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神秘祭坛
    古寒正欲开口说话,却看到冷星辰皱着眉,朝着自己摇了摇头。

    古寒笑道“算无疑可以信得过”

    见此,冷星辰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古寒看着算无疑,郑重道“其实这一次我们来圣陨遗地,主要是为了查清这神使的背景和来历,当年神使一门凭空出现,带着一股强悍的武力横扫大陆,播撒他们的信仰,这一切来得太过诡异,而且最近,神使这股势力仿佛又有了死灰复燃的迹象,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所以我们要来这当初的大战遗地查探,或许能有什么发现,也好应对将来神使的复出。”

    闻言,算无疑也是皱了皱眉,“那你们查到什么了吗?”

    古寒点点头“据我所知,我猜测这神使可能并非我们这个世界的势力”

    说完,古寒紧盯着算无疑,却发现算无疑好像并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疑惑道“难道,你知道?”

    没想到算无疑居然点了点头,“我天机一门,测算天地,梳理古今,对于这神使的来历,自然也是测算了一番,你说的这些,我都知晓,可是纵然知晓,却也是无可奈何,在我想要测算出谁能终结这场动乱之时,却遭到了天道反噬,差点身死”

    “这么严重?”古寒听完算无疑的话,也是不由惊诧。

    “那这么说,你来此地,也是为了神使一事?”

    算无疑点点头,“没错,我一路测算,发现这深坑之中,掩埋着神使的秘密,便跟了下来,没想到遇到了你”

    “原来如此”古寒皱眉点点头,“那不如你跟我们一同走吧,多个人多一份力量,如今还有那石渊和林天道,还有其余势力,都不容小觑”

    “行”算无疑点点头,不过紧接着却是面色怪异的看着古寒,看了看月菱,又看了看古寒“你们俩”

    “咳咳,那什么,我们走吧”古寒干笑着说道,随后转身便走。

    算无疑紧跟了上去,一脸狠狠的说道“古寒,我告诉你,你小子要是敢对不起我妹妹,我扒了你的皮,你信不信?”

    “不是,算无疑,我什么时候对不起你妹妹了,而且,我和你妹妹也没啥关系啊”古寒苦笑。

    “嗯?!”算无疑瞪着眼睛,“我管你们什么关系,反正我妹妹是心系你身上了,要是你敢对不起她,我要你永世不得轮回”

    “卧槽!兄弟,你不会真的这么恶毒吧?我们可是兄弟”古寒吓了一跳。

    “谁跟你是兄弟,你小子还真会攀关系,一边凉快去”算无疑没好气的说道。

    “得得得,有文化的流氓惹不起,我躲还不行嘛”古寒脚下一闪,快速朝前走去。

    冷星辰背着鸠天行,月菱扶着苏红菱,也是跟了上来,本来古寒是想要背苏红菱的,却被月菱给一眼瞪了回来,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说什么也不让古寒帮忙,对此,古寒只能摊了摊手,而冷星辰那边,古寒可就没这么主动了,鸠天行那小子,平日里气他的时候不少,有冷星辰背,他自然乐得清静了。

    众人一路前行,却发现这四周的黑雾好像在渐渐消散,此时的黑雾跟之前相比,已经淡了好多,不过众人却没有彻底放下心来,警惕着周围。

    古寒和算无疑在前面开路,从那无数成群的残躯生物之中清出一条道路。

    很快,众人便来到了整个深坑的最中央,这里的黑雾更淡了,视野变得开阔起来,在那不远处,两座残破的石台矗立着,黑乎乎的,像是用某种黑色石头铸造,而此地,也是一处真空区,那无数的残躯生物竟是没有进来,将此地隔出了一块空地。

    “走上去看看”古寒说着,已经率先冲了过去,这里让残躯生物都不敢进来,绝对有秘密。

    而四周皆是平原,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两块石台,古寒快步逼近,来到两块石台前。

    近前之后,才发现,这两块石台原来是两个祭坛,两个祭坛不太一样,一个祭坛之上刻画着一些繁奥的符号,看不懂,还有一个凹槽,这个凹槽有些怪,有点呈方形,但也不完全是方形,很怪。

    而另一座祭坛之上就没有这么多繁奥的符号了,仅仅只有那台面之上,刻画着一黑一白两条双鱼,缠绕成一个圆圈。

    在看到这个画面之时,古寒瞳孔陡然一缩,这个图画他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因为他的体内,就存在着一黑一白两股能量,而那两股能量在体内也是以这种图画形成,缓缓旋转,平和着两股截然不同的能量。

    环顾四周,古寒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人来,这让他有些奇怪,按理说,自己等人之前还大战了一场,其他人应该比他们先到才对,可是如今,他们却先行抵达了。

    摇了摇头,不管那么多了,古寒伸手,想要去触摸这刻画着黑白双鱼的祭坛,因为他的心中有股熟悉而亲切的力量在一直牵引着他,想要让他去触摸祭坛。

    正当古寒要触摸上了祭坛之时,一股强悍的能量从背后传来,后背汗毛瞬间倒竖了起来,连忙躲开。

    一道身影走了进来,噙着笑意“古寒,多谢了,接下来,在我没有升起杀意之前,你们可以选择离开这里”

    古寒面色一沉,看着来人,这个人正是石渊,大石皇朝的人。

    “你一直跟在我们后面?”古寒沉声开口,脸色冷漠。

    “猜的没错,我不仅一直跟在你们身后,还目睹了动人心魄的一场大战,啧啧,实力不错”石渊笑着道,颠了颠手中的石锤。

    “我劝你还是尽早离去的好,我可不是炎烈那个废物”

    “不错,但你以为,就吃定我了吗?”古寒也是露出一抹笑意,笑意很冷,没什么温度,右手一展,掌心一阵光芒,随后一杆银色长枪出现,冰凉的温度入手,古寒握了握。

    “你很自信,不过,向来自信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石渊嘴角一咧,眼神浮现出轻蔑,随后紧握石锤,脚下猛踏,一股强悍恐怖的气息瞬间爆发,径直冲向古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