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八章:重临古村
    接下来的两日,古寒一直陪在竹清影身边,每日照料,而有着古寒的陪伴,竹清影脸上的笑容也是逐渐多了起来,一张俏脸上,满是幸福,可是,她的心里知道,古寒即将离去,前往天炎皇朝,这一去,不知生死,难以预料,她的心中有不舍,有担忧,但最终还是统统化为了理解,她珍惜着这最后的温存,不想给古寒带去不好的情绪,可以让他安心的离去。

    终于,到了分别的时候,古寒站在月华仙阁的山门处,回望着身后,在一座山巅,他看到了一个倩影,长裙在风中猎猎,凝视着下方,久久未动,他知道,她是在看他。

    今天,她不曾前来送别,古寒知道,她是怕忍受不住分别的痛苦,还有那此行未知的生死,她不想让古寒看到自己流泪的模样,在这分别之际,她更希望在古寒心中留下自己最美的一面,牢记于心,刻骨不忘。

    没有言语,古寒只是怔怔的回望着山巅那道倩影,他能感受到她那含着不舍的灼灼目光,紧紧的闭上了双眼,蓦地转身,脚下猛踏,身影消失在目光之中。

    古寒不知道,在另外两座座山巅,同样有着两道倩影矗立,怔怔的看着古寒消失的身影,阳光照射在那绝美俏丽的脸颊上,两道泪痕,清晰可见。

    “我等你”最终,所有的情绪,都只是汇聚成了这喃喃的一句低语,红唇轻启,满含爱恋。

    这一别,再相见之时,将会是他搏击苍穹之时,鲤鱼终将化龙,翱翔于天际,怒啸长空。

    一路奔驰,疯狂的透支着能量,清瘦的身影在林间穿梭,在大陆飞驰,犹如一阵风,一道雷霆,呼啸而过,此时,距离离开月华仙阁,已经三个月,古寒一直在不停的疯狂赶路,自从离开之后,古寒的神色便冷淡了下来,往日的嬉皮笑脸不再,此刻,他终于脱下了所有的伪装,展露出了自己真正的内心,一个孩童时期便目睹着亲人被仇人屠杀,鲜血淋淋的场景,这样的人,内心是坚硬的,冰冷的,那一幕幕惨剧,早就将一颗火热滚烫的心脏冰冻,寒如坚冰。

    古寒现在前行的方向并不是凌云宗,也不是天炎皇宫,而是那个养育他的小山村,古村。

    在前往凌云宗之前,他想要回去看看,过了这么多年,村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样了,或许,早已被尘土掩埋,那斑斑血迹也在岁月中磨灭了吧,他只是想回去看看村长爷爷,还有婶婶,铁柱叔,还有那个为他而凋谢的女孩。

    他要将自己父亲的尸骨,和村子的亲人葬在一起,他要带给村长爷爷看,自己将父亲带回来了,那个在他心中一直敬重和崇拜的叶家家主,那个,一直被他挂在嘴边的天之骄子,那个,带领着叶家登上辉煌的战神。

    又是一月过去,古寒马不停蹄的赶路,一路下来,未曾停歇,能量严重透支,连着赶了四个月的路程,古寒终是时隔多年,重新踏上了村子的土地,那熟悉的空气,熟悉的村子,却早已没了熟悉的人。

    一阵剧烈的绞痛在心中爆发,无数的酸楚齐齐涌向喉咙,重临故地,往昔的欢乐历历在目,犹在昨日,此刻,站在村门外,泪眼朦胧间,他好似又看见了婶婶的身影,此时正拿着一根粗的吓人的木棍,一脸杀气的盯着自己,质问自己为何这么晚回来。

    嬉笑打闹声在耳边环绕,村口处,那里有一间小草房,那一日,烈日高悬,他瘫坐在草房屋檐下,那群调皮的玩伴正嬉笑着挑衅着自己,怂恿自己去猎杀暴魔熊,也是那一日,他得知了小琳姐说谁猎杀得最多,成年以后就嫁给谁的消息。

    看着那间此时早已布满岁月斑驳的残垣断壁,那一道道熟悉的稚嫩童音仿佛再次在耳边响彻,久久不散。

    一路前行,走进村子,萧条残破的景象尽入眼中,微风卷着满地的落叶四处翻飞,不时穿梭而过的普通野兽看见古寒之后,惊慌的逃离而去。

    “都过去这么久了啊”浓浓的叹息在古寒口中响起。

    穿过村子,循着一条小路往上,来到后山,这里,是他当初埋葬村子的地方,如今,那一块块墓碑依旧矗立,只是,在岁月的侵蚀下,有些斑驳了,在那最前方,村长古寒的墓碑处,两侧的泥土微微翻起,显出一双手指印,那是五指深深抓紧泥里的痕迹。

    当日,他曾在这失声痛哭,这一双五指印,就是他当初情绪崩溃时,狠狠抓出来的,那一日,古寒那小小的身躯剧烈颤抖,他感觉天都塌了,不知何去何从,曾经的亲人在他眼前一个个被仇人撕裂,鲜血四溅,在他那稚嫩的心神之中造成了无法磨灭的伤害。

    来到一侧的空地,古寒弯下身子,伸出双手,一把一把的抓出泥土,而在他的身侧,一具尸骨平躺在地面。

    半晌后,一个小坑被古寒生生用手抓了出来,将自己那布满鲜血和泥土的双手在衣服上仔细的擦了擦,随后捧起父亲的尸骨,轻轻的放进坑中,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将泥土填了上去。

    紧接着,古寒来到一处山石处,体内能量激发,双臂黑白能量涌入,右手平摊为掌,直接刺入山石切下了一大块石头,削成方形,伸出手指,在墓碑之上刻上了父亲的名字,重重的插在墓前。

    微风拂过,吹起古寒的衣袍,此刻,古寒跪立在众墓之前,重重的磕了几个头,磕完最后一个的时候,古寒没有直起身子,额头触地,身体剧烈颤动着,一双手死死地扣进地面,微微的泣声响起,不大,但却很清晰。

    临别之际,古寒站在后山山巅,望着那一座座墓碑,喃喃道“此行一去,我定当覆灭凌云,这一道血仇,时隔多年,该要回来了”

    劲风啸啸,山巅草木飘摇,而那道清瘦的身影,却不见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