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洛丹伦的毁灭
    “瘟疫已经扩散到米雷达尔行省了,明斯坦索姆的屠城战已经过去,瘟疫渐渐爆发,从这座城市之中扩散到整个行省内。”帕特里克心中想到,这还是多日之前的消息,看来瘟疫的传播速度十分迅速。

    浮空城的决议已经通过,整个浮空城决策议会行驶的权力,全部来自帕特里克这位大领主,议会自然不会违背领主的意思,只是怕部分议会成员担心自己的利益收到损害,而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帕特里克提前给他们打好预防针,让他们恪尽职守而已。

    作为帕特里克的嫡系班底,深知银月城黑暗的他们,自然不会反叛,现在自己的卡博隆家族也已经完全在浮空城定居了,而银月城的卡博隆家族领地完全只是一个空壳,所有人的团聚让帕特里克对未来的压力骤降不。

    瘟疫已经爆发,帕特里克早已下令所有在外的商旅精灵全部返回奎尔萨拉斯,而且同时要求在浮空城下悠闲的精灵,全部回到浮空城内。

    理由很简单,浮空城地处精灵之门附近,人类王国爆发的瘟疫很容易jin ru奎尔萨拉斯感染精灵的居民,为了防止高等精灵王国的安全,所以帕特里克要求所有精灵返回浮空城避难。

    虽然帕特里克做了要求,但是不少精灵依旧是每日该游玩的游玩,该野餐的野餐,根本没有当一回事,毕竟人类的事情离奎尔萨拉斯太远了,根本没有精灵会在意人类世界所发生的事物。

    倒是有些人类商队和逃难者暂时在浮空城内休息,这是一部分,帕特里克也没有太在意,只要他们遵守高等精灵王国的法律和制度,让他们暂时停留一下也未尝不可,其实洛丹伦的那些遗民也是可怜的人。

    艾泽拉斯终究是一个超凡者的世界,每一次世界灾难都会逼出大量带有“主角”光环的角色,越级杀敌这种事情也不是帕特里克的专利,现在帕特里克就已经察觉到,暴风雨即将来临,不知道在银月城的那些精灵做好准备没有。

    山雨欲来,风满楼。

    ……

    洛丹伦的王城上钟声鼎沸,漫天的花瓣在空中飘散,人民也在两旁夹道欢迎,它们只有在重要的国事时才会鸣响----皇家婚礼,继承人诞生,国王的葬礼,所有这些记录着一个王国的历程的重大事件,只有一次破例过,就是在阿隆索斯-法奥大主教下葬的时候。

    阿尔萨斯回家了,带着黑色的斗篷,穿着黑色的动物皮毛大衣,正如一个从北地返回的商人,坚固的吊桥放了下来,阿尔萨斯大步跨过,这里也有欢迎的人群,不过不再是普通民众,一些熟悉的面孔,一些大贵族和权贵显要,粉色、白色、红色的玫瑰花瓣如雨般落向归来的英雄,这是位远赴北极诺森德杀死恐惧魔王的英雄王。

    好怀念的场景啊,当年自己出生应该也是这个景象,后来自己的加封王储的时候,也是这样漫天花雨。

    一片花瓣落了下来,阿尔萨斯用带着手套的手将它接住,此时的王身上已经生机全无,连花瓣都抵抗不了这种死亡之力的侵蚀,整片花瓣的颜色慢慢的变深,最后在阿尔萨斯眼前干枯、消融。

    见到了自己的父亲,泰瑞纳斯-米奈希尔,老国王头发发白了不少,这一次肆无忌惮的瘟疫让泰瑞纳斯心力交瘁,达隆米尔行省已经被毁灭了,米雷达尔行省也好不到哪里去,斯坦索姆更是毁灭在自己儿的手中。

    “啊,我的儿。看到你平安回来真让我高兴,”泰瑞纳斯道,自己已经老了,看到继承人安全的回来,老国王十分开心。

    “是时候了。”阿尔萨斯的灵魂听到了低语,阿尔萨斯提起了那把符文剑,露出雪白的脸庞和头发,惨白、惨白的,放佛全身没有任何血液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你要做什么,我的儿?”

    “继承您的王位,我的父王。”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没有怜悯、没有悔恨,霜之哀伤洞穿了泰瑞纳斯的喉咙,老国王的身体放佛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向后面瘫软下去。

    国王死后,阿尔萨斯并没有闲着,皇室内部还有一座大教堂,是曾经的阿隆索斯-法奥的修道院,大主教死后由牧首罗坦德吉利暂时代理大主教职务。

    阿尔萨斯又来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这种教堂还和原来一样,老旧却又纤尘不染,这里一度是人类的精神支柱。

    “阿尔萨斯,你不该这么做的。”一个老朽的声音传来,阿尔萨斯知道这是牧师首领罗坦德吉利在话:“你的父亲已经打算传位给你了,你这样做会毁了自己。”

    “毁了自己?不可能的”阿尔萨斯一脸嘲弄:“我打算永生,而与我不同的是,你们终将死去,而我,却会永远活在这里。”

    听到这句话,这位信仰圣光的老人只是一脸慈爱,并没有生气,放佛看一个不懂事的孩,从某种意义上来,罗坦德吉利和阿隆索斯-法奥都将阿尔萨斯视作自己的孩,他们都是看着阿尔萨斯出生、看着他成长,两任大主教都没有自己的孩,在阿尔萨斯身上,两位大主教倾注了全身心的教导,这位年少的王得到了太多来自其他人的爱了,这让阿尔萨斯迫于急切的向周围的人证明自己,彰显自己。

    阿尔萨斯已经举起屠刀,而罗坦德吉利身上的圣光也在涌现,阿尔萨斯一个疾跑,仅仅只是一个回合,挥舞着的霜之哀伤就击中了罗坦德吉利的胸口,而罗坦德吉利手中的圣光到死都没有释放出来,也许,这位看着阿尔萨斯长大的老人,对阿尔萨斯倾注了太多的溺爱了。

    看着罗坦德吉利倒下,教堂的守卫立刻抽出了武器:“王害死了主教大人,为主教报仇。”

    “阿尔萨斯背弃了圣光,他背叛了我们。”

    ……

    喊声络绎不绝,周围的卫兵纷纷朝阿尔萨斯抽出武器,信仰崩塌的感觉,让周围的士兵和圣骑士近乎崩溃……

    23

    .*? ems.bsp;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