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重伤而逃
    冷星辰回过头,看着此时依旧负着双手,微笑着站定的算无疑,一身白衣猎猎,透着儒雅和出尘,仿若一位谪仙一般,飘逸自然。

    可是,刚才那一场血腥屠杀却是出自这位白衣男子之手,甚至,都没有出手,冷星辰心中有些凛然,他看不清算无疑的实力,这个人的身上始终蒙着一层厚厚的迷雾,他的真实境界,始终看不透。

    “混账!”石渊在上方目睹了这一切,那一场血腥的屠杀在他的眼中丝毫没有遗漏的从头到尾印入眼中,看到那满地的碎肉和漫天的血雾,石渊睚眦欲裂,瞳孔血丝遍布,这一声,他是怒吼出来的,脖子上和太阳穴的青筋根根爆出。

    愤怒!

    他倒不是因为这十几个侍卫身死而愤怒,而是因为这些都是他在这圣陨遗地之中能够有着威慑力的资本,而如今,这股资本没有了,也就意味着,他跟之后的机缘彻底无缘,因为仅凭他一人,是不能扛得住其余势力的围攻的,毕竟,他现在也不过灵境修为跟这遗地之中第一阶梯的势力带头人实力相差不多,扭转不了钱坤。

    “断我机缘!找死!”石渊彻底陷入愤怒的癫狂之中,一身强悍的能量疯狂爆散,疯狂的涌入石锤之中,那头顶上方的巨大石锤快速凝实,那股镇压天地的恐怖气势更加雄浑,地面都在颤栗!

    古寒眼中一凝,他能够感觉到石渊这一击的威力,体内的能量也是滚滚流转,闷雷阵阵,疯狂的涌入长枪之中,而长枪在感受到这雄浑的能量疯狂涌入之后,登时发出一阵颤鸣,像是激动,又像是兴奋,几百年未曾出手的它,如今再次被雄浑的能量充盈,一股刚烈的战意,自长枪爆出!

    “给我死!”石渊怒吼着,眼眶欲裂,血丝遍布,手中的石锤朝着古寒狠狠砸了下来,气势滔天,犹如江河倒灌,令人心窒。

    古寒一声冷哼,双臂朝着前方狠狠一松,长枪猛刺,枪尖上那黑白小球不断的溢出恐怖的气息,撕裂着空间,墙身上,两条黑白双龙缠绕着,怒啸着冲向前方,带着浩瀚恐怖的气势,震撼心神!

    两股恐怖强悍的能量皆以达到极致,对轰而出!

    轰!

    天空上,一声震天撼地般的炸响响彻苍穹,直径数百丈的巨大冲击波带着恐怖的气势向着四周席卷,绵延上千里!所过之处,山峦崩毁!草木爆碎!地面被掀起一层厚厚的尘土,一道恐怖的滔天沙尘暴顺着冲击波快速的向着远处肆虐!

    “给我死!”那天空上,两人还在对轰,狂暴恐怖的能量还在疯狂对撞!石渊瞪着双眼怒吼着,体内能量尽数调动,疯狂的涌入石锤之中,一身衣衫承受不住这恐怖的压力,瞬间爆碎,那双臂之上,犹如磐石一般的肌肉疯狂鼓动着,竟是将石渊的体型都是增大了几圈。

    古寒狠狠咬着牙,双眸沉凝,杀意毕现,体内的能量同样尽数调动,疯狂的涌入长枪。

    嗡!

    长枪一阵嘶鸣!一道耀眼的银色光芒自枪身爆射而出,那古寒身后,一杆银色的通天长枪瞬间凝现!冰冷的银色光泽在其上闪耀,犹如一杆擎天巨柱!带着一股捅破苍穹般的恐怖气势,蓦地暴刺向那石渊头顶上的巨大石锤!

    枪尖点上石锤,那一瞬间,有种真空感,无声无息,像是失去了听觉,然而仅仅只是一瞬,顷刻间,一道刺目的万丈光芒瞬间爆射,朝着四面八方暴射而去!

    强悍恐怖的冲击波犹如水面涟漪,在空间中波动,朝着四周快速扩散而去,四周空间响起大片大片的撕裂碎响,能量对撞形成的蘑菇云瞬间腾空而起,直径数百丈!

    犹如柄巨伞,撑起天地!朝着那浩瀚的苍穹直冲而去!

    咔擦!

    忽然,那上空响起一道巨大的破碎声,随后,只听一声炸响,大片的能量爆炸形成的浓雾瞬间笼罩那上空区域!两道身影相向倒射而出,自那浓雾爆射而出,重重的跌落在地,滑行上百米,在地面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

    尘土四溅,大片烟尘被溅起,将那两道身影所笼罩。

    而那两人划过的上空,两道血雾弧线还未散去,散发着血腥味。

    冷星辰面色一变,脚下猛踏,身影直接朝着一道身影暴射而出。

    而算无疑则是笑着盯着那上空的浓雾,浓雾渐渐消散,露出了一柄凝实的巨大银色长枪,枪身依旧保持着对撞时的姿态,冰冷的光泽在其上闪耀,些微的裂痕在枪身布满,但却未曾碎裂,那股捅破天的气势,依旧徐徐散发而出,而那柄虚幻石锤,却是不见踪迹。

    片刻后,那杆银色巨枪才缓缓消散,化为漫天碎光,随风而逝。

    算无疑脸上浮现出笑容,瞳孔深邃,闪烁着睿智的光彩。

    “不愧是叶家的子嗣,果然英勇无畏”算无疑低声笑道。

    目光一转,只见那烟尘笼罩之中,两道身影缓缓走出,一脚迈出,脚上还残留着烟尘缓缓向后散去,冷星辰扶着古寒,朝着算无疑这边走了过来。

    如今的古寒,看上去有些狼狈,衣衫尽碎,露出了那结实的胸膛,身上血迹斑斑,头发披散,一身气息有些紊乱。

    “怎么样?没事吧”走到近前,算无疑看着古寒,笑问道。

    古寒笑着摇了摇头,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没事”

    “你休息会,我去看看那两座祭坛”算无疑说着,径直迈步走向那两座残破的祭坛。

    古寒点了点头,目光一转,看向那石渊跌落之处,此刻那里的烟尘已经消散,可是,那古寒预想之中的身影却不见了。

    古寒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跑的倒是挺快,不过,你又能跑到哪去?大石皇朝,我迟早会来拜访的”

    望着那原本石渊跌落之处,古寒低语,眸中杀机沉浮。

    这石渊跑了他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他肯定会回大石皇朝,正好,之后去大石皇朝直接解决这一切的恩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