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直面虎妖
    方绍远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刚上任第一天就已经被这破风山上的妖怪盯上了。

    此时,他还在呼呼大睡,体内的土地印跟随着方绍远的一呼一吸,发出一闪一闪的微弱光芒。

    “娘子,娘子,啊!”

    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方绍远一下子睁开双眼,看了看四周,这才明白,刚才只是做了一场梦。

    定定神之后,方绍远起身看了看家徒四壁的住处,摇摇头自语道:“这地方还真是破得很,算了还是出去四处看看吧。既然做了土地,总要对得起管辖范围的百姓嘛!”

    不过刚准备出门的新任破风山土地公就遇到一个非常尬尴的问题,尽管他现在是阴魂状态,可是他没有法力,使不出土遁之术,也就说是方绍远他被困在了自己的洞府里出不去了。

    在洞府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遍之后,方绍远终于还是定下心来,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修行。

    身为土地,方绍远所修行的厚土诀,最适合厚土诀的自然就是五行灵气中的厚土之气。

    作为土地专有的法宝,土地印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都不行,它最大的功效就是调集管辖范围内的厚土之气。

    而方绍远身为一个十七岁就考中状元的学霸中的学霸,自认悟性不差,他将通读了一遍厚土诀后,便洒然一笑。

    “这修行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嘛,不就是吸纳灵气呗,我这土地管辖的破风山地界方圆三百里,那厚土之气海了去了,统统吸收了,我这法力不久噌噌的往上涨嘛!”

    说着,方绍远便端坐在地上,以自身的神魂之力引动土地印,使劲这么一吸,顿时一股浓郁的浅黄色灵气便滚滚而来。

    见状,方绍远微微一笑,便开始运转厚土诀,那厚土之气便源源不绝地被方绍远吸纳入体内。

    灵气一入体,方绍远便有一种飘飘欲仙,作势欲飞的感觉,难怪人人都想要修仙,这修行的感觉真不错。

    感受着体内法力的缓缓地增长,方绍远顿时加大了吸纳厚土之气的力度。

    随着方绍远的一呼一吸的频率越来越高,土地印也跟着极速地闪烁着,那大地深处浓郁地厚土之气就好似滚滚江水延绵不绝。

    “哈哈,按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多久我的法力岂不是要深似海!修炼成仙也不是那么难啊!”

    就在方绍远自我得意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那些涌入体内的灵气根本来不及转化为法力,他的身体就好似吹气球一般不断地膨胀起来。

    而等方绍远准备停止土地印吸纳厚土之气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因为体内容纳的厚土之气太多太多,竟然使得整个人的魂力无法沟通土地印。

    看着土地印依然几乎长亮的状态,方绍远终于绝望了,他自己都想不到居然会栽在修行的第一步。

    此时,外界早已经乱成一团了,因为方绍远的胡搞,整个破风山大地深处的厚土之气全部涌动出来,使得破风山的山基都出现晃动。

    那破风山的虎妖大王依然坐不住,他猛地站起来,稳住身形,看着不断摇晃的山寨,顿时大呼:“小的们,到底什么情况,还不赶紧禀告!”

    “报”一只小妖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报大王,大事不好了!整个破风山上到处都弥漫着厚土之气。”

    “赶紧去查,这厚土之气到底那里来的!”那虎妖猛地一瞪眼,一挥手大喝道。

    “是,大王!”小妖连滚带爬地留出了大厅。

    那虎妖站在上首来回走动了一圈,突然身子一定,随后一跺脚恨恨地说道:“算了,指望小的们估计难了,还是自己跑一趟把!”

    顿时一恶风卷起,呼的一下就带着虎妖盘旋处了大厅

    身处半空中,虎妖运足目力,发现果然大片大片的厚土之气正源源不断的从地下冒出啦,已经搅动得整个破风山鸡飞狗跳,大片的碎石从山上滚落下来,甚至还有好几个出来探查的小妖都被砸死了。

    越看越气,虎妖双目睁圆,突然怒吼道:“谁,到底是谁!若是再不停手,就怪本大王无情了!”

    “嗷呜!”

