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被坑的土地公
    “劳娘子久候,是为夫的不是!”

    方绍远说着便对着新娘子弯身一礼,随后伸手解开了新娘子的头盖。

    娇美的容颜,略带羞涩的面孔,顿时让酒后的方绍远心头燃起了一团熊熊的火焰。

    “夫君,轻点!哎呦!”

    “啊娘子,用不用这么狠啊!”

    方绍远感觉自己像是腾云驾雾一般忽的一下就从床上被踢到了床下。

    “咦,怎么一点都不疼啊!算了,一刻值千金,娘子,为夫这一次绝对很温柔的!”方绍远来嘿嘿一笑,顿时一个飞身就要扑上去。

    没有想象中接触到那柔软的身体,方绍远使劲的晃了晃身子,感觉似乎有人拉着自己,顿时大怒道:“靠,那个不长眼的敢来闹洞房!”

    “妈呀,鬼啊!”

    猛地一转身,方绍远就看见两个一黑一白头戴高帽,手持铁链,口吐长舌的鬼物突兀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吓得哗啦啦的朝着地上跌坐下去,方绍远手脚并用连滚带爬地朝着床铺跑去。

    “娘子,娘子,赶紧跑,家中来了恶鬼了!”不过当方绍远来到床边想要伸手拉一把娘子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没拉着。

    “夫君,夫君,你怎么了夫君,你快醒醒啊,夫君!”

    此时,方绍远才发现自己的娘子正用双手猛推一个身穿新郎官服饰的青年男子,仔细一瞅,那不正是自己吗!

    此时,方绍远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转身看了看身后的两只黑白鬼,脸色沉重地问道:“黑白无常?”

    “这不废话吗!小子,你阳寿已尽,赶紧跟我们地府走一趟吧!”

    “两位,难道不能通融通融吗!二位也看到了,在下可是刚入洞房啊!”

    “切,刚入洞房算什么,还有正在洞房的一下子挂了的,不还得照样被我们哥俩弄走!”

    “行啦,你也是当官儿的,怎么一点觉悟都没有!正所谓阎王要你三更死,不会留你到五更!”说着,那黑无常顿时将手中铁链一抛就朝着方绍远飞来。

    “老黑,你心软了?”看到阴阳链居然一碰到方绍远就掉落在地上,白无常顿时调笑道。

    “狗屁心软了,我老黑早就铁石心肠了!”

    忽的一下,方绍远就看见阴阳链又朝着自己飞来,不过依然一碰到自己就掉在了地上。

    连续试了好几次,方绍远呆了呆之后,立刻开口道:“两位,你门看,这链子都觉得我不该死,你们就放我回去吧!”

    “狗屁,放了你,我们如何回去和判官大人交代!”

    “喂,老白,你拉我干嘛!”黑无常正准备再试一次的时候,却被身边的白无常拦住了。

    “老黑,阴阳链乃是地府宝物,专门锁拿鬼魂的,从未失过手,但是有一种情况是例外的!”

    “难道说,判官大人弄错了,这小子阳寿未尽”

    “嘘,小声点,别让这小子听见!不管怎样,这小子我们必须带回地府交由判官大人定夺。”

    “可是这阴阳链拿不住他啊!”

    “猪脑子啊你,阴阳链不行,我们自己上,就不信他一个文弱书生抗得过我们两个。”

    “小子,你给我老实点,别想着逃跑,到了地府,见了判官大人,自然会决定如何处置你!”

    方绍远这辈子都想在空中飞翔,尤其是让娇妻在身边陪着自己,可是现在却是两只无常鬼一左一右夹着自己飞,实在是大煞风景。

    等到了地府判官殿,白无常冲着黑无常微微一颔首,然后一脚踏了进去,而方绍远也准备跟进去的时候,却被黑无常一把拉住。

    “小子,懂不懂规矩,在这好好等着!”

    看着黑着一张脸的黑无常,方绍远只能留在原地,百无聊赖的等候着。

    过了好一会,突然白无常提着一个木盒子出来了,他面无表情地对着方绍远说道:“好了小子,你的运气不错,判官大人说了,你乃三世善人,故而不忍你再入轮回受苦,故而命你成为地府在册的土地!拿着你的印信上任去吧!”

    在将木盒强行塞入方绍远手中之后,黑白无常就潇洒地这么走了,只留下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方绍远。

    “你就是新任破风山的土地?”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

    方绍远回过神来,定睛一看,顿时一震,不由暗道:“好一个清丽的女鬼!”

    “喂喂,问你话呢,是不是啊?”

    看着有些嗔怒的女鬼,方绍远顿时收敛心神,这女鬼如此漂亮,又是从判官殿中出来了,天知道和判官是什么关系。

    秉着非礼勿视的原则,方绍远把头微微一低:“正是在下!”

