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一袭白衣似雪
    古寒那冰冷而充满杀机的声音响起,四周的温度仿佛都是降到了零下,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你敢断我手臂!老子杀了你!”那断臂之人看到一脸冰冷缓步走来的古寒,脸色愤怒到扭曲,仅存的左臂能量涌动,朝着古寒一拳轰去。

    “区区三世境的蝼蚁也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古寒冰冷出声,双臂瞬间附着上黑白能量,朝着那人直接一巴掌扇去。

    狂暴的力道尽数倾泻到那人身上,他所有的攻击被古寒这一巴掌尽数破灭,而整个人也被古寒一巴掌扇飞到高空,砰的一声,在空中炸开,血雾四溅。

    见到古寒这凌厉而强势的一击,其余两人脸上顿时流露出惊骇和恐惧的神色,对着古寒色厉内荏的吼道“小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你竟敢杀了他!我告诉你,你的死期就要到了!”

    “哦?他来头很大吗?”古寒抬起眼皮,淡淡的看着那憋得脸红脖子粗的两人。

    “哼!我告诉你!我们可是凌云宗的弟子,你杀了凌云宗的弟子,等着被凌云宗灭门吧”那两人提到凌云宗时,一脸的傲气,仰着头,俯视着古寒,等待着看古寒那被凌云宗名号吓得屁滚尿流的狼狈模样。

    “那还真是很厉害啊”古寒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而这两人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听到古寒的话,不由轻嗤一声“小子,怕了吧?告诉你,你现在求饶也没用,凌云宗不会放过你的!”

    而那乞丐爷孙俩在听到这话时,身体不由打了一个哆嗦,脸上有些惊惧和害怕,凌云宗的强势和霸道,已经深深的刻在了他们的骨子里,不敢违抗。

    四周那些其余乞丐也是惊慌的悄悄远离此地,生怕沾染到什么,为自己惹来杀身大祸。

    “公子,他们是凌云宗的人,你还是走吧,别管我这把老骨头了,反正我也是要入土的人了,我只求公子你能带走我孙子,能够帮我照顾一下他,我这把老骨头就心满意足了”老乞丐颤颤巍巍的起身,朝着古寒跪了下来,苍老而嘶哑的嗓音让人心中酸涩。

    “老人家,你不用怕,这凌云宗,我还不放在眼里”古寒看着老乞丐向自己下跪,有些不忍。

    “放肆!我看你小子是真的找死!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还有这个老东西,今天,你们都要死!”那凌云宗二人听到古寒的话,顿时大怒。

    “聒噪!”古寒双眼瞬间变得冰冷,杀机四起,抬手一挥,那两人顿时被一股强悍的力道给扇飞,在空中爆碎,与之前那人死得一模一样。

    “公子,你杀了凌云宗的人那,你快走!你快走!他们很快就会找上你的”老乞丐听到凌云宗二人的惨叫和那身体爆碎的声音,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急忙推攘着古寒,让他赶紧离去。

    “老人家,别怕,我此行,就是要上凌云宗,他们要是来找上我,正求之不得”古寒温和的笑道,再次递给了老乞丐五个能晶。

    “公子!这这我不能要,您已经帮了我们爷孙俩很多了,我真的不要能要,您快收回去”老乞丐连连拒绝,摇摇头。

    “老人家,我这可不是给你的,我这是给你孙子的,你们俩拿着这点钱,去月华皇朝吧,做点小生意,足够你们余下生活了”古寒笑道。

    “这”老乞丐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下了古寒的好意,随后拉着小男孩朝着古寒跪了下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恩人,您的大恩,我们爷孙俩永远铭记在心,您好人会有好报的”老乞丐情绪有些激动,声音颤抖的说道。

    “大哥哥!我也会永远记着您的!等我长大了,也要像大哥哥一样,成为一个大英雄!”小男孩仰着那一张脏兮兮的小脸蛋,却绽放出这世上最纯洁的笑容,那么天真,那么善良。

    “好!有志气!我会给你加油的”古寒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笑道。

    “恩人,我们走了,您多保重”老乞丐牵起小男孩的手,朝着古寒再次行了一个礼,随后佝偻着身子,一老一幼,缓缓的消失在古寒的眼中。

    等到爷孙俩彻底消失在眼前,古寒脸上的笑容这才逐渐消失,转过身,脸色早已变得冰冷,他实在没想到,这凌云宗竟然如此残暴,他此次,本来是想不迁怒凌云宗其他人,毕竟,当初的仇,和凌云宗其他人其实也没多大关系,此行,他只想除掉那些凌云宗高层和当年动手的那些人。

    可是,今日这件事,让他意识到,凌云宗如今,已经是彻底烂到了骨子里,凌云宗这棵大树,早已经千疮百孔,这方圆三千里的凌云宗统治区域,百姓民不聊生,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凌云宗弟子,竟然都敢打着凌云宗的旗号四处施虐,古寒他不是什么善人,也不是什么老好人,但是,他至少是一个人,同样拥有着七情六欲,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无法无动于衷。

    “凌云宗!”古寒抬头望着远方那一座大山,低沉道,那里,就是凌云宗的山门所在。

    翌日。

    古寒从一家客栈中走出,此时的他,身着一身白衣,踏出门,顿了顿,随后朝着凌云宗山门的方向缓步而去。

    白衣,是为祭奠,祭奠古寒那被凌云宗屠杀的亲人和古村,还有那被袭杀致死的父母,还有那在凌云宗统治下,枉死的冤魂。

    白衣,是为染血,染尽凌云宗的血,他要以凌云宗的血,来染红白衣,祭奠亡灵,此行一去,开杀戒,灭凌云!

    说是缓步而行,其实古寒却运用了八卦步,那每一步,看似只是迈出了一步,其实却走出很远,不多时,古寒便来到了凌云宗所属的山门之下。

    山门处,两个身着凌云服饰的弟子守在山门前,看到一身白衣的古寒缓步而来,顿时面露警惕,拔出兵器,指着古寒,喝问“谁?!干什么的?!”

    闻言,古寒抬起头,一双眸子淡淡的看向两人,淡漠却充满杀机的声音响彻“灭凌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