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风动
    一座无名深山之中,竹海翻腾,一间淡雅简单的小竹楼矗立其中,一位身着旗袍的绝代佳人盘坐在竹楼前,一双纤细秀美玉指在琴弦上跳动,优雅的旋律在林间回荡,不少野兽闻声而来,在佳人身旁静坐,静静的聆听着这美妙的旋律,一脸陶醉。

    忽然,旗袍女子那在琴弦上跳动的玉指忽的一滞,美妙优雅的旋律也随之消散,四周的野兽睁开双目,歪着头看着女子,像是在说,为什么不弹了?

    红唇微微勾勒起一个美妙的弧度,一道优美的女声低语“终于是到这一天了吗?如此,多年前妾身为你设下的那颗旗子,也该动用了”

    女子伸出食指,轻靠在唇间,红唇微动,像是说了些什么,随后,女子将食指轻轻的点在眼前的虚空之中,一道光芒自指尖透射而出,空间撕裂开一条缝隙,光芒没入,消失不见。

    “快了,等你在强一些,我们就可以相见了”旗袍女子眼角微弯,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美到令人窒息的笑容,那一刹,这片天地仿佛都是在这个笑容之下黯然失色。

    双手重新抚上琴弦,玉指在琴弦上跳动,优美的旋律再次回荡在林间,四周的野兽再次微微闭着双目,一脸认真陶醉的沉浸在这美妙的旋律当中,女子微微摇晃着头,伴随着优美的琴声,轻轻的哼着歌,脸上满是幸福的笑意。

    与此同时,天炎皇朝,凌云宗。

    一间古朴淡雅的房间之中,在那床榻之上,一道约莫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盘坐,周身缭绕着强悍的气息,这竟然是一个造化境的强者。

    而下一刻,这座房间之中,虚空蓦然裂开一条缝隙,中年男子陡然睁开双眼,两道恐怖神芒爆射而出,一张脸上,不怒自威。

    “谁?!”警惕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没有回答,在那空间裂缝之中,陡然爆射出一道光团,径直射向中年男子,中年男子面色一怒,能量涌动,一掌拍出,光团炸开,一道声音在男子耳边响起。

    这是一道优美的女声,声音很清冷,但却很好听,让人感觉很舒适,不过,中年男子在听后,却是浑身一僵,面色大变,眉头深深皱起。

    对于这道声音,他记忆犹新,多年前,那个身穿旗袍的神秘女子带给他的恐惧,令他至今都未敢忘,而她在自己体内种下的禁制,自己这么多年来,遍寻大陆,寻找了无数的方法,什么苦难都尝试过,却始终磨灭不掉,反而,每一次的尝试都反而让这禁制更加强大,也让男子对于旗袍女子的恐怖更加深刻。

    这个中年男子正是当年追杀古寒的那个护法逍遥境的护法,多年过去,没想到竟然已经成为了造化境的强者。

    “终于是到这一天了吗?”中年男子叹息一声,到此时,他的心中有些懊悔,懊悔当年为何要参与那次的屠杀行动,不过,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如今的他,只能认命。

    面对旗袍女子的吩咐,他不敢不从,他知道,只要她想,一个念头,自己就会灰飞烟灭,灵魂都会被磨灭,这是修炼者最恐惧的事情。

    说完,中年男子缓缓起身,抬起头时,瞳孔之中闪过一丝一闪而没的杀机。

    也在同时,在大陆边缘的一处无人区之中,一座巍峨的大殿矗立,大殿之中,一道道黑袍身影并肩而立,上方一张华丽座椅之上,一道白袍身影斜靠,手指在扶手上轻轻点着,恐怖的气息在空旷的大殿之中充斥,拂过在场的每一位黑袍身影心中,所有人都是弓着身子禁声,不敢出言,感受着这恐怖的气机,他们知道,只要上面那位想,一个念头,自己等人就会灰飞烟灭,连渣都不剩,他们很强,强到矗立在这大陆的最顶端那一层,可是,纵是身处这一境界,他们确实同样看不清上面那位的实力。

    仿佛没有尽头,如瀚海一般,无穷无尽,又如天一般,恐怖绝伦,深不可测,他们每次站在这位面前,都感到自己犹如蚍蜉一般,无比的弱小。

    “这么说,全军覆没?”白袍身影淡淡的声音在大殿响起,抬了抬眼皮,眼神扫过在场的众人,那一双眼睛之中,沉浮着恐怖的气机,仿佛一个眼神便能屠尽天下。

    下方黑袍身影众人噤若寒蝉,在被那恐怖眼神扫过的时候,感觉自己仿佛在生死间走过了一遭,实在太过恐惧。

    “大人,这一次的行动失败,实在是没想到会杀出来这么一个妖孽的小子,竟然能将我十几位灵境强者尽数灭杀,我等觉得,此子将来必定会成为我神使一门的心腹大患,不如趁早斩草除根,免去后患”一位黑袍人站了出来,强忍恐惧,硬着头皮道。

    “嗯,既如此,你们觉得应该如何行动?”白袍身影面无表情道。

    “大人,我认为,直接派人去灭了他便是,一个毛头小子,再强能够强到哪去?和我神使一门作对,不过是蚍蜉撼树”

    “不,大人,我倒是觉得,如果可能的话,倒是可以考虑将其招进我神使一门,此子天资过人,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实力,如若能够为我神使一门所用,为大人所用,那日后的重临大陆之事,将会更加顺利”

    一时间,不少人齐齐开口,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可上方那道白袍身影却并未表态,手指轻点着扶手,眼神深邃。

    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什么神使重临大陆,什么让神的光芒照耀整个世界,都不过是幌子罢了,而他最终的目的,只是为了找一个人,那个人,关系着一件大事,一件牵扯着亿万生灵的大事。

    似是有些烦了,白袍身影皱了皱眉,淡淡开口“行了,你,有什么建议?”

    白袍身影看向了最早站出来的那个黑袍身影。

    那人被白袍身影点名,身体明显僵了一下,思虑片刻后,道“拥有此等天资之人,向来心高气傲,怕是不能为我们所用,不若直接杀了,而且,还不能暴露我神使的踪迹,不能干扰到不久之后我神使一门的大事,在此期间,不能引起四大皇朝的注意力”

    “说重点”白袍身影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黑袍人吞了吞唾沫,随后道“我听说那小子不久之后要去凌云宗寻仇,这一次,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嗯,行,就这样安排,直接派一个造化境去吧,免得再生枝节”白袍身影淡淡道,揉了揉太阳穴,“对了,这次全军覆没那队人,好像是你安排的吧?”

    “是是的”黑袍人身体一僵,明显察觉到了什么。

    “既然他们都死了,你也不应该独活”白袍身影伸出右手,对着虚空轻轻一捏,“砰”的一声,那黑袍人直接爆碎,死得不能再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