    “好,是就行了!陆判让奴家领着你去阴阳通道,前往阳间破风山!”

    “好,那就有劳了!”听女鬼着说话的语气,方绍远心中更加确信这女鬼和判官关系不一般,应对之间不由更加客气。

    女鬼小嘴一抿,哧哧一笑便走在了方绍远的前头。

    “判官大人,您把这小子弄到了破风山做土地真是高明啊!”判官殿中,白无常谄媚的笑着说道。

    “哼,若不是你们下手比我的传信还要快,本判官用得着这么费劲心思的将这小子安排去做土地?”

    “妈的,平常都嫌我们做事慢,如今自己做错了,还嫌我们速度快了,真是难伺候!”

    不过黑白无常虽然这么想,脸上笑容依旧不变,一幅自责地模样:“都是小人的错,都是小人的错!”

    或许也知道这件事错的根本在自己,手下给足了面子,陆判也不好过于苛责。

    于是,他点点头说道:“好了,这件事也不能全怪你们,你们就不用自责了!”

    “这阳寿未尽之人六道轮回都不收,除非告知十殿阎罗王方可使之还阳,可惜本判官的脸可没那么大,只能打发他去做土地,也算是补偿他了!”

    “判官大人宅心仁厚,实在是属下的楷模,地府的典范!”

    “好了,好了,你们都下去吧!这件事都要引以为戒,还有本判官可不想听到外面有什么风声雨声的,否则”

    黑白无常心头一凛,顿时连连点头,弯着腰慢慢退出去了。

    “呸,破风山是什么地方,方圆千里荒无人烟,山中精怪丛生,前后好几任土地都死于非命。说的好听,还不是想让着小子死的悄无声息!”

    “好了,老黑,少说两句吧!这件事从今儿起,就算是烂在我们哥俩肚子里了!”

    “恩,走吧走吧,我们还好了,可怜那方小子,洞房花烛夜挂了,没多久还得灰飞烟灭,那才叫惨啊!”

    四四方方,百十平方的大小,一张石床,一张石案,三只石凳,其中两只似乎要新很多,四周墙壁上挂了几只夜明珠将室内照射的还算敞亮。

    这就是自己将来要生活的地方了,方绍远看着几乎可以称之为陋室的地盘,想到自己洞房花烛夜一下子到了这个地步,顿时悲从心来。

    不过人总要面对现实,既然已经回不去了,只能继续生活下去。

    看到了手中还捧着的木盒,方绍远便将其放在石案上,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一枚小小的印章,以及一封文牒。

    拿起文牒看了看,原来这是地府和天庭联合发放的一个官方证明,就是说方绍远如今已经是在地府和天庭正式注册过的公务人员了。

    并且在文牒上面还标注了土地的职责,什么保证管辖范围内五谷丰收、人丁兴旺、家宅安宁等等。

    到最后,文牒上还纪录如何炼化土地印的口诀。

    一把抓起土地印,按照口诀所说,需要用神魂之力缓缓侵入其中留下一个烙印,成功之后便可将土地印收入体内,慢慢温养。

    收取土地的过程极为顺利,一炷香的时间方绍远便彻底将土地收入体内了。

    感受到体内土地印散发出来的一阵阵柔和的暖流,方绍远感觉自己浑身都舒畅。

    而且,初步炼化了土地印,方绍远也得到了土地印中所记载的土地的修炼法诀以及如何土地印的各种妙用。

    看到土遁术、润土术、飞石术等等一系列仙家法术,方绍远忍不住想要尝试一番。

    不过经过一番折腾,方绍远发现自己现在一个法术都释放不了,因为他没有经过修炼,连法力都没有。

    而且,这一番闹腾下来,方绍远感觉自己浑身没气力,昏沉沉。

    很快,他便倒在了是床上睡着了。

    其实,这也是正常现象,方绍远不过是刚出炉的新鲜鬼魂,若是待在阴间也就罢了,如今他在阳间,虽然身处大地腹地,魂力消散地也比阴间快很多。

    若非有土地印镇压他的神魂,估计这番折腾下来,说不定他就成了第一个一上任就挂掉的土地了。

    “报告大王,刚才土地洞府传来异动,应该是又有新任土地到了!”一个狼头人身的精怪半跪在地上朝着上头一虎头人身的妖怪禀报道。

    “呦呵,好些年没有新任土地了,今儿个这地府怎么又想起派人来了?”那虎妖摸了摸自己的虎须,“所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死了好几个前任的情况下还敢来,说不定有两把刷子”。

    在稍稍沉吟一番之后,虎妖开口道:“吩咐下去,暂时不要惊动那土地,不过给本大王仔细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有什么情况随时来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