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辞别
    听到鸠天行这话,古寒也是气笑了“还问我干嘛,你们这一个个的贼头贼脑的是几个意思?”

    闻言,鸠天行也不怒了,搓着手,贼贼的笑着“嘿嘿,我们想看看小嫂子,看看未来的大侄子”

    “看个屁!有多远滚多远”古寒脸色气得发青,没好气道。

    “诶!话不能这么说啊,这可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大侄子,古寒,我告诉你啊,你不能剥夺他叔叔看他的权力”鸠天行瞪着一双牛眼,气呼呼的道。

    “她现在怀孕,正在调养,等生下来你慢慢看,行不行?”古寒白了一眼,道。

    “古寒,你这就不够兄弟了啊,好歹咱们也是过命的兄弟,你这”鸠天行话还没说完,只见院子里传来一道女声。

    “古寒,是谁啊?”声音很轻柔,随后,只见一个身穿长裙的绝美女子缓缓走了出来,一袭秀发披散在背后,清丽淡雅。

    看见来人,鸠天行几个人顿时两眼放光,跟闪着星星似的,冲着那位女子行了一礼,笑道“我们是古寒的兄弟,想来看看我们的嫂子和未来的大侄子”

    “哦,先进来吧,古寒,让他们进来啊”竹清影微微笑道。

    “诶!好好!多谢嫂子”鸠天行闻言,直接挤开了古寒,凑了进去,冷星辰和算无疑也是冲着古寒挑了挑眉,笑了笑,紧跟了进去。

    而古寒则是满脸黑线。

    进了屋,鸠天行等人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丝毫没把自己当外人,竹清影为他们泡了一壶茶,挨个添满之后,坐下微笑着看着几人。

    “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叫鸠天行,他叫冷星辰,另一个叫算无疑,我们都是古寒的兄弟,关系很好的那种,嘿嘿”鸠天行热切的回答道。

    古寒坐在一边,满脸黑线的看着他们,扶了扶额头,这货真是够了。

    “多谢你们替我照顾古寒了,他平日里肯定不少惹你们生气吧?”竹清影淡淡笑道。

    “嫂子,你这可就说对了,我告诉你,这平日里,古寒这小子老喜欢欺负我,老爱打我头,我知道,不就是觉得我比他帅吗,这小子嫉妒心太重,嫂子你可要好好管教他”鸠天行冷不丁的突然告状。

    古寒听到后,一双眼睛瞪起,咬牙切齿的瞪了鸠天行一眼,可是后者却是得意的瞥了古寒一眼,毫不在意,气得古寒肝疼。

    “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管教他,以后他再敢打你,告诉我”竹清影抿嘴轻笑。

    “哦,对了,在我昏迷的这个时间,古寒有没有沾花惹草?”忽然,竹清影似是无意的问了一句。

    咯噔!

    古寒身体明显僵了一下,脸色微变,心里一个咯噔,暗道不好,疯狂的朝着鸠天行等人使眼色。

    鸠天行得意的看了古寒一眼,那眼神仿佛是再说,小子,等着跪地求饶吧,哈哈。

    看到这眼神,古寒的心顿时凉了,遇人不淑!遇人不淑啊!

    “古寒,你不准使眼色!”竹清影余光瞥见古寒在那冲着鸠天行等人疯狂的眨眼间,佯怒道。

    “没有,没有,嘿嘿”古寒转过头,赔笑道。

    “唉,这要从何说起呢”鸠天行一脸纠结又无奈的摇了摇头,仿佛是再说事太多,不知从何开始。

    “从最开始说起”竹清影脸上带着笑,说道。

    “完了!完了!”古寒心里呐喊,彻底凉了。

    闻言,鸠天行还是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一脸纠结和无奈,搞得古寒的心也是提了起来,片刻后,终是开口“沾花惹草,倒是没有”

    听到这句话,古寒顿时松了一口大气,不过很快,他的心又提起来了。

    “不过”鸠天行忽然又来了一句。

    “不过?!不过个屁啊!你能不能别张嘴了,兄弟”古寒心中嘶吼。

    “不过什么?”竹清影笑着道。

    “不过这花草倒是时常沾惹他”鸠天行笑道。

    “哦?继续说”竹清影含着笑看了古寒一眼,却见古寒冲着她拼命的摇头。

    “但是”鸠天行又来了一句。

    “!¥!”古寒心里简直是一万个草泥马呼啸而过,这鸠天行真的是坑人不断。

    “但是什么?”竹清影继续笑问道。

    “但是古寒还是守身如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鸠天行笑道。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竹清影笑着道,不着痕迹的瞪了古寒一眼。

    至此,古寒的心才彻底放下,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其实,今日来,我们是向你们辞别的”忽然,鸠天行脸色郑重的说道,看了看古寒和竹清影。

    闻言,古寒的脸色也是变得郑重了起来,皱眉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见得古寒他们开始讨论自己的事,竹清影带着微笑,没有说话,将自己当做了一个透明人。

    “不是,是我们想要去找寻变强的契机,我们两个可不想做你的拖油瓶,而且,我的师尊也在叫我回去,看他的话,像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我也得回去一趟,所以,今日前来,是特地来向你们辞别的”鸠天行认真道。

    “我也是”冷星辰还是那副冷淡的表情,简单明了的话语。

    见此,古寒也不好多做阻拦,“好吧,那你们自己万事小心,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就告诉我,我一定尽力帮忙”

    “哈哈,放心,如果真有困难,第一个找你,不坑你坑谁啊”鸠天行大笑道。

    “那你呢?”古寒看向算无疑。

    “我也该回师门复命了,许久不见我妹妹,倒是挺想念她的,不过,这小妮子绝对心心念念的都是他的古寒哥哥”算无疑笑道。

    话刚一说完,算无疑面色一变,暗道不好,果不其然,房间中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了许多。

    在那竹清影的地方,一股充满杀机的眼神直射古寒后背,看得古寒心底直发毛,诺诺的转过身,吞了一口唾沫,苦笑着解释道“清影,你别误会,他妹妹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可能”

    “古寒,你倒是不赖嘛,在我昏迷这段时间,你的艳福不浅啊,我看,你怕是早就将我忘了吧,连一个十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你还是人啊?”竹清影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话说的古寒冷汗直流,一旁的鸠天行等人见势不对,立刻尴尬的笑了笑,道了别之后便快速的跑了出去。

    刚走到大门,鸠天行等人便听到里屋传来古寒那撕心裂肺的哀嚎,众人顿时打了一个寒战,一脸惊惧的离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