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瘟疫爆发
    随着众人战斗发出的声响,越来越多的僵尸向这边走来,吉安娜也不再留手,各种火焰想那些僵尸发去。

    尸体原本属于**血肉,极易燃烧,之前被点燃的僵尸已经失去了移动的能力,倒在了地上,火焰已经彻底将僵尸吞噬,身上的腐肉也化为了灰烬。

    有了一个正确的示范,阿尔萨斯带领所有的人类士兵将那些僵尸们全部击倒在地,而吉安娜则是放出火焰给了他们最后一击。

    “这些可怕的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大战结束后的阿尔萨斯迫不及待的向吉安娜询问。

    “可能是兽人的巫师,两次兽人战争期间就有这种事情的发生,兽人的施法者可以让尸骸复活,达隆米尔行省的瘟疫极有可能与兽人有关。”

    周围的士兵听到后无不愤慨,这次经历了二战的老兵,每一个都是从兽人战争的血海尸山中爬出来的,对兽人的仇恨早已深入了骨髓。

    阿尔萨斯和吉安娜再消灭了这些僵尸后准备继续深入,路过城市中心的粮仓,吉安娜发现,原本这些雪白的粮食散发着墨绿色的光芒,还有一股**的气息扑面而来。

    阿尔萨斯从地上捡起一把沙粒,其中还有一个食腐虫,虫已经浑身发硬,明显是死去很久了:“看来就连这些土地和虫都不能幸免。”

    “这些粮食含有一种污染性的能量,就像兽人术士们使用的恶魔能量一样。”吉安娜指了指那些墨绿色的粮食。

    “不好,这些粮食全由达隆米尔行省的首府安多哈尔配送,如果这里的粮食已经被污染,那么整个达隆米尔行省都有可能被瘟疫污染,我们需要立刻前往安多哈尔查探。”阿尔萨斯想起来了这个重要的事情,安多哈尔是洛丹伦王国的产粮宝地,而且还联通着希尔斯布莱德丘陵与米雷达尔行省的交通要道,也是维持洛丹伦王国稳定的重中之重。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安多哈尔恐怕已经凶多吉少,阿尔萨斯不敢想象整个达隆米尔行省沦为死地的情况,洛丹伦的国力有可能一蹶不振,人民大量逃离或者饿死,王国也有可能负担不起这么多人民的安抚、救灾工作,王国若失去大量人民,就意味着洛丹伦王国的国运走到头了。

    正因为如此重要,泰纳瑞斯国王不敢随便派人前来调查,而是委派自己的儿阿尔萨斯亲自前来,为的就是防止有人暗中做手脚,或者以权谋私在赈灾的过程中中饱私囊,如果真有这种人,那么他们的所作所为带来的负面影响就会动摇洛丹伦的根基,泰瑞纳斯不敢冒这种风险,所以直接派遣自己的儿阿尔萨斯亲自调查。

    整个队伍急速行军,直奔达隆米尔行省首府—安多哈尔,一路上虽然有不少丧尸居民出现,但是对阿尔萨斯率领的精锐骑士团毫无影响。

    jin ru了安多哈尔以后,阿尔萨斯看了看这种已经变得死寂的城市,握紧了手中的缰绳。

    阿尔萨斯咒骂道:“这些该死的瘟疫。”

    现在的安多哈尔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繁荣的城市了,以前安多哈尔居民熙熙攘攘,还有往来的客商和人群,周边商业街道车马如龙,旅店也是鳞次栉比,由于农业发达,很多人民愿意居住在达隆米尔行省,而有利的地理因素,让安多哈尔处于连接三地的重要交通枢纽。

    而现在,房屋已经在火中燃烧,发出浓浓的刺鼻的烟味,地上的土地也暗陈发黄,失去了原有的生机,空气中的风伴随着令人作呕的恶臭,原本城市中的水潭也由于污染变成了绿色。

    而在城市中心,赫然站着一位黑袍的法师,吉安娜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克尔苏加德,曾经的达拉然**师。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阿尔萨斯怒火中烧,手中的战锤也发出金色的光芒,仇恨,让这位年轻的王动了真怒。

    “是,但又不是。”克尔苏加德毫无血色的脸上,露出一丝干巴巴的笑容:“看来安东尼达斯的学徒已经能够独挡一面了啊,不错,不错,是个很有天赋的法师。”

    吉安娜脸上有些不渝的问道:“是又不是?你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是我让诅咒神教散布的瘟疫谷物,但是这全部都是我的上司,恐惧魔王玛尔甘尼斯授意的,我们的目的也很简单,那就是所有的生命都死去。”克尔苏加德冷漠的话语让阿尔萨斯彻底被仇恨占据了意识。

    “那在此之前,你要为了整个达隆米尔行省的居民付出代价,希望你的死后,可以被他们原谅。”罢,阿尔萨斯举起战锤就一个冲锋朝克尔苏加德冲去。

    面对阿尔萨斯的进攻,克尔苏加德站在原地纹丝不动,脸上尽是玩味的笑容,在阿尔萨斯战锤近身的最后一刹那,随着周围的空气扭曲波动,他不见了。

    “他用的是闪现术,心,他在你的后方。”吉安娜知道克尔苏加德曾经是达拉然的高层之一,他的魔法造诣在达拉然也是首屈一指。

    一击落空的阿尔萨斯并没有灰心,转身就继续朝着克尔苏加德冲锋过来,而克尔苏加德依旧是一副玩弄孩的表情看着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满腔怒火全都汇聚在手中的战锤之上,即将靠近克尔苏加德的时候,战锤上的圣光爆发,这一击狠狠的击中了克尔苏加德的腿部,老法师瞬间被击倒,血肉横飞。

    下半身血肉模糊的克尔苏加德口中断断续续的**道:“怎么……怎么……可能,是次元锚?”

    这时吉安娜满脸得意的微笑:“**师先生,您难道忘记了我的存在吗?”

    “哈……哈……,你很不错。”克尔苏加德连笑声都难以发出:“这……这算不了什么,玛尔甘尼斯大人会,会……从斯坦索姆赶来替我报仇的。”

    “那在此之前,你就安心的去吧。”罢,阿尔萨斯一记重锤,砸到克尔苏加德的胸口,老法师再也没有了生息。

    23

    .*? ems.bsp;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