上,还残留着那阴厉的笑容。

    “哈哈!古寒!想要杀我?你还嫩了点,我会在外面等你,等你出来给你的人收尸!”四周空间中响起炎烈那得意的笑声。

    猛地一锤地面,古寒狠狠咬着牙,忽然脸色一变“不好,阁主还在外面,她一个人怕是抵挡不了天炎皇朝的势力”

    想到这,古寒心中更是怒火蒸腾,可是却无可奈何,那种感觉,就像是在胸口憋了一口气,却又吐不出来,恨极!怒极!

    正当此时,四周忽然响起一道有些陌生但又熟悉的声音。

    “天机之术!空间禁锢!”

    轰!

    天地间响起一声巨响,随后一道身影直接凭空爆射而出,径直射向古寒面前的地面。

    “嗯?”古寒转头一看,正是那消失的炎烈!如今的他在地面上疯狂挣扎着,四肢像是被一道无形的绳索给禁锢了一般,动弹不得,而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一抹极度惊骇的神情,带着恐惧。

    “谁?!你给老子出来!”炎烈恐惧的声音颤抖着出声,本来他都可以走了,却忽然被束缚给扔了出来,这太诡异了。

    而古寒此时也是有些疑惑,不知道是谁再帮他。

    忽然,一道身影直接出现在古寒面前,犹如凭空而来一般,有些骇人,此人一身白衣,模样儒雅,衣衫飘飘,给人一种出尘和飘逸的气质,那脸上,时刻挂着一抹温和的笑容,给人一种亲切感。

    可是这抹笑容在炎烈看来,却是犹如阎王的笑容,那么可怖,简直像是夺命的微笑。

    “算无疑?!”古寒惊呼,脸上一片惊喜之色。

    眼前的这个白衣男子,赫然便是许久不见的算无疑,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再次遇见了他。

    算无疑冲着古寒挑了挑眉,笑道“古寒,我的这个见面礼如何?分量足不足?”

    古寒闻言,笑着点了点头“足!”

    说完,走向炎烈,掌心能量闪耀,这一幕,吓得炎烈脸色大变,一片惨白,惊恐大吼“古寒!你要干嘛!我告诉你!我可是天炎皇朝的太子!你要杀了我,我父皇和整个天炎皇朝都不会放过你的!”

    “你放心,他已经和你的父皇结下了死仇,也不在乎多一点”算无疑忽然笑着淡淡道。

    “嗯?!”闻言,炎烈瞪着眼眶,还没来得及说话,古寒直接朝着炎烈一掌拍出,掌心能量喷涌。

    噗!

    炎烈眼眶死死的瞪着,喷出一口鲜血,眼神逐渐涣散,气息消失,倒了下去。

    “你放心,你父亲不久之后也回来陪你”古寒冷漠的看着炎烈的尸体,打出一掌,能量化为火焰,将炎烈的尸体焚烧殆尽。

    做完这些之后,古寒这才转过身来,看着算无疑,疑惑道“你怎么跑这来了?”

    算无疑神秘的笑了笑“秘密”

    “去去去”古寒白了一眼,冲着算无疑挥了挥手,随后直接对着算无疑的胸膛来了一拳。

    “咳咳!古寒!你这是要杀人灭口么”算无疑捂着胸口,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

    “斯文败类就是说的你这种”古寒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算无疑,随后走向冷星辰和鸠天行那边。

    此时的鸠天行和苏红菱还在昏迷之中,冷星辰和月菱在四周警惕保护着两人,看到古寒走了过来,月菱直接冲了过来,抓着古寒的衣服,前后观察,一脸担忧。

    “古寒,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月菱不停地问道。

    古寒一脸尴尬。

    “咳咳!”这时,算无疑在身后轻轻咳嗽了两声。

    月菱顿时如受惊的兔子,连连放开了古寒的衣服,脸色一片通红,眼睛四处飘忽着。

    “古寒,这位是?”冷星辰此时也是瞧见了算无疑,带着疑惑走了上来。

    “哦,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算无疑,是我在认识你们之前认识的一位斯文败类”古寒指着算无疑,笑着道。

    听到前半段还好,听到后半段,算无疑脸上那温和的笑容瞬间凝固,脸色变得铁青。

    “咳咳,这位是冷星辰,还有那地上躺着那个光头,叫鸠天行,然后这位是月菱,是月华的公主,躺地上那个女的是苏红菱,月华仙阁的大弟子,都是我此行的同伴”古寒给算无疑挨个介绍着。

    算无疑笑着冲着冷星辰和月菱点点头,算是见过,随后看着古寒道“你们此行来这是做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