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西瘟疫之战(下)
    这次天灾军团的反应太过平静了,遇到的抵抗也只是稀稀拉拉,外围的血精灵部队简直像是一路横扫。

    正说着话,安多哈尔的东北方向传来一阵冲天的圣光能量,不同于血骑士的圣光,这股圣光能量十分纯粹,而血骑士的圣光更像是奥术,像似使用一种魔法能量的方式驱动则奥术。

    “是壁炉谷血色十字军的圣骑士部队,他们也对安多哈尔发动了进攻。”纳萨诺斯-凋零者一直关注着西瘟疫的战事,这些据守在壁炉谷的圣骑士变得越来越好战了,自称血色十字军的他们已经变得越来越狂热,任何亡灵都是他们攻击的对象。

    “壁炉谷?知道他们这次进攻的将领吗?”帕特里克问道。

    血色十字军现在开始变得极度地狂热,他们将除了他们之外的所有智慧生物,无论部落联盟,只要对他们的理念有哪怕一点质疑,立刻便是刀剑相向,对无意间遇到他们的人,除非是人类并且愿意加入他们,否则一律作为天灾的探子并处决。

    纳萨诺斯作为一个亡灵根本不可能与他们有什么交集,更别说知道他们的消息了。

    “完全没有沟通的可能性。”凋零者有些黯然。

    “我们一定要抢在人类的前面攻进安多哈尔。”加快进军的速度,所有人马上向城内进攻。

    所有的血骑士部队已经展开,用圣光加持巨盾等防具抵御外围的亡灵,而远行者们则使用奥术射击等技能,远程点杀那些准备冲击前排血骑士的缝合怪,而法师部队就是清洗低级的亡灵海部队。

    不少冲到阵前的骷髅架子不是被法师烧成了骨灰就是被圣光彻底净化,就算是召唤者阿拉基不停的用骨堆法阵召唤骷髅也是于事无补。

    各个部队有组织有配合的清理着天灾的部队,那些阿拉基召唤出来的精锐,拾骨狂战士也被各种法术和工件轰杀,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当最后一个天灾骨堆法阵被魔导师部队的炎爆术毁灭,源源不绝的亡灵召唤法阵被破坏,召唤者阿拉基最后的依仗也被消灭。

    帕特里克带领一众将领走进安多哈尔的城镇中心,面对气急败坏的巫妖阿拉基,帕特里克宣布了他的死刑:“你是自裁呢,还是要我亲自动手?”

    “自裁?我已经获得了永生。”虽然已经被团团围住,召唤者阿拉基却丝毫不紧张:“将要死亡的是你们,愚蠢的生者,接下来让你品尝一下死亡的痛苦。”

    巫妖一把骨刺挥洒而出,骨刺掉落到地上,与地上的尸骨组合化为了天灾狂暴者,凭空出现的亡灵将帕特里克和一众高级将领团团围住,难怪这个巫妖到头来还有恃无恐,原来他早有准备。

    纳萨诺斯-凋零者和罗坦德吉利都不由自主的抓紧了一下手中的武器,准备迎接一触即发的大战,到时血精灵的艾尔达拉-晨行者和洛瑟玛-塞隆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轻松不已。

    艾尔达拉甚至无视周围凭空出现的天灾战士安慰纳萨诺斯:“不用担心,这个巫妖已经死到临头了,他对我们构不成威胁。”

    虽然说这无比轻松,但是面队天灾的虎视眈眈,纳萨诺斯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倒是洛瑟玛-塞隆练手中的弓都没有搭上箭矢,肆无忌惮的说道:“在你们面前的是银月城的摄政王,也是奎尔萨拉斯魔法的至高代言者,你觉得那个巫妖会有任何伤害我们的机会吗?”

    而对面的召唤者阿拉基看到所有精灵都当他不存在一样,被这么多天灾包围依然能够谈笑风生,阿拉基对众人的轻视多了几分:“真是无知生者啊,你们马上就会加入我们的行列,哈哈哈,杀了他们,我的可爱玩具们……怎么都不动。”

    现在巫妖发现了问题的所在了,召唤的那些天灾战士跟雕塑一样一动不动,根本无法指挥,而自己好像也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一样,也不能动弹了。

    “当我看到你身上出现一层若有若无的奥术能量后,我就知道你已经被摄政王大人的魔法束缚住了,早已经是笼中鸟的你又怎么可能对我们造成威胁呢?”

    洛瑟玛作为原来希尔瓦娜斯的副官,对帕特里克的攻击方式和魔法还是有所了解的,那些蓝白色的奥术能量,印象中就是帕特里克摄政王几个超魔导术之一,再配合另外一个超魔导术炽焰绕身,眼前的巫妖变成一滩骨灰全在帕特里克的一念之间。

    听到洛瑟玛的解释,纳萨诺斯和罗坦德吉利一脸释然的表情,不早说,害的两人还以为有一场血战即将到来。

    “可恶。”阿拉基还有些不相信现实,想要从束缚中挣脱出来。

    对此,帕特里克也失去了耐心:“还是我来替你回答吧。”巫妖和他自己的造物们瞬间陷入火焰的海洋之中,再无声息。

    毕竟时间要紧,帕特里克需要提前一步攻下安多哈尔,等到那些圣骑士们来到后,安多哈尔已经改姓血精灵和被遗忘者了。另外还有阿拉基身上的圣甲虫也是帕特里克需要得到的东西,因为帕特里克的目的不仅仅只是安多哈尔,还有整个西瘟疫之地的天灾大本营,通灵学院。

    随着召唤者阿拉基的身死,他身上储物也掉落出来,果不其然有一个圣甲虫一样的东西,是阿拉基进入通灵学院的凭证。

    随着召唤者阿拉基变成了一抹骨灰随风飘散,周围的天灾们失去了首脑的控制纷纷变得呆滞,接下来的战斗就简单多了,面对那些只能依靠本能进行战斗的亡灵,战局几乎是一面倒。

    “我们胜利了。”

    “我们胜利了。”

    ……

    血精灵和被遗忘者都欢呼着对天灾的胜利,作为瘟疫发源地的安多哈尔被收复,让所有的人军心大振,在场的士兵们都相信这只是对天灾复仇的开始。

    战斗完成后,只要处理好壁炉谷的血色十字军和通灵学院的问题后,西瘟疫之地几乎算是被收入囊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