    可惜此时始作俑者方绍远早已经应接不暇,哪有功夫理会虎妖的怒火。

    虎妖怒吼了半天,见没有人鸟他,顿时急得一下子显出原型,一只三丈长两丈高的斑斓猛虎出现在山中,然后如同旋风一般疯似的到处乱出,一路上也不知道撞坏了多少大树,踩死了多少花花草草的。

    此时,方绍远感觉自己只要再过一会就会彻底爆炸,只能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等待死亡的最后降临。

    或许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个时候,方绍远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绝强的吸力,那原本已经快要被撑爆的身体就好似充满气的皮囊被放气了一般,慢慢地缩了回去。

    眼看奇迹竟然发生了,方绍远心中那是将满天神佛都拜了一个遍,尽管他也不知道这天上地下是不是有那些神佛。

    性命无忧,方绍远便好奇得探视了一下自己体内,却发现自己胸口正中间居然出现了一颗灰色的珠子,就好似一个无底洞一般,不断地将厚土之气吞噬掉。

    虽然方绍远很想知道这颗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体内,又救了自己一命的珠子到底是什么,却也明白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赶紧将土地印收回,可不能再吸引更多的厚土之气出来了。

    一停一吸,很快弥漫在整个破风山的厚土之气都消失了,全部被方绍远胸口正中间的那颗珠子给吞噬掉了。

    或许是吸收而来太多的厚土之气,方绍远发觉这原本一片灰色的珠子竟然略带一丝土黄色。

    而且慢慢的,这珠子居然渗出一滴浅黄色的水珠,无声的滴在了方绍远的体内,然后方绍远便感觉自己像是吃了一什么大补药似的,原本已经被撑破的灵魂瞬间就以肉眼可看的速度被修补起来。

    到最后,方绍远惊喜的发现自己竟然短短的时间就突破到厚土决第三重,而且他相信只要在苦修十天八天的,绝对可以突破至第四重。

    身体无恙,而且还修为大进,方绍远便将注意力放在里自己的洞府上。

    看着洞府里乌七八糟的情况,方绍远只能苦笑一声,暗自庆幸自己这洞府的摆设真的很少,否则在那股厚土之气形成的旋风中,还不得损失惨重啊。

    “轰!轰!轰!”还没等方绍远将洞府里稍微整理一下,他就发现自己的洞府外传来了强烈的撞击,洞府石壁上簌簌的掉落着碎石。

    “土地,土地,赶紧给本大王滚出来!”

    其实在方绍远被快要撑爆的时候,就已经听到到了外面虎妖的咆哮声,不过那个时候他根本不能动弹,故而没有回应。

    如今再次听见那虎妖的叫嚣,方绍远不由微微一惊,要知道,他这个洞府乃是在地下深处,那虎妖的攻击竟然能够使得这里剧烈震动,可想而知这虎妖的修为有多高了。

    他现在不过是一个刚刚死里逃生的小土地而已,面对暴怒的妖怪,他如何应对呢,正是刚送走财狼又迎来虎豹,命运多舛啊!

    不过随着震动越来越大,他的洞府有随时被震毁的迹象,方绍远感受了一下体内新增的法力,心中微微有了一丝底气。

    他决定出去见一见这个妖怪,若是在这么下去,他连住的地方都没了。

    土遁术施展之后,顿时方绍远发现自己体表出现了一层淡淡地土黄色光晕,而自身的法力则缓缓地消耗着。

    试着踏出了洞府,瞬间四面八方传来了巨大的挤压之力,幸好这土黄色的光晕比较结实,仅仅晃了晃便稳住了。

    感受了一下体内法力消耗的速度,方绍远放心头大石,朝着上方缓缓走来。

    方绍远也留了一个心眼,他故意绕了一个大圈子,然后微微冒出一个头,查看了一下,发现距离自己数百米的远的地方有一只巨大的斑斓猛虎正用自己的爪子不断地猛击地面。

    同时,那巨虎口中还不断的吼道:“该死的土地,你要是再不出来,只要本大王抓住你,必然将你一口吃掉!”

    浑身一哆嗦,方绍远甚至有一种赶紧跑路的念头,不过一想到地府和天庭办法的官方文牒中提到凡在籍土地,有胆敢私自跑路者,斩神台上必然要走一遭。

    算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方绍远深吸一口气,便从土中钻了出来。

    “这位妖王,在下添为破风山土地,这厢有礼了!”

    还在拍击地面的虎妖一听声音,顿时身子一滞,随后一转硕大的虎头,看见一个年轻人正毫无惧意的微笑着看着他。

    “你就是这破风山新来的土地?”虎妖一个纵身就出现在了方绍远面前,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方绍远吼道。

    面对虎妖口中传来的阵阵腥臭味,方绍远有一种眩晕的感觉,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露出任何胆怯之意,他必须要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微微一摆手,在鼻子面前晃了晃,方绍远稍稍后退两步,一脸镇定地说道:“不错,在下正是破风山新任土地!不知道妖王这么急匆匆地呼唤小神所谓何事啊?”

    眯着眼睛看了看依旧笑眯眯的方绍远,那虎妖觉得眼前这个新任的年轻土地似乎和被他吃掉的那些前任不太一样。

    那虎妖也是生性狡诈多疑,他见方绍远无比的镇定,故而一时之间也不敢太过分,说话只见语气不由缓了缓。

    “本大王问你,刚才那漫天的厚土之气是你弄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